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四章 复国 残月七分现尸楼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75 2020-06-04 11:36:52

  “浮生如轻云,随风散无痕。”邵青似是痴傻了一般,握着那把断笔,呢喃的站起身来。

  段斯续看着他慢慢的走向远处,却没有去拦住他。

  赵恒吟跪坐在地上,攥着胸口的衣襟,紧锁着眉头,猛地呕出了一口血。

  “赵恒吟!”段斯续跨了一步走上前,喊道。

  赵恒吟眼中噙着泪水,望着邵青独自远走的悲凉的身影。

  哽咽的苦笑道:“阿青,纵然,我钟情于你深入骨髓,又有何用。”

  “你,依然还是选择离开了我,终究不过都是一场闹剧而已。”

  说罢,赵恒吟向后倒了下去,只见他的胸前赫然一片鲜红浸染。

  手中滑落下一把匕首,这本是方才,他要刺死邵青的,可是他还是没有下得去手。

  “对不起,阿青,丰大哥。”赵恒吟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滴在地上,很快消散在泥土里。

  曾经意气风发的明朗少年郎,终是抵不过尘海的惊涛骇浪。

  在他们看来,宿命是无法摆脱的魔咒,他们不敢抵抗,在彷徨中,任由命运驱赶着。

  段斯续怅然着,她心中想着:若是他们三人中,任凭哪一个人能挣脱,都不会坠入这无尽的深渊。

  夜色开始浮现,最后一缕夕阳中。

  依稀仿佛还是那时,三人策马奔腾在路上,即便前路崎岖也未曾惧怕。

  “若是还会重来,不知他们会是何种选择?”祁然星怅然道。

  段斯续却说道:“人生,没有重来!选择是你自己决定的!任由谁,也改变不了。”

  齐行看着段斯续那看似柔弱的脸庞,都是倔强,他微微笑了笑。

  秋夜来的格外快一些,新月已经升到了深蓝色的夜空中。

  墨府里开始升腾起浓浓的红雾,不断的向四周飘散而去。

  段斯续看向墨府,对齐行和祁然星喊道:“是尸气!竟是如此浓重!”

  齐行想了想说道:“是九尸楼!”

  段斯续看了一眼结界,发现了一处破绽。

  她心想道:结界竟有破绽,墨秉的术法却不是很高。

  她低声对身边的祁然星说道:“你还是赶往花原城一趟。”

  “这尸气四散,但是结界却有漏洞,他不会看不出来,想必他另有阴谋。”

  “花原城中的百姓众多,而且今日又是城中的夜市。”

  祁然星点点头说道:“你怕那墨老头儿,会对城中百姓下手!”

  “不错,这红雾说是尸气,却像是某种吸取灵气的妖气。”段斯续看着红雾皱眉道。

  说罢,段斯续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张传送阵符,拍在祁然星身上。

  祁然星向段斯续竖了个剪刀手,便瞬间被传送出去。

  “虽然不知他到底是何身份,但是可以看的出,你似乎很在意他。”段斯续对齐行说道。

  “说不上在意,我时常觉得曾经我们是相识的。”齐行疑惑道。

  段斯续微微笑着拍了拍齐行的肩膀,说道:“齐行,你也可以有知己好友的。”

  齐行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段斯续笑道:“还真的俊和尚。哈哈哈!”

  “此刻,你还不忘调笑。”齐行虽埋怨,但是口气中却都是宠溺之意。

  这时,只见墨秉从墨府内走了出来,他竟是一身黑金长袍,上面是若隐若现的龙形印记。

  段斯续皱了皱眉喝道:“墨秉,如今赵恒吟也已经身死,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且认为我的目的便是逼死赵恒吟吗?”

  “他不过是我的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对了,连棋子也不算是,不过就是一块垫脚石。”墨秉不屑的看着赵恒吟的尸身说道。

  段斯续手中显出寒影剑,指着墨秉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这九尸楼你是作何用的!”

  却见,墨秉没有说话,向身后看了一眼。

  竟是墨金忽然出现,一闪身,将赵恒吟的尸身抢了过去。

  “七分残月,现九尸楼!”墨秉双手合十,摆了个术法手势。

  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墨府开始下沉,而墨秉后方的前院中却是渐渐升起一栋建筑。

  那是一栋用青铜打造的宫殿,四阿顶和重檐,是只有皇室才会用的高级样式屋顶。

  段斯续看到那青铜宫殿的正门上面雕刻着的纹饰,对齐行说道:“骇鸣!”

  齐行问道:“骇鸣是何?”

  “溟帝,掌管着溟地的一切。”段斯续担忧道。

  “墨秉的术法并不是很高,却可以用骇鸣操控九尸楼,太奇怪了!”段斯续继续说道。

  齐行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中的一轮残月,说道:“七分残月出现,是天地间阴气最重的时候。”

  “看来,他方才是故意利用赵恒吟和邵青拖延时间,只等着月出现。”

  整座九尸楼瞬间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墨秉站在九尸楼前。

  阴沉的说道:“段斯续,早就听闻你与天命相斗,寻求改命之法。”

  “本君敬佩你,若是你肯和那和尚一起归入我的麾下。”

  “我们必成大业!”

  段斯续听到此,说道:“你要当皇帝!”

  “哈哈,笑话,我本就是天命之子!何来想!”

  “这整个人界都是我的!”墨秉展开双臂吼,只见他一挥手,身后的九尸楼的门便打开了。

  楼里面的场景却让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闪着红光的大殿中央。

  一共九具尸身,站立在一片横尸之上,每一具尸身身上都散发着强烈的尸气。

  还有很多蓝色的晶莹光点从殿外飘进去。

  “这就是九尸楼,残月七分之时,九具枉死阴尸,汇集月光的精华。”

  “源源不断的吸取这茶童城中的那些肮脏蛀虫的灵魂!”墨秉喊道。

  段斯续向墨秉挥出一剑,喝道:“早就想道,你是此用意!”

  “这种邪门术法,你就不怕遭到天诛!”

  墨秉迅速闪身,只见墨金手持一把长枪,挡在了墨秉的身前。

  “天诛!这话自你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

  “你自恃与天斗,竟也口口声声说天诛!”墨秉狂笑道。

  齐行显出金蝉法杖,飞身来到了段斯续的身边,对墨秉说道:“宋昺!”

  墨秉一愣,他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再听到过,有人喊他这个名字。

  因为,这个名字是前朝临赵国最后一任主君卫帝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