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五十二章 复国 只身犯险赴牙山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636 2020-06-12 08:52:40

  宋昺狂笑道:“段斯续,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阻挡不了这四城的危机!”

  说着,只见红光向古南河、义灵和花原主城方向快速扩散而去。

  段斯续刚要阻止,才想起身边还有锥心之痛复发的齐行。

  她焦急的看向四周的红光,弥漫的速度越来越快速。

  段斯续的手中显出一张金符,双指夹住,念道:“乾日坤月,正法及道,诛邪!”

  墨金见此,挥起长枪,一道光气向金符飞了过来。

  段斯续扔出月牙镖,将光气挡了出去,金符霎时消失在空气中。

  “段斯续,你真的是好手段。”

  “不过,即便你用金符护住花原城也无用!”

  “很快,血光就会颠覆整个南域的风水,哈哈哈!”

  “到时,你用一百张金符也救不了一个人!”宋昺看向花原城的方向,狂笑道。

  段斯续的愤怒达到了顶点,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眼中忽的闪出了黑气。

  寒影剑也被浓重的黑气缠绕,竟然还发出呜咽的哀嚎声。

  宋昺一愣,随即邪魅的一笑,继续激怒段斯续道:“这些下贱的人,死有余辜。”

  “我要再造的盛世,绝不容许他们存在!”

  段斯续彻底失去了理智,她一把推开身边的齐行。

  黑色的束发瞬间散开,变成了银灰色的长发诡异的摇曳着。

  额头眉间竟若隐若现着一个黑色印记,看上去像是一只虎形。

  而最令人胆寒和惊恐的是,段斯续的嘴中竟现出了坚硬的獠牙。

  她张开双臂,向天吼了一声,身体周围的黑气霎时间冲向了四周。

  齐行见此一惊,赶紧踉跄的疾步跨了过来,紧紧抓住了段斯续握着寒影剑的手。

  虽是心口的痛苦难忍,但还是温声唤道:“阿续。”

  段斯续听到这一声唤,停止了动作。

  呲着獠牙喘着粗气,转过身来,看向身侧的齐行。

  那温润的脸庞和充满柔情的笑,让段斯续渐渐冷静下来。

  她眼中的黑气消失不见,獠牙也退了下去。

  手中的寒影剑闪烁的黑气也渐渐不见。

  段斯续茫然和恍惚的看着齐行,说道:“我方才!”

  “无事,阿续。”齐行轻柔的拥抱了一下段斯续,抚着她的银发,微微皱眉说道。

  宋昺眼见就要激怒段斯续,可是却被齐行给阻止了。

  他甚是愤怒的向墨金使了一个眼色,却见墨金迅速闪身来到齐行身后。

  齐行感觉到了杀气,一把将怀中惊魂未定的段斯续推了出去。

  墨金的长枪瞬间抵住了齐行的脖颈处,他握紧枪柄,将侧缝翻了过来。

  “齐行!”段斯续一愣,随即喊道。

  墨金不怀好意的笑道:“一个和尚和一个女人,拉拉扯扯,好生不成体统!”

  齐行的锥心之痛仍未有缓解,他捂着心口不屑的笑道:“话多。”

  “段斯续,现在是做交易的时候了。”宋昺喊道。

  “莫要这么多废话,把齐行放开。”段斯续吼道。

  宋昺摇摇头,继续邪笑道:“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也不用多问。”

  “我只需你进入牙山秘境,找金玉玺,带回来。”

  段斯续听罢,说道:“金玉玺!你还想要复国!”

  “我说过,你无需多问。”

  “而你也不能不答应!”

  “因为,这南域的百姓和你这心头人的性命,都在我的手里。”

  “我随时可以捏碎他们。”宋昺阴沉道。

  段斯续看向齐行,心想道:这些无辜百姓的性命危在旦夕,她不能坐视不管。

  但是,齐行怎么办!他的痛症不知会发作多久?

  若是不先将他救下,她怕她会永远失去他。

  “段斯续,我,等你,回来。呵呵!”齐行攥着胸口,却仍是给了段斯续一个明朗的笑容。

  “好,我去。”段斯续向齐行微笑道,他亦是懂她的。

  段斯续对宋昺喊道:“明日晌午,我会带着金玉玺出现在这里。”

  “若是,你不能守诺,即便毁天灭地,我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宋昺又看到了段斯续方才那种令人恐惧的杀气,那是足以令天地灰暗的杀气。

  “天子之诺。”宋昺喊道。

  却说,段斯续离开茶童城后,来到了义灵城,城中一片死寂,没有一丝生气。

  其实,义灵城本不是陪城,而是真正的主城。

  自从三十年前宋昺来到南域后,便将这城中的百姓全都驱赶至了现在的花原主城。

  而这里,则是作为死去的诵灵人的安葬之地!

  “如此浓重的煞气和血光!”段斯续看向周围,红光围绕着她。

  段斯续没有多做停留,继续向城中走去。

  街上两边的房子,有的依旧飘摇着破旧的招牌旗子。

  似乎在告诉来者们,这里曾经是个杂货铺。

  地上积满厚厚灰尘的商品,失去了艳丽的色彩,只剩下灰白。

  在段斯续看来,这里曾经一定很是热闹和繁华。

  可是,如今早已经变成了一间间透着死亡气息的停尸馆。

  快走到城西边的时候,段斯续终于见到了那座传说中的牙山!

  牙山,位于陪城义灵的最西边,那里是一处秘境。

  四界之内,任凭你有多么大的本事,也无人敢踏足一步此处。

  当然,段斯续自是不信这些所谓的传言。

  她认为这不过是世人怕金玉玺被人找到的说辞。

  段斯续看着牙山四周弥漫的雾气,从随身的布袋中拿出一张符,扔向了雾中。

  须臾间,符又回到了段斯续的手中,她看了看符,并未出现任何变化。

  可以确定的是并无毒气和机关,她向浓雾中走去。

  这时,腰间的十八格天机竟然发出阵阵白光和争鸣声。

  “难道,此处秘境里,有开启十八格天机的方法?”段斯续自语的疑惑道。

  说罢,便继续向牙山脚下走去,这浓郁雾气终年不散,段斯续必须时刻保持着警惕。

  牙山脚下,并不像以往的山谷一样是一片密林。

  而是一片碎石滩,左手边有一条涌动着墨绿色河水的河流,蜿蜒至山中不知何处。

  眼前能看见的距离也只有半个胳膊的长度,对于段斯续很是不利。

  她想着:若是此时有非常熟悉此处环境的人从身后袭击过来。

  快速抵挡纵然是没有问题,可是想要全身而退,那基本上是不可能。

  脚下的碎石被踩的很响,水流的声音也格外刺耳。

  段斯续感到些许烦躁,忽然,她意识到,这浓雾能扰乱人的心绪。

  她赶紧把手腕上的绑带解下来,蒙在了面上,防止自己少吸一些雾气。

  突然,墨绿色的河水腾的向上窜了起来。

  缠绕成一条水蛇的样子向段斯续攻击过来。

  段斯续挥出寒影剑,挡住水柱的攻击。

  不想这水柱的力量却是很大,段斯续虽是抵挡着,却也向后退了很多。

  只见,身后的雾气散开后,竟是一块细长的断石。

  眼见段斯续就要被水柱逼到断石那里。

  若是再不躲闪,那断石恐怕要刺穿她的胸膛。

  就在这时,段斯续迅速向右一个侧身,翻滚在地上,水柱生生的将断石给撞断了。

  段斯续立刻站了起来,想了想:这河底定有妖物作祟!

  却见,那水柱又转了弯,向右边的段斯续继续攻击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段斯续手中显出一张符,扔向水柱:“乾日坤月,冰封!”

  水柱再距离段斯续只有半米的地方,终是停了下,结成了冰柱。

  段斯续随即挥出一剑,斩碎了冰柱,立刻封闭了气感,向河底飞身而去。

  来到河底,这眼前的景象,即使杀伐多年的段斯续,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河底漂浮着数不清的尸身,那些不知是人,是妖。

  这些尸身双手举过头顶,脑袋都低下看着地面。

  双脚缠绕着已经长满藓和水草的铁链。

  而铁链的下方不知坠着什么深深的埋进了海底的淤泥里。

  所有的尸身都是这一个姿势,随着不断涌动着河水,左右晃动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