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五十四章 复国 埋骨厉魂冤冲天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221 2020-06-14 07:44:04

  金斧战神,便是那临赵国的开国大将,可谓是功勋无数。

  前朝临赵,逢十二位君主,存在近六百年之久。

  卫帝宋昺是最后一位亡国之君,而后便是如今蒙都。

  第一位建国君主史称高祖,他本人已然是骁勇善战。

  身边竟是还有一位无敌大将,助他一臂之力,那便是后来被封为金斧战神的韩天罡。

  盛传当年他以一把铁斧一路斩杀了敌军近千人余孽。

  高祖登基的同日,他被赐予一把千锤百炼的金斧,并封为了“金斧战神”。

  后跟随高祖征战沙场,甚至挥军异域和海外,一时间无人敢敌。

  可是,韩天罡为人太过正直,甚至有些执拗,树立了不少敌人。

  而且宁得罪君子,也切勿得罪小人。

  恰恰,这韩天罡便是得罪了小人,就是当年的宦官内务统领大臣孙敬。

  一方面他嫉妒韩天罡的地位、权利和能力。

  另一方面,他恨极了这个当朝最男人的男人。

  孙敬自是已然与男人两个字再无瓜葛,可是,他起初是极为敬佩韩天罡的。

  甚至于可以说是敬畏他,甘愿臣服于他。

  哪怕躲在他的光芒背后,他亦是无所谓的。

  不过,孙敬错了,他错在不该去触碰韩天罡的底线,那就是原则和忠诚。

  时间流转,改朝换代的新天地,孙敬委屈的前半生终于得以挺直腰板。

  高祖皇帝不喜宦官,可是新皇帝却重用他,索性他便借此机会怂恿韩天罡谋反。

  不过只是几句话,未有说完,韩天罡便誓要斩杀了孙敬这个逆贼。

  当然,新帝登基,举国欢庆,而“金斧战神”的威名亦是响彻整个人界。

  在群臣眼中他是朝纲根基的定盘星,在百姓眼中他是遮风挡雨的大将军。

  而在君主的眼中,他只是功高盖主的定时炸弹,必要除之的隐患。

  孙敬明白,他既然得不到这个可怕的力量,那就毁掉,不然引火烧身,最后死的定是自己。

  从来谗言总是比忠言好听百倍,新帝在孙敬的百般挑拨下。

  将韩天罡弃之了万劫不复中,自此“金斧战神”陨落,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段斯续回过神来,一阵唏嘘,心想道:原来当年英雄落幕,只身来到了这里。

  她随即正色道:“韩将军,晚辈前来,只为金玉玺。”

  韩天罡看向段斯续,说道:“又是一个心怀不轨之徒,想要得到金玉玺!”

  “此乃天子之圣物,今日有我金斧战神在此,必不会让你取走!”

  段斯续无奈的继续拜道:“韩大将,我来取这金玉玺,只为救出南域的无辜百姓。”

  “请大将借我一用,定会归还。”

  却见,韩天罡怒道:“前来抢夺金玉玺的无耻之徒,皆是这般解释,还有何可说!”

  说着,忽然挥起金巨斧向段斯续斩来。

  段斯续见此,只有飞身向后退着,并未出剑。

  她知道,当年孙敬和新帝不仅将他弃之,还利用天下百姓将他逼死。

  加之这埋骨之地的冤气冲天,他的满腔怨恨并无可发泄之处。

  段斯续不忍出手,只是不停的躲避着那金斧的威力。

  只是几轮下来,段斯续渐渐开始感到吃力,虽是她的修为也是极高。

  可是,这战斧是神兵利器,而且已然与韩天罡人斧合一。

  仅仅是挥出的光气便让段斯续有些疲惫。

  “你为何不出手!本将军还不足以让你出击吗!”韩天罡怒斥道。

  “韩大将,我方才的话是真的。”

  “想必,您应该知晓卫帝宋昺!”段斯续迅速侧身闪过又一道光气喊道。

  韩天罡听到此话,暂时停了下来,吼道:“鼠辈昏君!亡国奴!”

  段斯续着急拜道:“正是这个昏君,他竟炼造了九尸楼。”

  “吸收全南域活人的灵魄,达到他复国的目的。”

  “而他以此威胁晚辈,让晚辈来此找寻金玉玺。”

  “若是找寻不到,南域之境,必会是成为一座座死城!”

  韩天罡听到此话,奋而大怒,只见十八根石柱上的尸骨开始闪出黑色光芒。

  数不清的黑气向韩天罡的体内钻进去,段斯续见此,发现不妙。

  她心下想道:遭了,原来他早就已经入魔!我不该激怒他!

  却不等段斯续多想,韩天罡的一身金甲竟全然变成了乌黑发亮的颜色。

  巨斧的魔气将石柱上的十八具白骨尽数湮没。

  段斯续不觉得一阵无形的压力突然袭来。

  “仅仅是韩天罡的杀气便如此令人不禁胆寒。”段斯续自语道。

  如今这样的局面,她也只能应战,但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应对的了韩天罡。

  一来,他本不是妖魔精怪,她也不能真的全力出击。

  二来,韩天罡毕竟是刚正不阿的一代战神。

  那一身霸道的修为,几乎令她都有些敬畏。

  想罢,段斯续举起寒影剑向韩天罡飞身而去。

  一魔一人霎时间成了黑白两道强光猛烈撞击着,一时间难舍难分。

  只见得黑光重重的击打在了段斯续的后背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呃,这一击,着实厉害!”段斯续向前趔趄了下,抹着嘴上的血。

  却是,还未有一丝缓和,新的一番攻击又如毒蛇的信子一般,探寻了过来。

  段斯续回身用寒影剑挡住这巨斧的攻击,她并不是不能还手。

  只是,她仍是不忍出手,她太懂得韩天罡内心的痛楚。

  那是不甘和心痛,即便身死魂灭,也不能得到的所谓原谅。

  正义凛然的韩天罡他的执念在于众人对他的误解!

  “韩大将!”段斯续双手握住寒影剑,用最大的力气和法力挡住劈过来的巨斧。

  她能清晰看见巨斧凛凛的寒气,那刀锋于她咫尺。

  韩天罡停了下来,他那双怒目微微缓了下来。

  “韩大将,我知道,无论是当年的新君还是孙敬。”

  “亦或是如今的宋昺,他们都是自私的,他们的胸怀中从未有过这天下!”

  “而你的悲剧也是他们造成的,可是,大将你未曾想过吗?”

  “那些都是随风而去的尘土了,你又何必纠结于此。”段斯续喊道。

  韩天罡用力压着战斧,段斯续瞬间单膝跪在了地上。

  “若不是他们,我怎会变成人人唾骂的逆臣!”韩天罡大吼道。

  “逆臣,又如何!你这样在意这个称呼吗!”

  “你确实做过逆臣的事吗?”

  “天下百姓宁可为你三日寒食,灭灯火,也要向你表示,他们一直相信你!”

  “你选择视而不见,在这埋骨之地,任由魔气蚕食你!”

  “而如今,他们再次有难!你却又要选择逃避。”

  “你不屑于宋昺,可是,他的暴行,你也不屑吗!”段斯续呵斥道。

  

文刀圭月

对于很多看文的小朋友的疑问,我来做一个小小的解释:“刺窃”的原型是远古生物有蹄鼠,是早期的啮齿类动物,熟悉水性,细长四肢,长相如鼠。在恐龙灭绝之前,已经消失。   至于名字,则是以老鼠的习性和大众对它的印象所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