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三十九章 妒海 生死旦夕情难弃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67 2020-06-01 14:20:50

  “另有,一件事,探尉大人。”探尉员吞吐道。

  “快说。”丰乐急道。

  “刑府,要将疑犯赵恒吟,于今晚施行火刑!”探尉员轻声道。

  “为何!”丰乐惊道。

  “薛木鼎的家人忽然出现,要求立刻处死凶手!”探尉员说道。

  “胡说!薛木鼎是孤儿,哪里来的家人!刑府这是要死无对证!”丰乐怒道。

  “丰大哥!阿吟他,他怎么办,你救救他!”邵青急着就要给丰乐跪下来。

  “你不要这样,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他的。”

  “但是,要把《南域诡事》拿到,里面有薛木鼎的记录。”

  “他担心若是他死后,便无人知道此事。”

  “便将此事分为三段故事,记录进《南域诡事》的手稿里。”丰乐说道。

  “可是,这手稿已经被大法师拿走,我们如何获取?”邵青急问道。

  “你先去吧!”丰乐看了一眼探尉员说道。

  “是,探尉大人!”说着,探尉员拜道,走了出去。

  “丰大哥!”邵青看着丰乐,希望他能给自己带希望。

  “苏奇拿走的那本手稿是仿造的。”丰乐轻声道。

  “仿造的?我和阿吟找到的这本是仿造的?不是原稿?”邵青惊道。

  “我说过,这案子三天前就被探尉府列为了诡案,证据被秦大将保护的很好。”

  “但是,现在却不能拿出来!”丰乐皱眉道。

  “为何?丰大哥?”邵青不解道。

  “我想,苏奇对我产生怀疑了!”丰乐说道。

  “怀疑你?”邵青惊道。

  “是,探尉府的背后是重案院。”丰乐看着邵青说道。

  “对,我记得丰大哥说过,重案院是苏奇建立的。”

  “但是,你,你,你是秦大将安插在苏奇身边的细作?”邵青惊讶道。

  “是的,我是细作。”

  “秦大将和苏奇一直在暗中较量,如今,苏奇把手稿拿走,显然是不相信我。”

  “为了大局,我定是不能再去找他要,也不能将真的手稿现世。”丰乐说道。

  “那,那阿吟怎么办?”邵青呢喃道。

  “我会想办法,你在此处等我的消息。”

  “执行火刑之前,我定会赶回来!”丰乐握住邵青的肩膀说道。

  邵青恍惚的直视着丰乐,微微点点头。

  丰乐疾步跑了出去,跨上马,看了一眼依旧愣在原地的邵青,心里有些担心。

  却说,邵青见丰乐走后,心想道: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非要寻那手稿造成的。

  如今,不能再让丰大哥以身犯险,也不能让阿吟就此命陨在此。

  他低声呢喃了一句:“丰大哥,我若能活着,再会!”

  说着,邵青跑出了探尉府,向法场的方向疾奔而去。

  夜色很快笼罩了整个古南河城,法场上却是灯火通明,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赵恒吟被铁链锁在一根木桩上,他的衣衫褴褛,身上都是鞭痕。

  被一圈木柴围着,再过一会,他就要被烧死。

  邵青直接冲进了人群里,扑向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的赵恒吟面前。

  “阿吟,是我,我来了。”邵青捧起眼神迷离的赵恒吟的脸,哽咽道。

  “阿青!你终于来了!”赵恒吟被锁拷着双手,他想要拥抱邵青。

  “对不起,我来晚了。”邵青为赵恒吟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

  赵恒吟忽然意识到,只有邵青一人,他悲伤道:“你,你为何还回来。”

  “我说过,无论是何种结果,我都会来找你。”

  “我们是生死过命的兄弟。”邵青说道。

  “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反正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我终会是自己一人。”

  “你走吧,阿青。”赵恒吟眼中尽是颓然,他对邵青说道。

  “邵青!既然探尉府当日保你,你尽可以快走!”

  “不要在此多有逗留了!赵恒吟必须被处死!”

  “若是你再在这里胡闹,我便将你一起执行火刑!”只见到不远处,坐在堂上的府君大声斥道。

  “快走!邵青,不要在这里了!”赵恒吟想要将邵青推走,奈何手脚都被锁着,他愤恨无比。

  邵青紧紧握着赵恒吟的手腕,喊道:“我不会走的。”

  赵恒吟愣住了,他没想到,邵青会想要和他一起死,他竟感到了开心。

  忽然,他想起了丰乐看着邵青的眼神,那种让他害怕和担心的眼神。

  他对邵青说:“阿青,你真的愿意陪我死吗?”

  “阿吟,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再是一个人,孤独的离开。”邵青哽咽的说道。

  这时,府君邪笑了一下,对着行刑的士兵喊道:“行刑!”

  只见,士兵将邵青和赵恒吟周身的木柴全都点燃了。

  围观的人们有拍手叫好的,有感到惋惜的。但是大部人只是冷眼看着,没有任何情绪。

  邵青拥住赵恒吟的身体,说道:“有我陪你,不要怕。”

  就在两人即将奔赴死亡时,一阵轰隆的声音,剧烈燃烧着的木柴竟四散飞去。

  邵青回头看去,是丰乐骑在马上,挥起手中的笛子,一阵光气将火舌扑灭。

  他骑着马,疾奔到邵青的身边,一把拉住了邵青的胳膊。

  将他捞了起来,稳稳的坐在了自己身前的马背上。

  “还好赶到了。”丰乐看着眼前的邵青说道,声音中是温柔。

  邵青看向赵恒吟,他也被丰乐的手下救了起来,坐在了马上。

  他松了口气,刚要说话,忽然一阵眩晕,竟是歪倒在了丰乐的怀中。

  “邵青!”丰乐唤道,只见邵青眉头紧锁,些许汗珠冒了出。

  这时,坐在另一匹马上的赵恒吟,低声道:“他太累了。”

  声音中却是有些冷意和不悦,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忧。

  “确实,他太累了,我们准备回探尉府!”丰乐命令道。

  这时,刑府府君怒吼道:“丰乐!你未必太过猖狂了!你却不知这法场是谁让设立的!”

  丰乐听到此话,拽了一下马绳,向刑府府君的那边奔了过去。

  “啊!啊!你,你要作甚!”府君看到丰乐气势汹汹的骑马就奔了过来,忍不住胆寒道。

  “府君大人,探尉府已经抓到了此次诡案的真凶,他也供认不讳。”

  “明日自会给你一个交代!”说罢,丰乐拜了下,便骑马离开了法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