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五十五章 复国 坠险地毒障迷心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835 2020-06-15 11:01:30

  韩天罡听到段斯续的呵斥,停了下来。

  他悲戚的说道:“我如今在这埋骨之地,还有何资格去为天下百姓做什么!”

  “我便是被这天下抛弃的!”

  段斯续一愣,刚要继续说什么,就见韩天罡的眼中几乎喷出黑色的火焰来。

  他大吼一声,将战斧挥起,砍进了段斯续的右臂里。

  “呃啊!”段斯续挣扎一声,用左手硬生生将砍进皮肉里的战斧,推了出去。

  她向后踉跄了一下,韩天罡却依然不肯放过段斯续,继续追击她。

  段斯续捂着不断流着鲜血的胳膊,向山崖边跑去。

  却不想,韩天罡一个光气将段斯续击中,掉下了那条裂缝里。

  段斯续不断地下坠着,腾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因为本就被韩天罡打成了的重伤。

  因此,她吐了一口血,便昏了过去。

  而上方的裂缝开始渐渐合拢,唯一一丝光亮也不见,周围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一阵一阵的红色毒障向段斯续快速涌了过来,将她包围。

  不知过了多久,段斯续竟是在不断地颠簸中醒来了。

  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去,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封闭的空间里。

  周围还有四个人,都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是根据衣着看去,应该是女人。

  段斯续猛的坐了起来,不想这封闭空间竟如此狭小。

  头硬生生的碰到了空间的顶部,她摸着上方,是一个木板。

  段斯续看向那四个女人,她们的神情很是萎靡。

  在看了一眼段斯续后,依旧又低下了头挤在一起。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段斯续低声问道。

  四个女人没有一个回应段斯续的疑问,她略微皱了皱眉,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时,只听外面是吵闹的纷杂人声。

  “看样子到了闹市。”段斯续想了想,自语道。

  “这次的货,如何?”空间忽然不再上下颠簸,而是停住了。

  “有一个品相不错的。”

  “不过,看她的衣着像是异族人。”一个男人说道。

  段斯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猜想这是说的自己。

  因为,她透过这空间里仅有的一条缝隙照射进来的光亮看到。

  对面那四个女子的衣着,似乎是与自己的衣着款式很不一样。

  “主人,应该会满意。”有人说道。

  “或许这个能活的时间长一点。”又一个男人说道。

  段斯续听到这话,看向对面的四个女人。

  她们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只是这次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了段斯续。

  段斯续感到事情确实不太对劲,这时,头顶的木板打开了。

  原来她和那五个女子,被装在了一个大木箱里。

  “滚下来!”一个长相彪悍,身材魁梧有力的男人冲着段斯续和其余四个女人吼道。

  这人一看便是个打手,而且应该是主力,段斯续想着。

  就见那四个女人,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站起来,真的是连滚带爬的下了木箱。

  段斯续依旧坐在那里,没有动身。

  那打手本来背着的手,忽然一扬,挥起手中的鞭子就冲段斯续抽了上去。

  段斯续见此,反应极快,伸手抓住了鞭子,瞪着那打手。

  心下一想:不行,还是先不要露出底子,看情况再对付。

  那打手见鞭子被这个像鸡仔一般瘦弱的女子抓在手里,拽也拽不动。

  瞬间暴怒,用力向外一抽,鞭子便从段斯续的手中滑落出来。

  因为一个出神,段斯续的手被鞭子擦伤了,心想道:竟是用盐水泡过的。

  她握着自己的右手心,又红又肿,火辣辣的疼。

  打手就要去拽段斯续的衣服,她回过神来,赶紧也跟着跳下车。

  段斯续抬头看了一样牌匾,上面写着长烟府!

  她自语道:“长烟府?这个名字怎得如此熟悉?”

  “看什么!找死!”打手推搡着,顺带又一挥鞭子抽在另外四个女人身上。

  泡过盐水的鞭子,打在身上生疼,但是她们似乎是习惯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段斯续和四个女子被推搡着进了府中。

  她跟在后面,走进庭院内,装修是北制风格,细节却处处体现出蒙都陈设。

  左面是亭台楼阁,潺潺流水,右边坐落着一尊佛,高大无比。

  经过庭院以后,打手便带着段斯续和另外四个女人向一处犄角旮旯走去。

  这是一条泥泞难走的小路,两边的高墙挡住了阳光,不见天日。

  “进去!”打手在一处小门门口停下,又一阵推搡脚踹的,把五人弄进了门内。

  “送来了!”一个穿着华贵布料的老头翘着腿坐在门内的院子里。

  头抬也不抬的,摆弄着他手里的一对玩物,喝了一口茶问道。

  “是,胡老。”打手拜道。

  “我看看,今日的货色怎么样?”这胡老站起身来,背着手,身材中等。

  尖嘴猴腮,眼神奸诈,嘴边还有一个巨大的瘊子。

  上面的毛,看上去很是倔强,极为猥琐。

  这个胡老捋着自己瘊子上的毛,眯着眼睛看向五人。

  看到段斯续时,眼前忽然一亮,邪笑道:“这个不错。”

  “是上等货色,胡老。”打手瞪了一眼段斯续,舔着脸笑道。

  “拖里物,这次你算是有功了。”

  “主人定会满意。”胡老继续邪笑道。

  “这,还是胡老的指点,您若是不给拖里物指明路子。”

  “我也找不到这上等货。”拖里物谄笑道。

  “嗯,这话听着舒服,那四个先关起来。”

  “这个送去主人那里,若是满意,剩下四个也不必留了。”胡老又坐回石椅子上。

  把玩着手里的物件,满意的看着秦争。

  段斯续冷眼看向那个胡老和拖里物,她们现在如同那手里的物件一样,任由人宰割和玩弄。

  她心想道:必须先搞清楚,这个长烟府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掳这些女子做甚。

  正想着,打手走过来,粗鲁的揪起段斯续的衣领,就往外走。

  “拖里物!轻拿轻放,若是弄坏了货物,你我担待不起。”胡老嫌弃的喊道。

  “是,胡老教训的是。”拖里物松了松手,说道。

  “自己走!”拖里物喊道。

  段斯续若无其事的整了整衣服,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一眼低眼把玩物件的胡老。

  这胡老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段斯续的背影。

  “有意思的很。”自语道。

  却说,段斯续和拖里物又回到了刚才经过的那处盛景庭院里。

  这次两人向前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座宽敞的大殿内。

  打手拖里物大声吼道:“跪下,等待主人尊驾!”

  段斯续听到此话,面无表情的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站着。

  “你敢不听话!”拖里物没想到段斯续竟是这样反叛,便要扬鞭抽打。

  段斯续刚要扔出月牙镖,却发现,法力竟然全都消失了!

  她暗道不妙,来不及多想是为何原因,便用手臂挡了一下。

  她瞥见折叠弩倒是还在,布包也挂在身上,随即扬了扬头说道:“你不要忘了,你胡老说的话。”

  “把我弄坏了,你赔不起。”

  拖里物忍了忍,慢慢放下了鞭子,背过手去站在那里怒视着段斯续,不再说话。

  段斯续想着分析道:看今日这情形,她必是被抓来当奴隶的!

  可是,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法力为何突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而此处,这个府宅的名字,对于段斯续说,又为何感觉很是熟悉?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是蒙都贵族风格的摆设和色调。

  而蒙都贵族和皇室一直拥有驱奴的旧式传统。

  奴隶是这个动荡黑暗的社会中最低阶层的一类。

  说是物件不为过,他们是主人的私人财产,如同货物,可以在市场上自由买卖换得钱财。

  而且即使作为良人,也不一定就是无事的。

  若是贵族们的奴隶被杀的所剩无几,他们就会到良人家中直接抢夺作为奴隶。

  虽说皇室严令禁止逼迫良人为奴,但是酷吏黑暗,大多数良人还是被没入贵族府邸为奴终生。

  若是想获得自由,那也是痴心妄想。

  因为只有主家发放释奴文书,才可以脱离奴籍,获得自由身。

  奴隶永生都是奴隶,子孙后代也是奴隶,称为家生奴。

  就是,即便你化成灰,没有摆脱奴籍的话,那也是主人的骨灰。

  被残酷虐待、随意屠杀都是常态,他们时时刻刻都活在死亡的边缘。

  这也就是那四个女子为何如同死人一般,被拉来扯去,却毫无反应。

  她们习惯了,习惯最可怕,而深入骨髓的奴性,更是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