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八章 剧场篇 碎雪忆起旧年事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300 2020-06-08 11:45:57

  齐行慢慢翻书页的声音,在这一片静谧安详中,很是明显。

  陆离言抬头,那双无神的眼睛看向一边,问道:“齐先生,看的是何书?”

  齐行合上书,轻声道:“《李周传》。”

  陆离言微微笑了笑,说道:“齐先生,何时知道的?”

  齐行说道:“陆先生随身佩戴的那块狐形玉佩,只有一半。”

  “这能看出何?”陆离言很是疑惑的问道。

  “周昭帝李晔,攻书好文,尤重儒术,神气雄俊,有会昌之遗风。”

  “以先朝威不振,国命浸微,而尊礼大臣。”

  “详延道术,意在恢张旧业,制玉狐符,号令天下。”齐行说道。

  陆离言愣了愣,表情渐渐暗淡下来。

  齐行看到,月光本是洒落在阁楼外的地板上,阵阵清冷夜风吹过后。

  忽而竟是一片昏暗遮盖了那一抹银光。

  这时,屠戮在阁楼二楼门外,唤了一声:“齐行,开门。”

  齐行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接过屠戮手中的托盘。

  鲜嫩多汁的蔬菜在黑瓷盘里,显得格外晶莹。

  看着几颗洗过的青梅泡在白瓷碗里,齐行微微笑了笑。

  “又飘起了雪花?”屠戮说道。

  齐行看向阁楼外,果然,粒粒碎雪落在地上,轻的一点声响都没有。

  屠戮提着两大篮子的鱼肉和水果,走到陆离言身边。

  笑说道:“饿了吧,我的厨艺相当好的!”

  “这话倒是不假。”齐行坐在火炉旁的蒲团上说道。

  “屠戮先生,善于做何种菜式?”陆离言笑道。

  “鹿肉火锅。”屠戮憨厚的笑着说。

  陆离言一愣,随即柔声道:“佛祖心中留。”

  “哈哈!陆公子,我们三人均未受戒。”屠戮大笑道。

  齐行摇摇头,无奈的说道:“不必在意这些。”

  陆离言点点头,却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齐行起身走到里面的榻上。

  拿起一件灰色披风,为陆离言披在了身上,轻声问道:“你,受了伤?”

  陆离言一愣,辨识着齐行大概的位置,看向面前应道:“嗯。”

  “法力被封印了。”齐行继续说道。

  “我的灵核被拿走了。”陆离言说道。

  屠戮听到此话,一惊,隧怒道:“是何人?如此猖狂!”

  齐行看了看屠戮,他方觉有些失礼,随即缓和道:“陆公子,是何人干的?”

  “那便是旧年的事情,很久了......”

  李晔站在众览峰的山顶,山虽是猛烈,却阻挡不了他的步伐。

  他指着远处的翠峰绿柳,绵延长河,梯田村落。

  问道身后的陆离言:“陆卿家,你看这一片山河,是何感想?”

  陆离言躬身说道:“祥和安静。”

  李晔点点头,却是叹息道:“本君,想要这祥和安静,一直持续下去。”

  陆离言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李晔的背影,说道:“会的。”

  “主君,若是您留在这里,臣即刻去办。”

  李晔怔了怔,随即问道:“你可会留下,继续辅佐本君?”

  陆离言顿了顿说道:“主君,桃源盛世,岂是难事?何须臣?”

  李晔笑了笑,回身扶起躬身的陆离言,说道:“山河动荡岌岌,外敌铁蹄践踏国土。”

  “百姓无望,本君岂能偏安一隅!”

  陆离言身子一阵,直起身来,近乎哽咽的说道:“主君!臣誓死追随!”

  李晔看到陆离言眼中皆是诚恳,心中便是很多的安慰,他握住陆离言的手说道:“走吧。”

  这日,是李晔登基的三日前,他与最为信任的首辅大臣陆离言,一起来到了众览峰上。

  他是这天下的主君,却也是挣扎于这动乱末世的一个少年郎。

  可是,对于不可逆转的宿命,李晔要做出选择。

  他的左手是拼死护主,而血洒大殿的老丞相的临死嘱咐。

  “昭王殿下,如,如今,唯有,唯有您了!”

  而他的右手是陆离言,那个曾经笑容灿烂,明亮美好的少年。

  却因为李晔的天下,再也未有笑过,他欠他的,他想还给他一世的美好。

  最终,他却是选择了天下,是的,陆离言知道李晔难以选择。

  所以,他宁可逼着他选了天下,他不求李晔还他什么,只想这乱世平和。

  登基大典上,李晔穿着一身龙服,头戴着金冠,一时无两。

  他却感到了无法言说的重压,让他几乎快要窒息。

  可是,当他看到殿下跪着的陆离言,那欣慰的表情,他便又觉得一丝温暖。

  那里站着的是他这一辈子最为浓重的一抹亮彩,他不能再把这些毁掉。

  李晔从此,成为了李周的最后一位主君——周昭帝!

  “主君,现在藩镇林立、各路的军阀割据各方,目无天子之威。”

  “他们以军中战功赫赫的武将来取代所州的刺史和县令长,处理地方事务。”前来报告的大臣说道。

  李晔拍了一下桌案,怒道:“看来,平定成川之事,不能再等!”

  “陆卿家,你且带兵,为本君拔营扎寨,力挽这动荡李周!”

  陆离言跪地道:“末将遵旨!”

  周昭帝李晔为了扭转这种内有权臣、外有强藩的局面。

  决定以平定成川,钳制和拿下河东李用和成川田令。

  但是结果却与当初设想的大相径庭,虽说此战最终消灭了田令,却最终还是失去了西城。

  让反叛军头目王竟在那里建立了一个独立王国,同时,河东之役确实削弱了李用。

  然而大部分将领因为对李晔的软弱和听信陆离言谗言,很是厌恶。

  竟出现了很多逃兵,庞大的铁军折损大半。

  “对不起,阿言。”李晔跪在地上,抱着一脸血污的陆离言哽咽道。

  陆离言把手中的刀放在李晔手里,说道:“主君,这乱世不怨你。”

  “都是因为您被臣威胁,只要将这刀挥下去,您还是明君。”

  李晔紧紧握着手里的刀,眼泪却再也止不住。

  他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字:“阿言,你不要逼我这样做。”

  陆离言挣扎的坐起来,搂住李晔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说道:“无事。”

  却见,李晔还未反应过来,那把刀已经刺穿了陆离言的胸腔。

  他眼睁睁的看着吴问微笑着向后倒去,他惊的站起来,要去拉住陆离言。

  “不要。”却听见陆离言用最后一丝力气,轻声道。

  李晔站了起来,愣在原地,其他大臣一拥而上,围在李晔的身边,查看他是否无事。

  而孤零零躺在地上的陆离言,慢慢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滴在地上。

  “呵。”

  “而后,哥哥将我的灵核取了出来。”陆离言说完这段往事后,把头埋在膝弯里,轻轻笑了笑。

  屠戮用力的攥着拳头,生气道:“这个李晔,你为何最后还要护着他,为他去死!”

  齐行微微摇摇头,站起身来,走到阁楼外的连廊上。

  雪开始变得密了起来,他低声道:“有些事情,没有理由,只因为那时必须这样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