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四十九章 剧场篇 那个最遥远的你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576 2020-06-09 10:18:24

  齐行看向在火光影影后的陆离言,他本就迷蒙的眼中,升起一层水雾。

  想来,或许有很多事情不能够言说,只能压在心底,慢慢任由那些生根发芽。

  “后来如何?”屠戮急切的问道。

  “国破山河碎,周昭帝李晔生死成迷。”齐行坐在连椅上低声道。

  “至今,我也未有寻到他。”陆离言颓然的说道,攥着拳头。

  这一夜的雪,下的紧而密,三人皆是无了话,各自怀着心事睡去。

  翌日,松间寺的前院里白雪皑皑,踩上去的咯吱声,让人舒服和踏实。

  陆离言穿着那件灰色的斗篷,蹲在雪地里,团着雪球。

  银白色的长发散在身后,红色发带微风飘起来。

  纤细白嫩的手指冰的通红,他依旧笑着喊道:“屠先生,你莫要欺我眼睛看不见!哈哈!”

  说着,本是背对着蹲下的屠戮,竟是中了陆离言的雪球,向前一个趔趄。

  “哎呦!你这小狐狸!好生厉害!”屠戮揉着自己的脑袋喊道。

  齐行依旧是坐在阁楼二楼的连椅上看着书,拿起手边的铜杯,抿了一口青梅茶。

  不由的轻笑道:“屠戮,你的心不定!”

  屠戮一脸嫌弃的抬头喊道:“行啦,行啦,练剑心不定,也就算了。”

  “如今扔个雪球,也是心不定!尤其过分!”

  齐行摇摇头,无奈的笑着,继续看着书。

  陆离言银铃般的笑着喊道:“齐先生,这话说的没有错!看招!”

  只见,陆离言以耳朵辨别出屠戮的位置。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的一下便又扔了个雪球过去。

  毕竟屠戮也曾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将军,虽是脾气浮躁,身法却是极为敏捷的。

  就瞧见他一个侧身,躲过了陆离言的雪球,但却还是听到了一声:“哎呦!”

  屠戮和齐行一同看去寺庙的黑漆大门,一身玄色僧袍的和尚站在门口。

  “无问!”屠戮笑着喊道。

  齐行将手中的书放在连椅上,站起身来,微微笑了笑说道:“你回来了?”

  这玄色僧袍的和尚便是无问,就见他大笑着,跨着大步子走了进来。

  向齐行和屠戮招招手喊道:“哈哈哈,有没有想念我!”

  无问的腰间别着一个用红线穿过的酒葫芦,身材很是伟岸。

  样貌更是神采俊逸,只是那双眼睛却透着说不出的意味。

  还不等屠戮和齐行应声打招呼,就见陆离言又扔了一个雪球过来。

  “哈哈,屠戮!再接本小爷一弹!”陆离言本是九尾狐,耳目自是极其灵敏。

  可如今,因故失明,所以尚有不惯,并未注意到无问的脚步声。

  无问见到一个雪球迅速飞来,一挥手,一道光气飞出。

  雪球被打散落成了无数瓣的海棠花瓣飘散开来,而花瓣似雨中。

  无问却是看见陆离言的双眸黯淡无光,心下想道:他看不见!

  无问见到陆离言被光气震的向后飞去,就要撞向寺庙的墙壁上!

  他一个闪身,来到陆离言的身后,用身体挡住了陆离言。

  一双有力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握住了陆离言的腰身。

  “啊!”陆离言以为自己要摔到地上,却不想只觉身后温软无比。

  霎时间,整个前院里都是娇艳粉色的海棠花瓣飘着。

  无问在陆离言的耳边轻声道:“冒失了,方才未有注意到公子有眼疾。”

  陆离言听到无问的话语,身子一怔,反身攥紧无问双臂的衣袖。

  用那双没有聚焦的眼睛,看着无问,问道:“你是谁?”

  “在下无问,是这松间寺的住持。”无问说道。

  “公子,可有问题?”无问问道。

  “呃,没,没事,多谢大师。”陆离言赶紧松开手,先后退了一步,说道。

  屠戮和齐行两人走了过来,齐行对无问说道:“这位是陆离言陆公子,昆山九尾狐。”

  无问一愣,一丝惊讶闪过眼中,虽是不易察觉,却仍是被齐行看在眼中。

  无问微微笑道:“你好,陆公子,方才多有得罪。”

  陆离言听着无问的声音方向,稍微侧了侧身。

  朝着他摆手道:“大师言重了,只怪我太冒失。”

  无问正要继续说话,只听寺门口一阵欢声笑语传来。

  “无问兄,我们来拜访你了!”只见,两个衣着清雅的公子说说笑笑的走进了寺中。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公子提着一篮水果向无问笑道:“荔枝佳果赠良人。”

  无问惊喜的迎了上去,和那个蓝色长衫的公子拥抱了一下,笑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想见到我吗?”蓝色长衫公子假意生气道。

  “当然不是,一别数日,甚是想念。”无问接过那篮子水果说道。

  另一个提着一条鲜鱼的白衫公子揶揄道:“无问,这里还有一良人!”

  “哈哈哈!你们就是喜欢拿我打趣!”

  “快来,介绍我的挚友给你们认识。”无问说着,将两人引到了海棠树下。

  无问指着齐行对那二人说道:“这位便是齐行。”

  两个清雅公子向齐行点点头,蓝衣公子先微笑着抱掌礼道:“在下,文墨。”

  “文公子,你好。”齐行礼道。

  “我是沐商,听闻齐先生的伏魔术法极为高超。”

  “今日一见这一身的正气,果然不凡。”白衣的沐商不由得赞叹道。

  齐行顿了顿,说道:“沐公子,对术法有兴趣?”

  无问拍了拍沐商的肩膀,说道:“岂止是有兴趣,简直是沉迷!你们有的聊!”

  “这位!你!你是神武战将,屠戮!”文墨惊讶的看向屠戮喊道。

  屠戮一听,霎时竟眼中有了一丝敌意,他沉下脸来问道:“你是谁!”

  无问见此,赶紧安抚着屠戮:“你莫要过于紧张,文墨他对很多未解之事格外上心。”

  “甚至乎,几日几夜不吃不喝,也要找寻能解开未解之事的线索。”

  屠戮听到无问的话,才稍微有些缓和。

  文墨有些不好意思的拜道:“屠大将,在下失礼了。”

  “无事,无事,反正知道我曾经的人,都已经死了。”屠戮无意的说道。

  文墨一怔,脊背一阵寒意冒了上来,尴尬的笑了笑。

  众人看向屠戮,对他方才说出的话,表示一脸的不可思议。

  “哎呦!你干嘛!”屠戮却不觉出什么,被齐行拍了一下脑袋。

  “你方才是什么言语?知道你过去的人,都死了!”齐行有些生气道。

  屠戮顿觉语言确实有失,赶紧憨笑道:“你看我这嘴,我的意思是。”

  “那时战乱,家破人亡,一起奔赴战场的兄弟也都化为了尘土。”

  “自是再无人记得这世间,还有我的存在。”

  文墨对屠戮眼中悲凉,感到很是惭愧。

  他温声道:“屠先生,文墨向你道歉,不该提及这些。”

  “无妨。”屠戮大笑道。

  无问走到陆离言的身边,扶住他的肩膀,对文墨和沐商说道:“这位是陆公子。”

  “陆公子,气质淡然,贵气十足!”沐商对陆离言很感兴趣,凑近上下打量道。

  陆离言听罢,微微笑道:“公子过誉了。”

  无问微微皱眉,挡在了沐商面前,不悦道:“沐商,你这样是否失礼欠妥?”

  沐商见无问真的有些生气,赶紧退后一步,笑道:“在下沐商。”

  “沐公子好。”陆离言说道。

  “在下文墨,陆公子,你是何处人士?”文墨笑道。

  陆离言听辩着文墨的声音,拜道:“在下,青丘九尾狐陆离言。”

  “噢!九尾狐!”沐商更是对陆离言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就要拥抱上去。

  无问便拉着两人,喊道:“我们上楼,今日要好好聚一聚,哈哈哈!”

  齐行看着走在前面的无问,低声道:“此时,有些人于他竟是如此遥远不可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