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五十章 剧场篇 我心永如蒲草韧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52 2020-06-10 08:28:05

  陆离言听到齐行的话,身子不由的一怔。

  似乎齐行的言语戳中了他内心最伤的痛。

  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无问,那瞬间冷下来的脸,有说不出的悲哀。

  几人走上了阁楼二楼,方才齐行已经换了火炉的柴火。

  此时,火炉燃的正旺,横挂着的铜壶里,青梅味渐渐传来。

  沐商搓搓手,环顾了一下阁楼里的四周。

  微笑道:“这一路找来真的是很冷。”

  “好别致的书室啊!”

  屠戮却是一脸的神气,拍了拍齐行的肩膀说道:“那是自然,这可是齐行的书室。”

  “屠戮,你这是何表情。”齐行无奈的笑了笑埋怨道。

  随即,齐行继续微笑道:“两位公子快请坐。”

  说着,文墨和沐商在火炉旁的蒲团上坐了下来。

  齐行也坐了下来,拿起火炉上的铜壶。

  给文墨和沐商倒了两杯热茶说道:“请用。”

  “多谢。”文墨和沐商点头微笑道。

  屠戮却疑惑道:“怎么你们三人未碰到?”

  无问听到此,稍稍一愣,说道:“我,用了法术,提早回来的。”

  “有什么急事吗?”屠戮问道。

  齐行看了看无问,对屠戮说道:“屠大厨,今日你不打算小露一手了吗?”

  屠戮看到放在地上的鲜鱼,大笑道:“哈哈哈!可是说呢!差点把这肥美的鲜鱼忘记。”

  说罢,屠戮提起地上的鲜鱼便向楼下的厨房疾步走去。

  “此茶,是青梅茶?”文墨端起面前的铜杯,轻轻抿了一口,微笑道。

  “正是。”齐行点头礼道。

  文墨和沐商相互看了一眼,感到很是惊讶。

  随即文墨继续问道:“这个季节,再见青梅,实属难事。”

  齐行说道:“夏日采摘下来后,埋藏于这寺中的海棠树下。”

  “冬日取出,与绿茶相煮制便可。”

  文墨点头道:“齐先生有心了。”

  齐行微微笑道:“多谢。”

  这时,屠戮一手端着一个大瓷盘,一手提着一壶清水推门走了进来。

  众人看到,那大瓷盘里面放着宰杀好的鲜鱼和佐料。

  屠戮跪坐在蒲团上,将手中的瓷盘和水壶放在了身边。

  先是拿起筷子,将鱼骨整齐的码在了铜锅底。

  然后,再把雪白晶莹,肥厚滑腻的鱼肉,轻轻的铺在鱼骨上面。

  最后,把两段葱和两片黄姜以及一颗青梅,摆放在了最上面。

  随后倒入清澈的溪水,抬起铜锅,挂在炉子上方,铜锅里不一会便咕嘟起来。

  一时间,阁楼书室里传出了阵阵的鲜美鱼汤味。

  此时外面又开始飘起了细碎的雪花,由初时的几粒,渐渐纷繁起来。

  窗外寒风凄冷冻人,书室里却是温暖无比的。

  齐行和两个公子闲聊着,屠戮只顾着照看他美味至极的鱼汤。

  无问端起青梅茶,刚放到嘴边,却发现有些凉了。

  他又放了下来,只是看向独自坐在连椅上的陆离言。

  从方才来到这书室后,陆离言就一直未有说话。

  他虽是看不见,但是却依旧是向外看着的。

  “又飘起了雪花。”

  “陆公子,还未来得及问你,缘何来此?”屠戮盖好锅盖,起身看向穿外问道。

  陆离言没有回身,只是淡淡的说道:“寻一人。”

  “何人?可告知于我们,帮忙找一找,是不是,无问。”屠戮憨笑道。

  不等陆离言应道,沐商笑着抢问道:“可是,你的良人?”

  “曾是。”不想陆离言竟然答道,而口音中却未有任何感情可言。

  沐商接着问道:“如今却不再是了吗?”

  “那么,你再寻他作何?”

  齐行不由的看向了无问,只见他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意味

  似乎在等待陆离言还有何种回答。

  “为何?”

  “为了一句话。”陆离言自问自答道。

  “何话?值得陆公子这样费心去问那人。”沐商不解道。

  “我心永如蒲草韧,你亦是否?”陆离言说完,转过身来,正是与无问打了个照面。

  当然,陆离言是看不见的,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无问,愣在了那里。

  沐商刚要说话,文墨皱了皱眉。

  拉了一下沐商的衣袖,随即说道:“你下楼去取我方才带来的荔枝!”

  “好。”

  “我怎么把这佳品忘记了!”沐商起身,兴奋的疾步跑下楼去,取荔枝。

  “无问先生。”陆离言听到沐商推门离开了,想了想忽然开口道。

  “何事?”无问顿了顿,赶紧应道。

  “先生,似乎很是喜欢与清雅公子们结交。”陆离言轻声道。

  无问面无表情的说道:“不错,世人皆知,我喜欢和文雅之士饮酒谈天。”

  陆离言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他轻轻笑着说道:“归隐山林,青梅煮酒,与那挚友良人,促膝长谈。”

  “无问先生的皈依生活,很是丰富!”

  无问被陆离言突如其来的,近乎埋怨之意的话语说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文先生不也正是你的挚友良人。”

  陆离言突然没来由的咄咄逼人,让无问和文墨一时感到窘迫。

  文墨却轻轻握住无问的手温声道:“陆公子说的没错,能有一知己,不易。”

  “无问,是我毕生挚友,他懂我,我亦是。”

  无问侧头向文墨报以了一个最为温柔的笑容,陆离言自是看不到这一幕。

  可是他却感觉的到,他的手指微微卷起,指节被他攥的发白。

  沉了沉继续说道:“我有一个故事,诸位想不想听?”

  “好,正好配以这岭南佳果。”沐商刚打开门进来,就听到此话,兴奋的喊道。

  陆离言似是回忆的说道:“后来,他还是回到了家族里......”

  被李晔赐死的陆离言,虽然原身尽毁,但是灵体却回到了昆山九丘境内。

  待他醒来后,却不想,迎来的却是永生永世的痛苦!

  哥哥逼着他跪在祖先的灵位面前,让他许下无比狠毒的毒咒。

  可是,陆离言痛哭着,即使咬破了嘴唇也未有说一个字。

  “陆离言,你的命,于你来说或许随时可以丢弃,也是无所谓的。”

  “但是,这一族的性命,你也不顾了!是吗!”

  “那李晔,他是真命天子,他的命数由天定。”哥哥几乎是愤怒的呵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