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梦山传

第五十一章 剧场篇 为你安好不复见

梦山传 文刀圭月 2059 2020-06-11 09:08:33

  “如今,你逆天改命!”

  “你以为,你只要自己受惩罚就可以了吗?”

  “李晔、天下百姓、我九尾狐一族!”

  “都将因为你的自私,而坠入无尽的深渊!”哥哥喝道,把手中的坤镜扔在了陆离言的手中。

  陆离言捧着手中的坤镜,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感到窒息。

  镜中的人界已经是火海席卷,皇城更是变成了一座废墟。

  他看到了李晔,可是这个李晔却是挥舞着砍刀,双眼发红的怪物。

  “他因为你的死,而开始了疯狂杀戮,惹怒了众神。”

  “人界,就此毁于一旦!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而你回头看看,此时我们的昆山,也燃起了大火,开始崩塌。”

  “这,都是因为你!”哥哥怒挥了一下手,重重的打在了陆离言的脸颊上,瞪着双眼吼着。

  陆离言手中的坤镜滑落在一旁,他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他真的没有想道,他只是想要李晔活着,好好的活着。

  哪怕让他身死多少次都可以,他为了他受再多的惩处都可以。

  可是,他费尽心思,抛弃了的一切,换来的却是灭顶之灾!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何会这样!”陆离言呢喃着。

  哥哥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李晔最终的结局是被敌军斩杀。”

  “那便是开启另一个新的朝代,你终归会在某一个时间,再次遇到李晔。”

  “然而,你的出现和你的死,都把那个命定的轨迹打乱了。”

  “你让李晔活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

  “他活着就结束了吗?他要受他本该受的惩罚!”

  “那就是,再也不能与你相遇!”

  陆离言跪起来,抓着哥哥的腿,求道:“哥哥,求求你,我知道你能扭转这一切的。”

  “求你了!求求你!”

  哥哥看着哭到无力的陆离言,扶起他,说道:“你定不后悔!”

  “永不后悔。”

  “我心永如蒲草韧。”陆离言视死如归的说道。

  “好。”只见,哥哥手中显出一把剑,向陆离言身后的九尾斩了过去。

  一条雪白柔长的尾巴,瞬间被斩了下来,哥哥接在了手里。

  陆离言痛到脸色发白,额头上的汗珠忽的冒了出来。

  “昆山九尾银狐,陆离言!”

  “至此,甘愿,与,与家族断绝关系!”陆离言忍着剧痛起誓道。

  哥哥捧着那条长尾,闭上眼睛,泪水滑落在手背上。

  霎时间,那条银色长尾变成了一道银光,飞进了陆离言的灵体里。

  哥哥转身对陆离言说道:“生生世世,你与李晔不复相见。”

  “是。”陆离言面如死灰般答道。

  “若是再见,此重塑之身,皆会出现诅咒之祸。”哥哥不忍的说道。

  “是。”陆离言目空一切的看着前方,应道。

  听罢,沐商擦着眼泪,问道:“这九尾狐用自己换了李晔,那么李晔怎样了?”

  陆离言捂着胸口,猛地吐出一口血,众人皆是一惊。

  无问赶紧扶住陆离言,让他依靠在自己的怀里,柔声道:“你,你怎样?”

  “我只求,一句话,我心永如蒲草韧。”

  “你,”不等陆离言说完。

  文墨却紧紧握住无问的胳膊,甚至把指甲都要抠进肉里。

  他阻止着无问,低声道:“不要忘记,你唤我前来此的目的!”

  无问愣了愣,几乎哽咽道:“沐商,你的马车在山下?”

  “呃,是,是的。”沐商一愣,赶紧答道。

  “送陆公子下山吧。”无问横抱起陆离言说道。

  “这,这,陆公子的病疾如此严重,你不为他诊治吗?”沐商疑惑道。

  “他,离开,离开这里便会好。”无问再无多说,将怀中的陆离言交给了沐商。

  可是,陆离言却依旧不肯放开抓着无问衣襟的手,他的血咳的越来越多。

  无问忽然大吼道:“还不快走!”

  沐商从未见过无问发过火,而且还是这样大的火。

  文墨说道:“我和你一起,走吧。”

  说罢,两人向齐行和屠戮点点头,匆匆茫茫的赶下了山去。

  无问突然追了出去,等到他疾步走到寺庙门口时,却还是停了下来。

  齐行和屠戮也跟着疾步走了出来,齐行满是不忍之色说道:“你,这是何苦。”

  “是啊,你伤他至深,到底是为何?”屠戮也不禁皱眉道。

  无问用力扶着黑漆大门的门框,看向渐渐远去的陆离言大口咳血的痛苦。

  这些都无时无刻不告诉无问:“李晔,你不能再追过去!”

  “再一步,陆离言将会身死魂灭。”

  “那便是,你连偷偷看他一眼的机会也没了!”

  无问紧抠住门门框的手,慢慢送了下来。

  他轻叹一声:“你心永如蒲草韧!”

  “我心亦是如磐石坚。”

  说罢,将这道重重的黑漆寺门关了起来。

  恍如当年,依旧还是在这松间寺里。

  那时的寺庙还是破败不堪的,只有一尊无人祭拜的佛像独自矗立在殿中。

  浑身血污的李晔,手里握着那把滴血的砍刀,站在门口。

  那刀上面的血,几乎滴了一路,也未有滴尽。

  李晔回身看去后面的来路,他知道这血是滴不尽了。

  他握着刀走进寺庙的前院里,看向左边。

  把手中的刀扔了过去,插进泥土里,那里便是如今那海棠树的位置。

  李晔走进殿中,跪在佛像下。

  脑中闪过的是陆离言死后,自己发狂杀人的样子。

  那些无论是无辜还是死有余辜的人,都成了他手中的亡魂。

  “此下是何人?”佛祖的声音悠远且沉重。

  “罪人。”李晔跪在佛祖前,目光空洞的说道。

  “红尘中,皆是罪人。”佛祖道。

  “我愿意以己身偿,换他永安。”李晔说道。

  “即便永生永世不得再相见?”佛祖问道。

  “是。”李晔闭上眼睛说道。

  佛祖握住一串佛珠说道:“前尘因果,皆是痴。”

  “今人偿,昨人还,无限往复,皆是情。”

  只见,一记佛光闪过,那串佛珠飞进李晔的身体里。

  李晔站起身,走出大殿,走到寺庙门口。

  单掌念道:“尘间,断舍泪,无念亦远去”随即关上了重重的寺门。

  ......

  世间,唯有真情,不可撼动,却也唯有真情,让人痛不欲生!

文刀圭月

朋友是个珍贵的人,友情是个奢侈的词!   人生在世,不只有刻骨铭心的爱情,温暖人心的亲情,还有那深刻醇厚的友情。   当你独自彷徨无助时,是朋友那句:“我挺你!”,给了你莫大的鼓励;   当你悲伤不能自已时,是朋友那句:“还有我!”,给了你由衷的安慰;   当你转身时,你还可以看到,他(她)的灿烂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