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碎星入梦

第六章 纪牧深苏绾柒(三)

碎星入梦 圆圆不吃星星 9276 2020-06-03 23:33:07

  “七七,听说你要去海岛玩丫!”

  “嗯,之前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不这么想辣。”

  “为什么丫?”

  “因为,我,哎,其实我有点迷茫啊。”

  “嗯?为什么?你说说,看看我能不能为你指点迷津。”

  “啊哈哈哈哈,好好好。我,呃,你还记得前天你回国我和你说我可能喜欢夜修寒嘛?”

  “嗯嗯。”

  “其实我心里好像有个声音告诉我我不喜欢他,哈哈,你说奇怪嘛。我觉得我好像和他注定要有什么关系。是不是爱情我不知道啊哈哈哈哈。我还有点害怕,害怕我喜欢的人不是他。哎,也不是,反正就,害。”

  “什么叫你害怕你喜欢的人不是他?”

  苏绾柒扯出一抹苦笑,“你知道丫,我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牧深哥哥一直把我当妹妹,可是最近我发现,我好像没有把他当哥哥哎。”

  宫筱冉:“噗,亏的你问我,不然你就有误会辣,你难道看不出来牧深哥哥把你看的多重嘛,其实小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他从小把你当媳妇养,是不是很迷。”

  “真的嘛?我,可是”

  “哎呀有什么丫,你叫牧深哥哥叫久了还真以为你们有血缘关系啊。”

  “嘿嘿,也对哦。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喜欢夜修寒哒,装高冷,范儿起的还挺大……”巴拉巴拉╭(╯^╰)╮

  苏绾柒:“牧深哥哥,你能陪我出去玩嘛?我看西华街......”

  纪牧深:“七七......妹妹,我最近公司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你找别人吧,小冉不是回来了吗,你们出去吧,对了,小冉和夜修寒......听说关系不错,你通过小冉应该可以约上他。”说罢习惯的摸苏绾柒的头,当还有一定距离时又停下了手,低下头微微紧了紧拳头,在刘海遮挡下勾出一抹苦笑,随即闭了下眼,松开了拳头。

  都说好了放你走,我怎么能给你造成一点困扰呢?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他。

  苏绾柒望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蓦然一紧,就好像心中藏着一个人牵绊这她的情绪,随着纪牧深的离去愈来愈痛,如窒息般牵引。

  这几个月纪牧深如同人间蒸发般在苏绾柒生活中消失。他不说苏绾柒不查。

  “不可能吧,难道我的感觉错辣,我觉得牧深哥哥应该喜欢你啊!”

  “你觉得你觉得!你这么多年和我说过多少你觉得,全都是反着的,你的感觉我实在不敢恭维了!!!我还以为这次你会旁观者清。”

  “嘤,我错辣,我”

  “你可闭上嘴吧别误导我了,其实也怪我,作什么作。哎。”

  咚!苏绾柒激动的弹起了座位,连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你说,是不是牧深哥哥吃醋辣,啊哈哈哈哈。”忽的苏绾柒又蔫蔫的坐下,委屈巴巴的说:“那生气了也不会这么久叭,就不害怕我真的喜欢上别人了,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

  本来被苏绾柒这么大动作吓着的宫大冉此刻也熄了火,毕竟她也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只是凭着感觉,纪牧深应该是喜欢绾柒的,可是……看到七七变成了这种模样宫筱冉心里也不是滋味,早知道就不觉得了,这样七七的心情不会像现在这样起起落落,心中的感情也不会变得这样患得患失。

  “七七,快来星辰医院,快来看看你牧深哥哥……最后一面。”说着苏陌璃的声音越来越小。

  最后一面?为什么是最后一面?发生了什么啊?

  苏绾柒的心逐渐冷了下来,这几个月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星辰医院🏥

  “哥,牧深哥哥呢,牧深哥哥在哪?让我见见他,哥,就,就让我见见他吧。”苏绾柒哽咽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哥,你说话啊,牧深哥哥在哪,你骗我的对吗?”

  “苏陌璃!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叫我来是觉得我闲得慌是吗?”苏绾柒的声音越来越大放拂这个样子就可以掩盖她心中的不安与躁动。

  不就是几个月没见,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为什么?为什么!

  泪不知何时划过了女孩的脸庞,似是因为有它打头阵,往后越来越多的泪水止不住的奔腾在那娇美女孩的脸上。往日那笑着的梨涡如今盛满了泪水。

  悲伤溢满。

  “七七,你别激动,我”苏陌璃红着眼眶,声音哑到不成样子。“七七,牧深,牧深已经送进手术室了,情况,非常不好。病危通知书已经发过三次了。”

  苏绾柒瞬间大喊,往日开朗的姑娘彻底变了模样,“发了三次!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而且你为什么说让我见牧深哥哥最后一面,你怎么知道手术不会成功?你凭什么”

  苏陌璃打断了苏绾柒的话语,“七七!牧深出事我也很难受。”苏陌璃再次哽咽,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这次手术医生说只有两种情况。一、牧深醒过来,我们,去见他最后一面。二、他,永远都醒不过来。”

  欣喜是什么?可能是知道了藏在心底中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悲伤是什么?自己喜欢的那个人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世界。

  心悦君兮君不知。

  宫筱冉姗姗来迟。

  无言无语中透露出悲凉,那种凉从头浇到心底。

  “哥,到底,发生了什么!”哭过的苏绾柒声音不似从前那样活泼甜美,清澈的嗓音中参杂着沙哑。

  苏陌璃望着手术室门口,仿佛一眼就能看到里面与生命做斗争的人。“具体的可能只有夜少知道了。”苏绾柒凉的心又泼了一捧凉水。

  苏绾柒不知道为什么,直觉觉得这件事情好像与她有关。苏绾柒哽了哽,“夜修寒?”

  “嗯。”

  纪牧深:“我们谈谈。”

  夜修寒哂笑:“我们?我们熟吗?”

  纪牧深暗了下眼眸:“我都知道了,”纪牧深顿了顿:“夜大国师。”

  “呵,太子殿下原还记得在下。”

  纪牧深按了按听到太子殿下这个称呼的不耐:“我想问的你应该都知道吧。”

  “太子殿下何意?”

  “夜国师不必如此拿腔拿调。还有,你我如今早已不是那前朝身份,夜少你说是吗?”

  “所以?”

  “我不管你在重生是如何保留你的记忆,我也不管你千年前为何骗我,我只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七七永远活不过二十岁!”

  “几千年了,我想纪少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纪牧深揉了揉额头,“我查到的很奇怪,事情和你有关,当然我也相信事情一定和你有关。”纪牧深定定眼神看向旁边挂着慵懒笑容的男人,“我查到的,是因为宫筱冉。”

  夜修寒勾了勾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冷笑:“因为筱冉?啧,纪少的手段还是不够啊。既然纪少已经觉得事情不对,那就证明纪少没有被冲昏了头脑。”

  纪牧深定定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纪少且将你查出的说出来即可,我在,为你完善一下那最终的答案。”

  纪牧深吐出一口气,嘴角挂着笑,“夜少好手段。”纪牧深望向夜修寒落地窗外,一眼望穿千年。

  “奴家绾柒见过公子。”

  女子肤若凝玉,唇红齿白,脸颊旁晕起一抹红晕,清澈的眼眸倒映着眼前高大的男人,这男人便是为了苏绾柒受惩罪也要使用秘法的男人,这男人不是纪牧深又会是谁?

  “公子换奴家来有何事请教?”

  纪牧深掩盖住眼底的炙热,“听闻苏姑娘有着一手好琴艺,不知在下可否唐突姑娘,有幸听的一曲苏艺。”

  “饶公子抬举,今日绾柒便献丑了。”

  女子的轻吟声缭绕不绝。

  闻相思,

  几惆怅,

  过廊坊,

  朱雀嵌红妆,

  鹰飞高翔处,

  愁思,断肠。

  ……

  纪牧深望向身前的姑娘,“听姑娘所唱似有许多愁思?不知在下是否有幸为佳人解惑?”

  苏绾柒勾着一抹笑,只不过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仿佛失去了诱人星光,“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啊,但是我从小养在爹娘身边,而且没觉得我忘记什么,呵,这句话是不是很矛盾。”苏绾柒望着那紧皱眉头的男人赶忙说道,“是不是奴家多嘴,扰公子烦心,不知道为什么,今日明明是与公子第一次相见,却感觉我们似乎早已相识,不知不觉中已经说了这么多了。”苏绾柒接着看了看窗外,“奴家看天色已晚便不留公子了。”

  “苏姑娘且慢。”

  “公子可有事?”

  “虽然这样问可能有些唐突,但是在下想问,听姑娘所言,姑娘的父母都是极好之人,为何姑娘却在这听香楼弹曲?”

  苏绾柒漆黑的双眸紧盯着纪牧深,忽而一笑,“如若是他人这样问我,我定会生气,可是是公子问我这个问题,我想我可能会回答你,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妙不可言。”苏绾柒再次看向窗外,窗外的红灯笼,在这漆黑的夜里别有一番风味,欢愉,喜悦,愁思,悲凉似乎都可以与它产生关联,“我苏家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的,在这定京也是算个小门小户,戏子总会被人欺辱。”苏绾柒看着纪牧深紧皱的眉头,笑了,“这几年来看过的事,许许多多大大小小数不胜数,公子不必露出这样的神情。”苏绾柒顿了顿,继续说道:“在我16岁那年有人来找过我,他说我活不过20岁,如果想改变命道,可以来这听香楼试一试,他对我说缘分真的很奇妙。也许是我强烈的渴望活着,所以我才来到这里,也许我只是对他所说的缘分感兴趣,我对戏子这个称呼也早已没了之前的那种感觉,毕竟体会到过了,就不在意了。”

  二十岁?怎么又是二十岁?上一世,七七就是因为……

  “姑娘可知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

  “那你可知他为何知道你活不过20岁,亦或者他可知你为什么活不过20岁?”

  苏绾柒呆愣的听着他略显急切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便调笑起来,“公子好像比奴家更在意奴家的身体啊。”

  纪牧深仿佛也觉得这样过于亲密,可谁有在乎?眼前的,是上辈子他没有保护好的女人,是他亏欠的女人,是他想生生世世守护的女人。

  纪牧深不说话了,不过他的眼睛👀从未从苏绾柒身上移动半分。

  苏绾柒仿佛也被这眼神盯的有些难受,轻轻一笑,“公子问的这些问题奴家一个都不知。”苏绾柒略微低下头,眼底有不明情绪划过,低低的呢喃着,“毕竟我也不想这么早就死啊。”

  七七,他的七七,为何上天这么不公,他的七七只是想好好的活着,为什么这么奢侈?那个人是谁,说的话,是否可信。如果是真的,为何,七七与上一世的命运大相径庭!是巧合,还是,还是人为!

  苏绾柒看着低下头的纪牧深,一时间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苏绾柒说,“不早了,毕竟我还是个清白人家的女儿,奴家在此辞别,如有需要,公子可以再唤奴家。”苏绾柒脑子一瞬顿滞,不知不觉中说了一句,“公子以后可以唤我七七。”

  就这一句,一直低头沉默的纪牧深抬起了头,苏绾柒从他的眼底好像看到了炙热,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般,一瞬便消失殆尽,犹如从未出现过眼底,苏绾柒不敢猜测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那眼神,毕竟太过炙热,明明是第一次相见,是第一次相见吧。但是她知道的是,当她说那句话的时候,纪牧深红了眼眶。

  纪牧深拼尽全力才按压住那属于对苏绾柒的躁动,哑着嗓子说,“嗯,七七。”婉转的调调如同一捧与细石相撞的清泉,眼底有化不开的希冀与欲望。

  纪牧深每日都会在听香楼听苏绾柒弹琴,过后便与苏绾柒开始攀谈,日复一日,终于,苏绾柒在19岁这一年消失了,就像上一世一样,消失在了纪牧深的生命中。纪牧深的心如同坠入深渊般,无助,绝望充斥着他的内心。

  纪牧深找啊找,发了疯的找,终于在三年后发现了苏绾柒的消息,梦中牵引之人早已变为一抔黄土,知道她消息的人说,“这姑娘命不好,二十岁就消香玉陨啦,但是她走的时候挺安详的,无牵无挂,无悲无喜。”没有人知道她曾经也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爹娘,有个宠她入骨的哥哥,有个无名亦无份的纪牧深。

  转世轮回,纪牧深看到他最爱的姑娘总是活不过二十岁,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契机。

  寻觅这世间,发现宫筱冉与夜修寒总是会出现在她身边,他找啊找,却从中找出了夜修寒巨大的阴谋。

  纪牧深用了五世,终于将潜伏在表面的秘密给挖掘出来。

  他最爱的姑娘,竟然让一个人,为了救他自己的妹妹,而永远活不过20岁。世间是如此的不公,为何让他的姑娘遭受如此劫难?明明应该在这个年纪去撒娇,去畅玩,亦或者狂放不羁时离开这个世界。

  宫筱冉:“陌璃哥哥,七七可否在?”

  苏陌璃:“冉冉,我们两家都这么熟了,不用那些客套话,找七七,你且让下人带你去前厅,我现在给你叫出来哈。”

  苏陌璃走到苏绾柒房门口,大大咧咧就进去了,“七七,冉冉来找你出去了,我已经和爹娘说了,你们就放心的出去吧。”

  苏绾柒看了一会儿她亲爱的哥哥那张脸,然后慢吞吞地收了视线,嘴里嘟囔着,“上一次你也是这样和我说的,结果等我回来的时候,爹娘拿着家伙招呼我,怎么说我也是被爹娘从小宠到大的,到你这儿了天天的‘天降祸事’。”随后又继续盯着她哥哥的脸看,“就算你这一次再怎么说,我也得去爹娘面前说一句,省得你在背后多嘴,让我平添的挨一顿打。”最后想了一会儿,继而叹了口气,说道:“哎,再怎么说小时候我也是被你们宠到大的,虽然说你现在对我不仁不义,无理取闹无可救药,但是我不是一个,背后捅刀子的人,就比如说某些喜欢在爹娘面前胡说八道,在自己亲妹妹面前撒皮打滚的人🌚你说一个人为什么可以改变的这么快?明明前一年还叫人家小宝贝,小可爱,小甜甜,但是下一年就光给人家挖坑,算了算了不说了,冉冉还等着我呢。”苏绾柒白了自家哥哥一眼。

  苏陌璃呆了一会儿,随后摆摆头笑了笑,心中想到,“哎,不愧是我的妹妹,把我的这套说辞都给学了七八分相像。人也变了泼皮了些。希望别被爹娘知道了,要不然让他们知道他们宠的宝贝闺女被我教成这样,可不得扒了我的皮。”他不知道,因为今日他的妹妹永远活不过20岁。

  “爹娘,我和冉冉今日约好去游玩,可能会晚些回来,爹娘不必担心,如若玩的开心啦,我可能会在冉冉家住一宿。”

  阮汐苏染辞看着自家的宝贝闺女甜甜一笑便说不出拒绝的话,挥了挥手调笑道,“哈哈哈,去吧去吧女大不中留啊,我和你娘还能拦你不成。”

  “冉冉等久了吧,我们先去找牧深哥哥吧。”

  “七爷,你这也太不靠谱了吧,我在这等了这么半天,你既然第1句话和我说去找牧深哥哥。”宫筱冉捂着心口说道,“你让我也太伤心了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把我约出来,完全就是为了你去找你的牧深哥哥打掩护罢了。罢了罢了,反正我的人和心都已经到你手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13岁那一年,就一眼,芳心暗许。

  16岁那一年,被她救上岸,情定生生世世。

  “牧”宫筱冉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随后便听见了苏绾柒甜甜的一声。

  “牧深哥哥。”苏绾柒甜甜说道。

  纪牧深随后便朝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宫筱冉顿时便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也幸亏她没有叫出来,不然也没有人应。

  过了一会儿宫筱冉便自觉说道,“你们两个去玩吧,我先去别处逛逛,但是等你们回家的时候,别忘了把我带走呀。”

  苏绾柒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连客套话也不说,便急忙的点点头。

  旁边的纪牧深就更过分了,就朝她微微一笑,仅此而已。

  宫筱冉就这样带着落寞的背影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宫筱冉拿着一根狗尾巴草戳戳,嘴里时不时嘟囔着,“小白菜呀,地里黄,没人疼呀,没人爱~”

  黄昏时,那一对飘飘欲仙的人儿便回来了。等他们刚要踏上回家的路程时,便顿住了脚。

  纪牧深疑惑不解地看上他旁边的姑娘。

  身旁的姑娘仿佛get到了他疑惑的眼神,便说道,“牧深哥哥你有没有觉着我们两个忘记了点儿什么。”

  纪牧深想了想,“好像没有吧。”

  苏绾柒皱了皱眉头,“不对,我们肯定忘了点儿什么,我们先来这等一会儿让我想想。”

  A moment later.

  ……

  ……

  “要不然,我们边走边想?”

  “不对,我总感觉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纪牧深听到这句话便不高兴了,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牧深哥哥,俩人走的时候是不是和我们说了什么话呀?”

  纪牧深闷闷的说:“嗯,她让我们回家的时候带她一起走。”

  苏绾柒朝他抛去一个幽怨的眼神,“你怎么不早说啊,让我想了这么半天!”

  纪牧深更委屈了,心里也想着现在连哥哥都不叫了,“你刚刚也没说是这件事啊。”

  苏绾柒露出一个眼神,那眼神仿佛表达着你竟然还敢顶嘴?

  “我不是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吗?你怎么不提醒我等冉冉回家啊。”

  “我以为在回家的路上就可以遇到她呀。”

  “那你也应该和我说呀,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我们先去找冉冉吧,别让她等急了。”

  纪牧深闷闷的嗯了一声。

  “牧深哥哥,你说冉冉能上哪里去啊?怎么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她?”苏绾柒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面上也露出了些许的焦躁,“快快,我们快点找找她。”

  “冉冉,冉冉你在哪?”

  不巧的是他们来的这个地方算是一个荒郊野岭。

  苏绾柒哽咽的说:“都怪我,明明知道这里是荒郊野岭,但是让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虽然我平日里不把他当女孩子看,但是事实情况下,她就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在这荒郊野岭,我”

  纪牧深适时地打断了她的话,“七七,你听我说,我们现在兵分两路,我在这里继续找,你回家去找下人来一起找,这样是最好的方法。”

  “好,我这就去。”

  待苏绾柒叫上大家去找人的时候便发现纪牧深,抱着宫筱冉回来了。

  苏绾柒盯着他怀里的人,赶忙的跑到他身边,“快来人,快叫大夫,快啊,都愣着干嘛。”

  过了一会儿,夜修寒来了。

  夜修寒冰冷的气息,疯狂的蔓延在整个苏府,“冉冉在哪儿?”

  苏绾柒低着头说道,“冉冉在内室,你往西拐就可以看到一间房子。”

  夜修寒道了一声谢,便提步往内室走。

  过了一会儿,夜修寒抱着宫筱冉出了内室。

  苏绾柒快步走上前问道,“哥哥是要带冉冉回家吗?”

  夜修寒抛来一个不解的眼神仿佛在说,我不带他回家,我去哪。

  苏绾柒侧了侧身子让他过去,跟在他的身后,又再次说了句对不起。

  夜修寒顿了顿,说:“你大可不必。”

  苏绾柒默了默,张口想要说话却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苏绾柒强颜欢笑的看着纪牧深说道:“牧深哥哥,你告诉我,冉冉,冉冉到底怎么了?”

  纪牧深看向那个眼眶微红的女孩,一时间找不到如何措辞。过了一会儿,“七七,我去找到冉冉的时候她已经陷入昏迷,意识不清,被人吊在悬崖边上,我感到的时候绳子已经摇摇欲坠,身上衣服是完好的,钱袋也并未丢失,所以不是图财,也不是图色,只是单纯的想要她的命。”身上衣服虽完好,但受了严重的内伤,心脉直接断裂,不出意外必然死亡。这些纪牧深都藏在了心里。

  苏绾柒一怔,随后便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好几天。

  在纪牧深的记忆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件事情的后续。

  后来啊,他找人去找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所有事情环环相扣,相互牵引,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一次有人说曾在街上看到过宫筱冉。

  宫筱冉被夜修寒保护的很好,也许是害怕自己的妹妹再次遇险。宫筱冉的伤到底怎么样?在纪牧深的印象里她伤的很重,基本属于那种不能行走的。可是后来有人遇见了她,生龙活虎,丝毫看不出曾经遇到伤害的样子。最令人疑惑的一点是她再也没有找过苏绾柒。就算是因为对她的不满也并没有再找过她一次。她们之间的联系,似乎在那一次遇到危险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联系之前所找到的种种线索,纪牧深将他们一块又一块的连接,最后他知道了浮现在表面的巨大阴谋。

  纪牧深说道:“我查到的线索告诉我,七七活不过二十岁的原因是因为宫筱冉。”

  “冉冉?纪少且将你的答案告知在下,在下在为你查缺补漏。”

  纪牧深望向落地窗,一眼望去千年。

  “冉冉那时候应该要死了吧,七七应该知道了,所以在她不见人的那段期间去找了你,然后和你达成了什么交易而救了冉冉,七七为了不让冉冉难过边让你用了愁思曲去掩藏她与宫筱冉之间的回忆。”

  “纪少也说了,是应该。”

  纪牧深看着他说:“你什么意思?”

  “纪少猜测的与事实相差无几,但最大的一个错误便是将人物搞错了,不过我是被动的人,这个是对的。”

  “你大可不必这样拐弯抹角。”

  “那就让我好好的给你讲讲这个关系。那日她们两个小姑娘约你出去游玩,你答应了,但是等到了地方的时候,你说你要随处逛逛,两个小姑娘遗憾的将你放走了,后来她们对你说,等要归家的时候,一定要叫上她们两个。黄昏不知不觉中已经降临,可是你并没有叫着她们,她们心里挂念着你,总害怕啊,你并不是自己回的家,便到处寻觅你的踪迹。最后你应该猜到了吧。她们两个在一个悬崖边看到了受着重伤的你,唯一不同的是你受了皮外伤和内伤,衣衫褴褛,他们两个小姑娘一步一步将你拖回去。你呀,算得上危在旦夕。世界上可以救你的人只有我,而付出的代价,就是苏绾柒的一生。她不是因为对你的愧疚,而是因为对你深深的爱意,她说让我用愁思曲,想你们两个的记忆断掉,但是我失败了,失败了以后便篡改了你的记忆,让你觉得你真的很喜欢她。可事实上是,你并不喜欢她。她发现了以后并没有制止这个错误,因为她想就当做是她对自己最后的善意。有没有觉得讽刺,一个你自己并不爱的人,却当做你这辈子最爱的人,并且苦苦追寻了她好几世。”

  纪牧深呆愣的看着前方。

  夜修寒继续说道:“你真的以为你身为堂堂的太子殿下,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出那么多疯狂的事情吗?情根深种,这个东西恐怕没有人会遗传给你,你现在还想让你的七七活下来吗?噢.对了你的记忆现在应该已经松动了吧,是不是发现你对苏绾柒的感情越来越浅淡了,因为在你心底的最深处,你根本就不爱她。”

  “怎么活下去。”纪牧深用沙哑的声音喃喃道。

  夜修寒似乎被惊了一下,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情深装久了你还真的以为你对七七是真心的?”

  “我问你,怎么让她活下去!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她的,我欠她的够多了,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夜修寒笑了,像是真心的在笑,“好,只要你死,你所承载着苏绾柒的生命线便会回归到苏绾柒自己的身上。”

  “好。”无言话悲凉。

  “谁叫苏绾柒,进去看看病人最后一眼。”

  苏绾柒忍着身体的不适强走到纪牧深的身旁。

  “七七,你别哭,我已经不想活了,但我最后想对你说一句实话,我好像不爱你了,这不是我为了宽慰你的话,这是真的,我不管你信不信,因为一些原因,我恢复了我的记忆,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不爱你,爱你的那个纪牧深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我。我,对不起。”

  苏绾柒呆呆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你说你从来都没爱过我,那以前你和我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吗?”

  “对,饸,对对不起。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就去问夜修寒的吧。”

  “夜修寒,夜修寒!你是不是喜欢他,为了他,你可以丢掉你这条命!”

  “不,这条命是我还给你的,准确来说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所以说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

  “最后的源头还是我自己。”

  “好,愿来世,永不相见。”

  我本以为我会是你的救赎,但没想到我才是把你拉向深渊的那个罪魁祸首。——纪牧深

  原谅我的贪心,把你给我的爱当做理所当然。——苏绾柒

  纪牧深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的存在就像一个浮萍一样漂泊不定,唯一的港湾就是苏绾柒,结果他后来才知道,他并不是那么爱他的港湾。

  我的生命是苏绾柒替我偷来的。——纪牧深

  我的爱情,是我让夜修寒替我偷来的。——苏绾柒

  苏绾柒替纪牧深安排好了葬礼。

  夜修寒踱步走向她的身边:“所以你到底想不想知道答案。”

  苏绾柒看着夜修寒,看着看着就笑了,“当然想知道,毕竟我也想知道我的前世今生。”

  “你都知道了。”

  “本来还不确定的。”

  夜修寒将她给纪牧深一条命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想了很久,忽的开口询问,“你说他到底爱过我没有,听你讲的这个故事我似乎很爱他。”

  “我不清楚你当时你是把他当做家人,还是把他当做爱人,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他确实不爱你。因为天家人,从来没有这种虚无缥缈的感情,他们骨子里流着都是冷血。”

  “那我可真的不值啊。”

  “嗯?”

  “毕竟这一世我觉得我可能把他当做家人一样的存在,好似比我的哥哥更要依赖他,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中就被他吸引了。”

  “那可能是因为你们有相同的生命轨迹,只不过你的比他短。这也是我不知道他对你有没有感情,我知道的是,这九世轮回他一直都在,也算不辜负了以前的你。”

  “是啊,但可惜的是直到现在,我都还不懂爱。”

  “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可能是你我注定吧。”

  “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因为你值得。”

  ……

  “你是不是等了我很多年呀?”

  “嗯。”

  “那天晚上在酒会的时候我和你说话,你为什么对我爱答不理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我在紧张时紧握的桌布。”

  “啊哈哈哈哈哈,宝贝你好可爱呀。”

  “那你爱我吗?”

  “只要是你我都爱。”

  夜修寒一直陪在七七身边,最后他们两个在一起,我觉得蛮好的。纪牧深其实根本就不喜欢七七,曾经的深情只是因为那一段并不属于他的记忆。

  七七只是对于他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而一步一步拉近他们的距离。

  七七和夜修寒在一起我觉得,他值得。

圆圆不吃星星

一句值得,给了我爱你的全部勇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