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良良沧元又显生

换家住

良良沧元又显生 张源阳 3041 2020-05-15 15:23:48

  盛夏的夜晚连树叶都懒得飘,太热了。

  “代阳,你在哪呢?”

  代阳是我老哥。

  “单位,有事啊?”

  “是在西华西汇呢吗?”

  “对啊,”

  “我在你公司门口呢。”

  挂了电话慢慢悠悠的在门口晃悠。

  “你怎么想起来找我来了?”

  代阳有些不理解,我因为工作时间已经很久没找他来了,不免有些疑惑!

  “走吧,进去说吧这挺热的,”

  我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单位接受预约吗?”

  见我是头一回问他关于他公司的事,

  “哎呦呵,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上我这来就是来问我这个啊!”

  他以为我有想转业的想法,

  “下周我初中同学聚会说是在这,但是好像就我一个人知道,我过来来问问你,”

  明白了这就是我找他的原因。

  “等着我让他们查查”

  点头就当作回应他。室内环境看习惯了也就不感觉接受不了了,他手机响了,看了看。

  “有两个预约的,一个姓张的,一个姓王的,”

  “张建华?”

  “对,他订了一个六十人的包间。”

  还真预订了,但是为什么其他人都不知道,还是怕我不来聚会专门的通知我一声,他为什么笃定我们这些不经常来的一定回来。

  “哎!”

  代阳叫我。

  “怎么了?”

  “明天有空吗?”

  我看了看手机日历明天周六。

  “有空,调休。”

  “明天跟我去老家看看吧!”

  到日子了。

  “行,你几点下班啊?”

  代阳看看手表,

  “十点半差不多,”

  “还有十几分钟你再等会吧。”

  “行,你先忙去吧,我在门口等会你吧,旁边有奶茶店吗?”

  “有,西边有一个。”

  “你没吃饭啊?”

  “吃了。”

  买奶茶的人不是特别多,就两三个。

  “我要一个常温的珍珠奶茶,谢谢!”

  前边还有人在等着,我并没有靠的太近,避免有一些不必要的接触。

  “哎,你今天看南园的演出了吗?”

  南园,我今天演出的地,为了听清她们说什么我就稍微的向前挪了几步。

  “没有,我没买着票,你不是看了吗,晚三场,卖估衣、打灯谜、三节拜花巷。”

  “是啊,返场的时候队长梁梁也来了,你太亏了,没买着票。”

  “是啊,一周一共七天调休两天,下周的票你买了吗?”

  “当然买了,东园,两张票,带你去看啊!”

  “好啊好啊,哎,代南今天演的什么节目啊?”

  “她啊,打灯谜,她今天演出结束,就是散场的时候,找她签名的时候近距离接触了一下,她人真的超好啊,特别温柔,她晚上有事也没轰我们走就是说照相,照完了就走,跟其他剧社的演员不一样,你是不知道啊,昨天我去另一个剧社看的演出,散场的时候,有要签名的,冷这个脸连一句话都不说…”

  我就在后边听着她说没有买到票有多可惜,她们俩的奶茶好了拿完奶茶转身就要走,看见我了,差点嚷出来。

  “你是代南吗?”

  我正在低头看手机呢,听见声音抬头回答她俩。

  “我是代南。”

  俩小姑娘有些小兴奋了。

  “那我们能和你照一张相吗?”

  “能啊。”

  照完了我的奶茶也好了。

  “你们仨谁的常温珍珠奶茶啊?”

  “我的。”

  原本想自己去拿来着,这里小姑娘太热情了。

  “我帮你拿。”

  拿完了,递给我。

  “谢谢”

  “我们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行啊,有什么想问的。”

  “你有围脖吗?我们想关注你,高仿号太多了。”

  说着就打开围脖要搜我。

  “你直接搜代南就行了。”

  搜完了出现了特别多代南的用户。

  “第二个就是我。”

  “你知道你的超话吗?”

  心里有一丝丝小高兴!

  “我都有超话了!明天我看看。”

  “那给你发私信你会回吗?”

  “得看情况,要是发私信的太多就会不过来了。”

  …………

  聊了半天来了个电话。

  代阳下班了叫我呢。

  “都该十一点了你们赶紧回去吧,我也走了。”

  “拜拜!”

  “拜拜”

  奶茶店离饭店门口不远,等我走进了,上车了代阳问我。

  “今天跟我回家吗?”

  “回,说真的啊我真不想在外边租房住了,不是我说啊,一天到晚的不是装修的就是小两口打架还有孩子哭,我的天呐,受不了了!!!”

  代阳有一种我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住的表情。

  “终于知道还是家好了吧。”

  我点了点头。

  进小区,发现代阳拐了好几个弯。

  “上哪啊?”

  “停车啊”

  “地下车库建好了?”

  “嗯”

  “哎,哥我刚才看见便利店还开着呢!要不…”

  没把话说完,等着他的反应。

  “哎呀,只要你叫我哥就没啥好事儿,你晚饭没吃啊?”

  “吃了,我最近睡觉比较晚,怎么找也得有点东西陪着我吧!”

  代阳有些诧异!

  “你之前不都是十二点之前睡吗?怎么回事儿啊?”

  “睡之前都得研究研究剧本跟段子,研究完了之后吧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反正明天没啥事儿。”

  车停好了。

  “走吧。”

  “嗯”

  半夜十一点的车库确实挺阴冷的。

  “代阳,这车库这么大都没个电梯吗?”

  “有啊,半夜三更让谁爬楼梯也害怕啊,那呢。”

  指了指前边的墙。

  要不是后面过去的车的车灯晃了一下都看不出来。

  “这小区真好啊,”

  代阳疑惑了?

  “有电梯就好了?”

  “不是,就你们这小区里边还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这得满足了多少熬夜人士。”

  “行了,别感慨了,要什么赶紧挑吧!”

  “哦”

  便利店还是挺大的,挑了半天小推车都满了,代阳嫌弃的看着我,一点都没有帮忙的意思,

  “别干看着啊,结账啊!”

  旁边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特别诱人。

  “代阳,你不觉得这咕噜咕噜的声音吸引你吗?”

  我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他脸上没有一丝丝表情。

  “想吃就直说,别看我。”

  电梯里,代阳问我,

  “明天下午去老家。”

  “嗯”

  除了代阳结婚的时候我都怎么没来过。每层电梯是直接对着住户门口,没有别的邻居,从电梯口到门口是换鞋的地方。代阳指了指一个没有拆包装的拖鞋说,

  “你穿这个,你嫂子给你买的。”

  “嗯”

  其实旁边有一个换鞋时专门坐的等着,我没坐就搁他旁边蹦哒这换鞋。代阳都懒得看我,

  “哪不有凳子吗,老蹦哒啥啊?”

  或许是听见了声音,

  “南南来了,你来怎么不提前说声儿呢!”

  邢潇开门出来把我俩买的东西提溜进去,她知道代阳不吃这些东西,也知道肯定不是给她买的,都放进了一个房间里,然后就没出来,

  “你看见你嫂子怎么不说话啊?你怎么回事啊!”

  换好鞋站起来提溜着我的关东煮说,

  “不想说。”

  代阳有些生气,

  “怎么回事,邢潇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嫂子。”

  “嫂子?妈认她这个儿媳妇吗。”

  说完我俩就这么站着,谁也没说话。这时候邢潇出来,或许是听见了又或许是没听见,

  “你俩都在这站着干什么呢,赶紧进来吧。”

  撇过她进去了,映入眼帘的就是他俩的结婚照,就在那站着看,

  “那个是我房间?”

  语气说不上温和,

  “哪个哪个”

  邢潇过去把门开开。

  “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

  我喜欢的?过去看了看,

  “我喜欢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床上三件套都是辛普森,整个被子的面是一整个辛普森,连墙纸都是黄色的,床头柜摆件也是,不过看她这么精心准备的份上今天就不说啥了。

  “那你喜欢啥你告诉嫂子,明天我就去准备!”

  邢潇的语气有些对我特别的关心了。

  “算了吧,还是我自己准备吧,我喜欢什么我自己比较清楚。”

  “那好吧好。”

  “明天回老家你去不去?”

  “去啊,代阳把我手机拿过来,我忘请假了。”

  打电话请假去了,也可能是不想和我多待。

  眼看都该十一点半了,我也打算收拾收拾通宵了。我进了房间代阳也跟着我进去。

  “你有事啊?”

  “代南你对你嫂子的态度能不能温和一点啊,别让她难堪,行吗!”

  他知道我还因为一些事跟邢潇不对付。

  “代阳你差不多行了啊,我要是真有空为难邢潇我都不来你家你,再者说了我要是真为难她从我换鞋进门开始根本就不会理她。”

  代阳没说话,我态度也就软下来了,再怎么说邢潇也是他老婆,毕竟这个伦理关系在这里摆着。

  “你不就是想让我跟邢潇关系缓和嘛,就算缓和哪有那么快的,说缓和就缓和,拿我当什么了?热水壶啊!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还想说什么,我就把买的珍珠奶茶从购物袋拿出来递给代阳。

  “把这个给邢潇吧,给她买的。”

  代阳看了眼放在他手里的奶茶,走了。

  过没十分钟吧,邢潇来了,

  “南南,我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放在洗漱台了,还有………”

  简单交代了几句话。

  “早点休息啊。”

  走了。

  

张源阳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该坚决的时候坚决,该缓和的时候缓和。矛盾的形成就是一朝一夕的坚决和无论如何都不会缓和的结果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