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良良沧元又显生

聚会重遇

良良沧元又显生 张源阳 2857 2020-05-17 16:10:52

  一周七天调休两天,周四跟周五。

  又要上班了,上班之前发了个围脖感慨一下,配了一张带着车窗的照片。

  发完了看着围脖地下的评论一条条增多,回复了几条。现在网友真是牛啊,把差不多的车的型号都给扒出来了,真是佩服她们。

  跟代阳到了别之后就上班了。

  上班的时间过得其实挺快的。已然周二了,专门没开车,跟代阳说我周二找他。蹭着赵飒的车去了西华西汇。还没靠近门口就看见老张站在那接人。

  “你们俩来了,在三楼第一个包间就是。”

  简单和老张寒暄几句。

  三楼第一个包间。还没靠的太近就听见里面嘈杂的声音,我跟赵飒互相看了一眼。他推开门让我先进去。

  这个包间看着挺大的,就像是一个小会场,摆了三条长桌子,上面放着蛋糕和酒。

  代阳怎么想的把包间设计成这样。赵飒拿了两杯酒,分我一人一杯。

  “哎,你终于来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就是给我通风报信的好姐妹郑文琪,

  “就你这话说的,老张都找上门了我俩能不来吗!要不是专门找,估计我俩都不知道有聚会。”

  还没等郑文琪回话从旁边过来了几个人,

  “代南,这次聚会你终于来了,要不是老张咱们几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约呢,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在哪里高就啊!”

  这来了三人,初中时候我们五个就是一个小团体,调皮捣蛋不干好事,逃课气老师不交作业,

  “是啊,咱们哪时候多好啊。再说了你们结婚都不告诉我,太不仗义了啊,我单位还可以,算不上顶好吧,也算是行业当中不错的。”

  赵飒靠近偷偷告诉我:“我看见王二汀了”

  手上晃酒杯的动作顿了一下。从初中到现在算算也得有10年了,郑文琪突然喊了我一下,

  “哎,你刚才怎么回事啊,她们跟你说话你都愣住了,不就是一个王…”

  她声音不算是特别大,我还是怕别人听见,情急之下就捂住了她嘴。

  “你小点声,真是不怕别人听见啊你!!!”

  四周环顾了一下,不知道是感觉出错了还是看错了,感觉王二汀在看着我,赵飒看我又愣住了,他也看。

  松开了郑文琪。

  赵飒说:“你发现他看你了?”

  点点头没说话。

  “但是吧我有感觉不是看我的,你初二不是跟他关系特别要好吗?”

  我跟赵飒说话的时候是并排站的。

  赵飒突然很小声的说:“你看,王二汀过来了。”

  赵飒越过我举着酒杯跟王二汀喝酒去了。

  转过身看着他俩。王二汀好像没有变,还是跟初二一样一样的,又好像变了高了。今天还穿的人模狗样,还穿了比较日常的西装,还抓了抓头发喷了发胶,越走近就越听得出来一股古龙水味,

  走近了跟王二汀碰了碰杯,打趣儿似的问他,

  “长的越来越帅了,最近在哪里高就啊?”

  “玩玩游戏顺便开发。”

  他初中就爱玩游戏,因为他我还专门下载尝试着玩过。

  “哦!结婚了吗?”

  不知道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脑子抽筋了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旁边赵飒怕我冷场往下接了一句。

  “你要是不想说就不用说。”

  王二汀看着我俩一唱一和,

  “没有,连对象都没有呢更别说结婚了,你们俩这是…在一起了?”

  看着王二汀没有玩笑的意思,这是在意我吗?还是在意赵飒。

  “没有,我俩同事兼死党,别想歪了啊。”

  到底还是赵飒跟王二汀的关系好,说完了就闭嘴了看着他俩聊天。我对他的感觉好像一直都没有变,还是像之前一样。

  发觉旁边有人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哎,李熙可!”

  李熙可她是王二汀前女友,就算王二汀和李熙可他俩现在还是男女朋友,也不影响我跟李熙可的朋友关系。

  “咱俩好久都没看见了,怎么回事啊你!”

  李熙可开口说道:“这不是工作稍微有些忙吗,等着过段时间就不忙了。”

  “你最近干嘛呢?”

  “我在一个游戏公司上班。”

  “你专业不是学的计算机吗,你还会软件开发?”

  “哎呀,不是不是,我在游戏公司当游戏主播。”

  不会是在王二汀公司里吧!一想起来他俩之前的关系那么微妙,现在又在同一家公司上班,难免不发生些什么啊!

  我承认我想歪了,正在想着该怎么找一个新话题继续聊下去,还没有开口老张就进来了。

  简单的讲了几句话,也没听太清楚。大概意思就是‘好不容易人来的这么全,大家都熟络熟络感情,万一以后能在工作跟生活中对你有帮助呢’

  赵飒还是跟王二汀聊着天,我就在旁边干站着,王二汀突然就来了一句:“你们单位在哪啊?”

  “江阳区有一个景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王二汀不知道我公司在哪。

  “但是我们上班是在小园子。”

  王二汀不理解,他偶尔也会跟赵飒在一起打游戏什么的,他不问赵飒赵飒也不会说。

  “我俩是演员,得演出啊。”

  他明白了,看着我,

  “你初中时候的愿望不就是当演员吗?”

  他还记得。

  “赵飒不是吧,你不是想当电竞手来着吗?”

  “你记性这么好呐?初中的事都还记得,看来是有你舍不得忘掉的吧!”

  我打趣王二汀,也是在影射他跟李熙可的关系。

  “当初你可是是我后桌,赵飒是我好兄弟,你都把我要当演员这几个都用胶水粘桌子上了,一回头就看见,不想看见也难啊!”

  “你后桌也不只有我一个啊,老黑薛佳欣,这个外号还是你给她起的,这人你不可能忘了吧,这也是一回头就能看见的。”

  老黑也是他后桌,之前特别喜欢王二汀,但是王二汀一点都没把老黑当一回事,那个时候王二汀和李熙可刚分开。

  我们这些坐在老黑周围的都知道老黑喜欢他还吩咐老黑干帮忙带个东西,上体育课的时候让她拿衣服,考试帮忙搬书。老黑也是心甘情愿的干。

  这就叫爱情使人迷茫。

  “记得,学的医护,现在正在她老家县医院里当护士长。”

  “还记得啊?挺好。”

  我的口气不平不淡的,

  “你们俩明天有演出吗?”

  “有,午场跟晚场,你想看?”

  王二汀点点头,

  “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演出的。”

  这会儿代阳来电话了,跟他俩说:“我有点事你们俩继续聊”

  出了包间接电话,

  “怎么了?”

  “没事,就是问问你几点能结束。”

  看了看腕表,我跟赵飒是两点来了,现在是三点多了,

  “四点半吧”

  “行”

  回到了包间跟赵飒说:“我一会就不跟你回去了,我哥来接我”

  赵飒没什么太大反应,

  “代南,你知道你出去接电话这几分钟王二汀跟我说你什么了吗。”

  这么短的时间能说我什么啊?

  “他跟你说了我什么?”

  “王二汀跟我说你变了。”

  变了?这年头孙悟空还有七十二变呢,谁不变呐,真的是。

  “然后呢?”

  “你猜猜?”

  瞪了赵飒一眼。

  “哎呀,你先自己猜猜,这个事儿一会再告诉你。”

  “你是七月六号生日吧?”

  “是啊,你怎么想起来问我这个了?”

  我也没看赵飒,光顾着吃了,他停顿了几秒钟才回的话:“这不都六月了吗,马上就该七月了,你该生日了得给你准备礼物啊。”

  听见在他说完话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我一会儿就不搭你的车回去了我跟代阳一起回他家家。”

  赵飒的反应倒是很平淡。

  “你已经在你哥家住了?”

  “是啊,不想租房了太吵了。”

  “那你嫂子邢潇呢,那个事你放过她了?”

  “你说的是我妈的事还是在学校的事啊?”

  “都算上吧。”

  “我你还不知道吗,当然不能。就算我之前跟邢潇的关系有多好刚开始就整我一下不可能放下,再者说了我跟邢潇也没有非常多的交情啊,我不可能放下。就算我跟邢潇关系再不好也不影响你跟邢潇的朋友关系,放心吧。”

  拍了拍赵飒肩膀。

  从我接完电话回来到代阳接我走这段时间里,有几个男同学找我叙旧,交换了微信好友。

  看着他们这些嘴脸,当初是多瞧不起我来着,现在怎么都变了,还说这以后有让我帮忙的时候一定要多照顾照顾。

  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啊。

  四点半了,跟老张说了一声,也跟内几个熟悉的朋友同学,打了招呼有空再聚。

  走了。

张源阳

风水轮流转。先不着急做一些报复性的事情,不如等到合适的契机。根本就不用等到自己伸手,因为那些人不知道被时间报复了多少回了。   所以说,不要随便看不起任何人说不定被你看不起的不知道暗地里怎么报复你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