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良良沧元又显生

结婚前奏

良良沧元又显生 张源阳 2809 2020-05-28 15:00:00

  来电显示是朱琳的。

  “我先接个电话。”

  礼貌的说了一声。

  “你是不是在王二汀家呢?”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姨就是王二汀他妈,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起我结婚的事了,又跟我提起你在她家。”

  “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

  “来半营业咖啡馆吧,我在这等你跟他们俩。”

  挂了电话。

  “朱琳说让我们三个去一个叫半营业咖啡馆的地儿。”

  叫走上了赵飒跟王二汀妈妈告别。

  “那个半营业在哪啊?”

  “东边,用不了十分钟。”

  “哦,一会儿等出小区门口了你们俩等我一会,我把这个iPad放车里。”

  放好了直奔咖啡馆。

  开了咖啡馆的门,看见里面不算多也不算少的人就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半营业了,半夜营业。

  朱琳像我们仨招了招手。

  “找我们干什么?”

  朱琳没回答我,自顾自的说起来。

  “从你们出门之后,小二妈妈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代南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男朋友,什么工作。小二,你说你妈妈是什么意思呢?”

  “别叫我小二!”

  “哎呦,叫了多少年了,现在让我不叫了我还真是不习惯呢。”

  明白他妈的意思。

  “所有朱琳你说的意思是王二汀妈妈让你把我们仨约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撮合他俩吗?那这样我走了。”

  朱琳拽着赵飒的胳膊。

  “哎哎哎,别走啊,我又没说我会听他妈妈的话撮合他们俩。”

  赵飒坐回了座位。

  “那你叫我们几个有什么事儿?”

  “我过两天结婚不是结婚嘛,因为结婚流程跟王宁宇他们家吵了好几次了,你们帮我想想,怎么样才能摆脱他们一家的魔爪!”

  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

  “代南,你经常写本子你应该很有想法吧!”

  问我啊?

  “我也没结过婚也没怎么参加过婚礼,我的想法不一定就会好。”

  “那有什么的,提什么想法都行,反正我就是不想刚结婚就听王宁宇他们一大家子的。”

  真想呵呵出来,然后想想也对,还没结婚王宁宇一家就像把朱琳把在手里握着指使着,咱现在要做新时代独立女性,当然要听自己的,揭竿而起,把握主权!

  “那你想要怎么办?”

  赵飒王二汀都知道这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闹不好还会跟王宁宇一家人起矛盾。

  “代南,这活儿是费力不讨好啊,你要是帮了她也不一定会用得上,到时候还可能还忙活一场。”

  赵飒劝我,他也是没有要帮朱琳的意思。

  “你们两个领证了吗?”

  我问朱琳。

  “还没有呢,他们家说先办婚礼在领证,说是怕他们家后悔就没让我们领。”

  “这不空手套白狼吗!王宁宇没有反对?”

  赵飒反应挺激烈,感觉就是王宁宇家对朱琳有看法。

  “你妈就没跟你说不领证不结婚?”

  “说过,也让我们先领证的,但是王宁宇他妈不让啊。”

  “我看没领证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朱琳有些疑惑!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先办婚礼等结婚意思举行完以后他跟他们一家真的对你不好你还可以卷钱跑路,你也算不上是离婚妇女。”

  朱琳:“我感觉就是王宁宇太听他妈的了,他妈说啥是啥,要是他真的想独立生活我们也不至于把结婚拖到现在啊!”

  赵飒说:“他要是真的喜欢你爱你就不会跟你拖到现在,如果以后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俩真的分开了他损失的也就是几年时间,万一在这期间有了孩子,你明白吧?”

  朱琳说:“明白,其他的事情王宁宇都会自己做决定,或者跟我或者他家里人商量,就是这件事他非常听他妈的话。”

  王二汀说:“十七号以后是在他家住还是直接在婚房住?”

  “你要是住在他家,考虑过婆媳关系?”

  朱琳说:“我也不想住在他家又能怎么样,我说了又不算,也不能刚结婚就跟他吵架吧。”

  “也是!”

  “是吧!”

  赵飒王二汀他俩不说话了,就在旁边听着我俩讨论如何化解婆媳矛盾。

  又问了结婚流程。

  由于朱琳家距离王宁宇家比较远,所有接亲是从酒店。

  堵门藏鞋,想把鞋绑在我大腿上,玩游戏穿鞋接走就这么简单。

  聊完了都十点多了。

  “你们饿吗?”

  摇头点头。

  “还真有点。”

  当着人不能吃太多啊,多不好意思啊!

  “走,我请你们撸串去。”

  朱琳领着我们从咖啡馆后门出去就是小吃一条街,随便找了个摊就坐下了,服务员抱着菜单过来。

  “十串羊肉,十串金针菇培根卷,十串牛筋,四串腰子,两个烤青椒,五串鸡架,再来四瓶阿萨姆,你们还要点别的吗?”

  摆摆手。

  “不用了不用了。”

  难倒是没吃晚饭吗,点这么多。

  吃的差不多七七八八了,朱琳付完钱拽着我说让我去她家待两天。

  朱琳说:“过两天再聚吧我俩先走了。”

  穿过半营业出门口。

  “你开车来的吗?”

  我问朱琳。

  “没有,散步来的。”

  “你家离这应该不远吧”

  我想的是枫杨小区。

  “远啊。静安小区。”

  “那枫杨小区是王宁宇家啊!”

  “不是,是我们的婚房,幸好我们选的小区离王宁宇家远啊,要不然他妈还得天天过来。”

  “行吧,我车停在西边呢。”

  刚开始我跟她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你还喜欢王二汀吗?”

  她问我。

  “你还喜欢王二汀吗?”

  我问她。

  “要是还喜欢我会结婚!”

  她说。

  “要是还喜欢我会不出手?”

  我说。

  “是吗?你不出手他妈都已经出手了。”

  “那又怎么样!他妈的态度又不代表他。你还记得赵茜吗?”

  “记得啊,怎么了?”

  “你结婚邀请她了吗?”

  “没有,我跟她又不是太熟。”

  “哦,我听说她也结婚了。”

  “是吗?我不知道。”

  也是,那时候赵茜还因为朱琳带耳环说过朱琳。

  “你在我家住两天吧。”

  “好。”

  进了小区停好车推着箱子就上楼了。

  “你这么晚不回去王宁宇不找你吗?”

  “我俩不是该结婚了嘛,就各回各家住了,为了保持结婚前的神秘感。”

  开了门,客厅留了一盏灯,灯光黄黄的暗暗的。

  进了朱琳的房间就看见她的中式礼服摆在化妆桌旁边,化妆桌上摆着凤冠头钗,太漂亮了。

  “这是你结婚穿的吗?”

  “是啊,我不是特别喜欢婚纱,就买的这个礼服。”

  “能给我看看你的照片吗?”

  “等着。”

  看着她从她衣柜的夹层里抽出两本结婚照,摆在她的床上。

  “两套的照是不一样的,原本打算是拍一套的,王宁宇说还是再拍一套穿婚纱的吧。”

  随便翻着照片看看,好看是真的好看。

  “咱俩闹掰的时候不就是因为小二嘛,现在我也结婚了,你也该考虑考虑了吧。”

  朱琳收好了结婚照,我俩并排躺在床上。

  “我没有不想考虑啊,我的工作性质跟你们不一样,偶尔出差,在大众面前演出,偶尔还要接受一些流言蜚语。”

  “你就真的不喜欢王二汀了吗?他照顾你那么长时间,你就没有点内心回暖?”

  “算不上动心吧,我跟他重新认识也没多长时间,虽然初中到现在也挺长时间的,但是我的他的认知也只停在初中二年级的那个把生物老师气哭的副校长侄子。”

  朱琳说:“这个事儿你记得还挺清楚,他已经单身很长时间了,我也没听他妈说过他有对象了什么的,但是他妈妈还是挺喜欢你的。”

  “我从下午才跟他妈见过面,还留我在他家吃饭,上来就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啊,你的择偶标准是这么啊,感觉他妈太不靠谱了吧!”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她之前根本就没见过你?”

  “也是啊我也不太确定,吃完饭还问我住院的事,他妈不会是偷偷摸摸的在医院观察过我吧!”

  “搁我身上我估计也会这样做,你想想啊,我儿子平常都是一下班就回家的,现在都这么晚回来了,因为什么呢,我得问问啊,问出来了我也得瞧瞧出事的人是谁吧,万一真是我儿子把人撞坏了怎么办?”

  “朱琳,我怎么感觉你是占王二汀便宜啊,我儿子我儿子的。”

  “听出来了啊。行了洗洗睡觉吧明天再聊儿子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