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良良沧元又显生

夹板'上刑'

良良沧元又显生 张源阳 2831 2020-05-29 17:27:03

  躺上床迷迷瞪瞪的睡着了,突然朱琳的胳膊放在了我腰上,吓了一跳,睡不着了拿起手机玩,发现昨天队长发的微信让我明天去园子开会,简单的回了个好。

  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起醒来之后洗好脸化好妆朱琳叫我吃饭。

  “我今天得会公司一趟,今天上午估计没空陪你聊小二了。”

  朱琳递给我豆浆包子油条。

  “拿去路上吃吧。”

  “拜拜。”

  等红路灯的期间吃完了饭顺便给赵飒发消息问他到了没有。

  “我还没呢,路上太堵了。”

  “我这也是,不跟你说,绿灯了。”

  刚回赵飒一句就绿灯通行了。

  车上后备箱里经常放几套演出服,到了园子拿上包装上服装抱着iPad进去了。

  张瑜叫住了我。

  “哎!代南,你终于出院了啊,这两天都是来找你的,过来看看吧,都是给你送的花吃的,都让我给你留着,让我亲自交给你。”

  开了值班室的门让里面的打了个招呼出去替张瑜看会。在值班室后面是一个放成件水的地,地方不大,张瑜开了门让我看,本来就不大的地儿,都被送的东西占上了。

  “你看吧,现在啊这个花蔫了丑了的我都扔了,还有干花的都给你留着呢,来拿好了。”

  张瑜提溜起送我东西,打眼一看,猜都猜不着送的是什么!

  “茄子土豆豆角香蕉?”

  “是啊,这还是我今天刚上班的时候送来的说让我完完整整的交给你,还有剩下的,除了有几个送茄子土豆豆角的还有就是送你护腕的。”

  张瑜专门拿起包装完好的护腕,黄色的图案是皮卡丘的。拿上这些东西把花给了张瑜,只留了一束向日葵。

  一共有两束花,一个干花一个向日葵,给了张瑜干花。

  “这个花给你吧,你毕竟帮我收了这么多天东西。”

  “好吧,那我就收着了,你这些茄子送哪去啊?”

  “食堂啊,我自己也吃不完还不如让大家吃呢省着浪费了。”

  “前边有人看着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放后厨去吧,要是你自己啊就得送两回。”

  “谢谢了。”

  “这有什么的,给我点吧!”

  “拿走了手上一半的东西踉跄着去了食堂后厨,为什么踉跄呢?因为东西太沉了。

  “师傅,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们了,还有这个香蕉,留着你们吃吧。”

  “这些都是你买的?”

  “不是,观众们送的,我自己又吃不了,大家分着吃吃嘛。我还有会我先走了。”

  送好了东西抱着花那这剩下的水果去了后台。

  后台有几个演员到了,看见我过来连忙拿走了手里的水果。

  “谢谢啊。”

  “嗨,就是看着东西挺多的看看是什么。”

  “我还以为你是看在我刚出院帮我拿着点东西呢!”

  “也可以这么说吧,你手怎么样?”

  “挺好的,没什么疼的感觉。”

  “能打板吗?队长下周给你安排了开场小唱。”

  “还没试过呢,医生说我先歇两天。”

  “反正啊也在下周,今天刚周二还有好几天呢。”

  别看相声演员在台上贫,在后台啊也是贫。洗好了水果摆在一张桌子上。

  “代南今天晚场你跟赵飒返场啊。”

  “知道了。”

  拿出衣服挂在衣架上熨衣服。陆陆续续的人都到了就差队长了。

  熨好了衣服挂在我的衣橱里。

  沙发上找个地就坐下了。

  “代南你手好了吗?”

  “好多了,谢谢您老关心了啊。”

  跟我说话的是为老演员,连忙站起来答话。

  “好了就行。”

  老演员辈分摆在这,大辈站着小辈就不能坐着,都起来了。

  “行了都坐下吧。”

  “您坐您坐。”

  隔辈亲亲上亲。

  队长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这个是新来的演员,从下周开始就上岗了。代南你跟侯敏搭档。”

  “队长,我跟赵飒都习惯了,您还是找别人吧。”

  “是啊是啊,队长你还是找别人给她搭吧”

  赵飒也附和我的话,也不想因为一个新来的人把我们俩这对老搭档拆了啊。

  队里都是成对成对的演员没有单着的。

  “你会说单口吗?”

  “会。”

  “会就行。今天的会就开到这,代南你跟我过来。”

  把我叫去外边。

  “侯敏是新来的同事,你们俩都是女相声演员,以后还是会把你俩搭在一起的。”

  “队长,我认为两个女的在一起搭不如一男一女搭在一起比较有噱头。”

  “也是,你手没事了吧?”

  “好多了,能正常演出。”

  “你啊你,不问你你就不说。行了回去吧,晚上你返场的时候别忘了介绍介绍侯敏。”

  “知道了,队长再见。”

  队长好是好,就是有些啰嗦,也可能是当了爸爸有了女儿的缘故吧。

  赵飒在后台门口等着我。

  “队长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让你跟侯敏搭在一起啊?”

  “说着,我没同意,毕竟是新来的同事也不熟悉,她下周就上台演出了,我也没有时间跟她磨合,现在还碰上朱琳结婚,啥事都赶在一起了。”

  “是啊,进去说吧,这多热啊。”

  “嗯。”

  进去了就看见侯敏很拘谨的坐在最旁边,虽然他们都在和她聊。

  “代南,过来。”

  王侍祥先生就是刚才问我情况的大辈。

  连忙跑过去,怕是找我有什么事。

  “祥爷,怎么了?”

  “站我面前我考考你。”

  拿着快板玉子板乖乖的站在王老先生面前。

  “你最近都听了吗?”

  “听了。”

  “唱个五龙捧圣,自己打板。”

  “好。”

  刚开始打板感觉还行直到唱完了感觉有点不对了。

  “唱的还行。”

  摸着手腕听着老先生教诲。

  “手怎么了?”

  “感觉有点不对,越来越沉。”

  老先生开口了谁敢说话啊,整个后台都是安安静静的。

  “祥爷,代南昨天刚出院,夹板昨天晚上就拆了。”

  赵飒替我解释。

  “知不知道你这样万一严重了以后就再也打不了板了,连三弦都弹不了了。”

  “是是是,昨天跟出院的时候医生跟我说可以拆了,我就拆了,您教训的对您教训的对。”

  “趁还没开始演出去医院把夹板戴上吧,万一真坏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不用去医院,拆掉的夹板就放在车里我现在就去拿。”

  “我帮你拿吧,车钥匙给我。”

  赵飒替我去拿了夹板。

  “行了,你戴上夹板了就别拆了等下周再拆吧。我也走了。”

  “我送送您。”

  把手上的板放在桌子上,规规矩矩的跟在老先生后面,送老先生出去。

  回来之后就看见赵飒靠在饮水机旁边手里拿着夹板一看就是等着给我‘上刑’

  “过来我给你戴上。”

  “轻点啊,刚才打完板都疼死了,我也不敢出声啊,怕王老先生骂的更狠。”

  “你也是,拆了干什么。”

  说话的是孙全。

  “全哥,你是不知道啊,我要是直接说我手还没好老先生估计带现在还没说完呢。”

  “好好养着吧。”

  一直在旁边听墙角的侯敏说话了。

  “你是叫代南吧!你跟他是男女朋友吗?”

  侯敏指了指给我绑手的赵飒。

  “你说赵飒啊?我们俩不是男女朋友。”

  “那你为什么,还跟他凑那么近啊?”

  “赵飒,你介意吗?”

  赵飒一直在旁边听着。

  “侯敏,我跟代南的关系应该用不着跟你解释吧,刚来就开始挑拨离间了。”

  “我没有挑拨离间啊。”

  “行了赵飒,侯敏也不知道咱们的关系,多问已一句很正常。侯敏是吧,我跟赵飒是从小长起来的,从开裆裤到现在。”

  默默的就对侯敏有了一丝丝的偏见。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是暧昧对象呢。”

  谁也没接侯敏的话茬。

  从食堂吃了午饭直到下午演出开始侯敏就跟在我旁边问来问去的。

  “一会该演出了,你要是想看就在舞台西边那排椅子上坐着看,要是不想看在后台待着,等我返场的时候队长让我介绍你,你就在上场门旁边等着,我叫你名字的时候你出来就行了,先让观众熟识熟识。”

  “知道了。”

  毕竟以后还是在一起工作,关系还是不要闹的太僵比较好。

  “加个微信吧,我把你拉进咱们队的群里。”

  “好。代南,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啊怎么了?”

  怎么天天都问我这个问题呢,是看我没对象要给我介绍一个吗?要介绍就直接说啊,都不说,都跟嘲笑我一样问我为什么没有男朋友。

  “你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啊?”

  我去!生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