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良良沧元又显生

搬新家

良良沧元又显生 张源阳 3168 2020-06-16 15:00:00

  八点的闹钟我七点多醒的,睡不着了,或许是很久没有回去的原因吧,起床换了身深色的衣服。

  等七点半的时候赵飒起床了吃完了早饭开车就走了,原本三妈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的,但是她要是去了就更停不下来了,收拾收拾擦擦灰能住进人就行了,用不了收拾的连苍蝇都不愿意进来。

  “等一会路过百货商场的时候停一下,我去买点橡胶手套跟塑料雨衣还有消毒液,省的再换衣服了直接就能去朱琳家。”

  明天朱琳结婚,今天还得去她家顺流程。

  “到了。”

  “估计十分钟吧,我就能回来。”

  摘下来夹板顺便扔在座椅上。

  进了商场,人还挺多,最靠近商场门口的就是卖肉的买蔬菜的,实在是太大了,我一点都找不到那是哪。

  “大姨,卖橡胶手套的在哪边啊?”

  “你就顺着这条道直走到头,拐两个左弯就是。”

  “谢谢大姨了。”

  顺着道拐弯,都是我要买的东西。

  “大哥,你这卖塑料袋吗?”

  “卖,你要多少?”

  “二十个吧。”

  赵飒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买三双手套,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有人来帮忙。

  “再来一双手套,结账。”

  拿着东西找到了赵飒的车,上了车我就跟赵飒问:“谁来帮忙啊?”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说,不说就不说吧,多一个人多一分力啊!

  在老房区的房跟其他的都不一样,当初我妈结婚的时候我奶奶也要跟我妈她们住一块,单买了一块地儿,自己盖的平房大院,打算盖二层的,我奶奶偏不愿意啊说这么大的院子留着干什么啊,盖什么二层啊,那得等到多久才能住进来啊,还不如直接盖平房呢。

  那钥匙开了门上的锁,从我妈去世之后就没回来过锁有些上锈,开开了门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杂草丛生。

  “幸好有先见之明啊,在地上么抹了水泥犄角旮旯什么的都没有那么多的草。”

  后面有车响了喇叭,我以为是挡道了,谁想到是王二汀来了。

  “这就是你说的帮忙的啊!”

  “嗯,说怕咱们俩去晚了,帮忙来打扫的。”

  王二汀靠着墙根停好了车下了。

  “你们怎么还没开始呢?”

  “这不等着你呢嘛,你不来不开工啊。”

  “走吧,进去看看。”

  好几间大房都上着锁,我都没有钥匙。进了客厅沙发上电视机上柜子上都罩着东西,省着再擦了。

  我把买的东西分给了他们。

  “手套雨衣浴帽口罩护目镜塑料袋报纸抹布消毒液洗洁精胶带,这些都是干什么用的啊,怎么用啊?”

  “先套上手套再穿雨衣,在鞋上套上塑料袋用胶带把报纸绑腿上在带上口罩护目镜,就行了。”

  等我们三个全都穿好了,就像是抗日神剧中做手术的日本医生似的。

  刚想开始没一会就听见门口有人喊。

  “谁啊?谁在里面啊!”

  “你们先整着我出去看看。”

  出去看见的是隔壁邻居。

  “二奶,是我啊,代南。”

  “代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多长时间,我想回来住,过来收拾收拾。”

  “哦,我进去看看你们怎么收拾的。”

  到门口了一股一股的烟从屋里边往外扩散。

  “你们干什么呢,这么多沙子?”

  他俩带着口罩慢慢悠悠的从里边出来。

  “我俩穿着这个也太热了,刚把窗户打开就来了一阵风,一吹都是尘土。”

  “你们也不会收拾,上我家拿墩布去把鸡毛掸子也拿来,把培培也叫来,在家待着也是待着。”

  “培培哥也在家呢,他没上学啊?”

  “没有,提前回来了。”

  “行,那我去了。”

  到了二奶家敲了敲门。

  “培培哥,我来拿点东西。”

  “你是…代南吧,怎么穿成这样啊?”

  “我回来收拾收拾房等过两天住进来。”

  “拿啥啊?”

  “鸡毛掸子跟墩布。”

  “我也跟你去吧。”

  拿着东西去了,等我们俩到的时候又来了好几个人而且我还都不认识。

  “这是干什么呢?”

  “我叫了几个人一起来打扫,省的咱们几个收拾不完。”

  “代南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回来都不告诉我们一声要不是赵飒叫过来帮忙我们都不知道。”

  认出来了都认出来了,是小时候经常玩的那些人,从我上高中开始就在外边租房住了不经常回来。

  “谢谢了,今天真麻烦你们了!”

  “行了你就把你这身装备都脱了吧。”

  “为什么脱了,不是一起弄吗?”

  “我们收拾就行了,你还是在旁边看着吧。”

  拿走了我的装备,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家政时刻。

  断绝了之前的关系是对的,也是不对的。断不干净的是这些帮我忙里忙外的伙伴朋友亲人。

  开着赵飒的车去买了些冰水给他们喝。

  “你回来就不走了吧!”

  “嗯,不想走了,等你们都有空了我请你们吃饭啊也当是聚一聚吧,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了。”

  “行,等哪天有空我们就打电话给你。”

  “好。”

  “行了,也收拾完了我们也走了。”

  留了电话约着改天见面。

  收拾的特别干净,没有灰,撤走了所有罩着的布,培培哥拿着鸡毛掸子跟我说:“过两天我回学校了,等着哪天有空聊聊。”

  去了我房间,王二汀跟赵飒在帮我换床单。

  “你们俩怎么会想的这么细呢,还帮我换床单,啧啧啧,不能相信不能相信。”

  我倚在门框上看着他俩。

  “你都要住进来了,能不帮你想的细点嘛。今天下午回你哥家拿东西?”

  “嗯。”

  “你自己住着不害怕吗?”

  “害怕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想跟别人住同一屋檐下。”

  “我给你看了,洗衣机还能用,我把这个床单给你放洗衣机里等你有空自己洗。”

  之前住在这的是我和妈妈,妈妈查出得病的时候就搬去代阳家了,这里就空出来了。

  “走吧,别让朱琳她们等太久了。”

  管好了门上了锁走了。

  上车的时候是不到十一点半到朱琳家的时候是十一点五十。

  到了朱琳家发现饭厅的饭一动没动,人都在沙发地毯上摊着。

  “你们还没吃饭呢?”

  “这不等着你们呢嘛,顺流程都得在场。快过来吃饭吧。”

  没吃两口朱琳就跟旁边的聊起来了。

  朱琳:“明天你们谁也别堵门啊,咱们不能跟别人的婚礼一样。”

  旁边的是朱琳妹妹:“你怎么又改了?昨天不是还跟我们说一定要堵好门不让新郎进来吗?明天就结婚了,怎么改啊!”

  朱琳:“对对子啊,对的上来就走,对不上来就继续对,多简单啊。”

  李熙可:“万一真对不上来你就不跟人家走了?”

  朱琳:“哪有那么容易就把我接走的啊。”

  李熙可:“你啊,也真是够了,出题的事我包了,其他的你们承担啊。”

  朱琳:“除了对对子改了其他的都不变啊,藏鞋对对子玩游戏接走,就这么简单。”

  吃完了饭,帮忙收拾好了碗筷,放在洗碗池里。

  “朱琳,我今天下午有事,等晚上再来啊。”

  “知道了,晚上一定要来啊。”

  “知道了,拜拜!”

  王二汀留在了朱琳家,我跟赵飒先回了他家再去代阳家。

  进了小区上楼。

  邢潇在家,进了房间收拾衣服。

  “代南,你收拾东西干嘛啊?”

  “我搬走啊。”

  “你搬走住哪啊?你搬走,再说了你手还没好呢你怎么照顾自己啊!”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我手也快好了,再说了我住在你家也不行啊,免得代达凡找我要钱啊。赵飒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走吧。”

  “行了,我走了,你跟代阳怎么说我不管,你跟代达凡怎么说我也管不着,现在我跟你们家的事就没有关系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代南,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没好好说话啊,我只是从你们的家回到了我的家,而我现在就是在跟你做一个简单的道别,拜拜!”

  搬走估计是我现在唯一能逃离他们家的方法。我妈跟代达凡离婚的时候我妈没有工作法院只好把我跟代阳判给了代达凡,代达凡瞧不上我,嫌弃我是一个女的,从小就嫌我没有他儿子好,干脆直接不让我上学了,我妈不用乐意了,跟代达凡打官司,最终掌握我抚养权的人是我妈。

  “你跟邢潇一直都这样吗?”

  “嗯,一直都这样,从她大学往我床上放蝎子的时候就这样了,从她拔我妈氧气面罩的时候就这样了,从她像代达凡透露代阳给我买车交住院费的时候就这样了。”

  “真的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没有,要是有,没有要是,就是没有。”

  刚上大学那会跟邢潇一个宿舍,瞧不上我以为职校出来的都是混混,不论男女,我分到她们宿舍或挡到了邢潇的统治范围,变着法的想让我自己提出换宿舍的要求,完成她对那个宿舍一亩三分地的统治。

  回到我家,把东西收拾好了,赵飒也回去了,我也没有去朱琳家跟她参加她最后一个单身夜。

  幸好提前交上了网费,要不然还得无聊死。

  打开户口本看了一眼放到旁边床头柜里。

  户主代南。

  代阳给我打过电话,大概意思就是我不想在我家住了可以搬回他家,父母辈的矛盾不能到我们兄妹俩的身上。

  现在祈祷的就是明天赶紧的到来,至少让我能够有些憧憬。

张源阳

朋友还是多得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