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未闻箫声起

第8章 升温

未闻箫声起 一梦如迟 2305 2020-05-21 19:54:37

  一个多小时后,碧水潭到了。

  千丈垂落的瀑布,清澈碧绿的水潭,当真是应了这个名字。

  今日拍摄的戏份很重,拍完碧水潭的三场戏后,便马不停蹄的转场去了下面的碧水湖,午后的阳光直直打下来,热的大家汗流夹背,甜甜坐在船舷边,咕咚咕咚的喝着未知带来的绿豆汤,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另一艘小船,“阿知啊,我也想坐那艘船。”

  未知眯了眯眸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艘船,古朴精致,比她们的小船多了个顶棚,此时船上正坐着三个人,许肖,余修,宣语,宣语跟许肖坐在一边,余修坐在对面,许肖正俯首在大安耳边说着什么,她正要收回目光,许肖却突然抬头看了过来,四目相接,两人都明显一怔,最后还是许肖先收回了目光。

  “什么破风扇嘛,才那么一会就没电了。”甜甜狠狠的摇着手中已经电量耗尽的小风扇。

  她正欲说些什么,就见大安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两把小风扇,其中一把她认得,是许肖的,他每天等戏的间隙都拿在手上。

  甜甜看见大安手中的小电扇,两眼冒光,大安把另外一把给了甜甜,甜甜马上接过去,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谢谢大安哥哥的救命之恩。”

  大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许肖的递给她,“肖哥说他那里用不到,让我把这个给你。”

  她愣了愣,才伸手接了过来,不知是不是温度太高,她竟然觉得有些烫手,“帮我跟他说声谢谢。”

  “阿知,你怎么一直拿在手里不用啊,你不热么?”大安走了许久后,甜甜一边拿着风扇,一边啃着面包,含糊不清的问。

  “正准备用呢。”不知道为什么,吹着风扇,她却反而觉得更热了,眼角余光中,她看见许肖正跟他们对着台词,一只手不时的用剧本给自己扇风。

  宣语拍戏的间歇,未知才能靠在旁边休息一会,怔怔的盯着手中已经充满电的小风扇,想着该怎么还给许肖比较好,大安早上已经十分坚决的拒绝了她的转交,“我觉得还是你亲自还给他比较好。”

  不远处有敲击声突兀的响起,抬眼看去,原来是在布下一场的景,收回目光,一个抱着两米高圆木的老人吃力的从她面前经过,不时抬手抹着额头的汗水,想来应该是场务吧,她把小风扇放进背包里,向老人走去,却在还差两三步靠近老人的时候,老人突然身子一委,慢慢向后倒下,手中的木头没了支撑,眼看着就要打在老人身上,她扔下书包,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用手臂接住木头往旁边一带,连人带木头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边的巨大声响吸引了旁边搭景的人,几人纷纷扔下手中的活跑了过来。

  “大爷你怎么了。”

  “快叫组医。”

  “小姑娘你没事吧。”

  全身都痛,特别是手臂跟手,被地上凹凸不平的小石子咯的生疼,缓了好久才缓过来,未知对扶她起来的大姐摇了摇头。

  “啊,你的手出血了。”大姐惊呼。

  “我没事。”艰难的用袖子遮住手臂,她四处瞧了瞧,老人已被扶去了一旁的阴凉处。

  “我扶你去旁边坐会,等会组医就来了。”轻轻靠在廊柱上,身上的疼痛渐渐麻木,但是手臂上的疼痛却越来越浓烈。

  “阿知,阿知。”甜甜的声音大老远就传来了,在她还没回过神来时已抓住了她的手臂,“我刚刚听过来找组医的大哥说你摔伤了,你没事吧。”

  未知“撕”的一声,甜甜的力道着实不小,还偏偏就抓在了她的手臂上。

  “你放手。”寒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吓了甜甜一跳,那声音,那眼神,她还从来没见过如此让人害怕的许肖。

  未知也懵懵的,许肖定定的盯着她一直冒血丝的手,唇角紧抿。

  气氛顿时冷凝,好在组医赶到,未知说她就是破了点皮,让组医先给老人看看。

  组医也觉得昏迷的老人比较严重,便听了她的建议,许肖表情阴霾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微微垂下眼眸,她心中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

  “阿知你忍忍。”甜甜在一旁安慰她。

  头脑空空的盯着地面,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她也懒得抬头去看,不一会,一截黑色裙角映入眼帘,这颜色,她惊讶的抬头,就见已经离开的许肖正站在她的面前,手中拿着棉签,纱布跟一个黑色的瓶子。

  在她微微怔仲间,许肖已蹲下身子轻轻的执起她的一只手,检查着伤口,她大惊,刚想抽回手,许肖冷硬的声音响起,“别动。”

  不容拒绝的口吻,她一愣,便真的忘记动了,甜甜扔下一句去找余修便跑开了,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许肖用纱布给她清理着伤口,一下一下,极其小心。

  原来他没有走,只是去找医生拿药了。

  清理完伤口,他才抬头看了看她,低声道:“我要用碘伏给你伤口消下毒,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嗯。”未知点了点头,确实很疼,但她咬紧牙关,硬是一声都没有吭出来。

  于是又是漫长的寂静,未知垂眸看着许肖紧绷的面色,微微失了神,他似乎,很紧张。

  “嘶”,一阵细微的疼痛拉回了她的思绪,许肖已起身坐在了她的身旁,“在想什么?”

  晲着他不满的神色,未知突然觉得,他刚刚就是故意弄疼她的,瘪了瘪嘴,她突然想起,这里刚刚不是还有其他几个人么,怎么现在连医生一起都不见了,那她包扎伤口怎么办,“我在想,医生呢?”

  “我让他走了。”许肖漫不经心的道。

  走了?那她的伤口?

  似是了然她的心思,许肖拿过纱布,“我给你包扎。”

  “你为何连包扎都会?”他一个明星,怎么会这个?

  “受伤多了,自然就会了。”云淡风轻的回答,却让未知心里一拧,到底要受多少次伤,才能那么熟练的处理伤口,他的助理呢,难道就没人帮他么?

  包扎完许肖便继续去拍戏了,她难得的在帐篷里休息,宣语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看到她包的严严实实的手,再加上许肖让大安去照顾她,她便也不能说什么了。

  后面又来了个女组医给她检查了一番,身上有几处擦伤,都给上了药,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

  晚上回酒店的路上,许肖叫住了她,“明天早上别起来煮燕窝了。”

  什么?未知十分震惊,他怎么知道她每天早上都会起来煮燕窝?

  “我会让人煮好了给你送过来。”许肖瞥了眼已经走远的其他人,微微凑近她,小声说了句,“晚安。”

  于是未知又失眠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偶尔翻身不小心碰到手,疼的她眼泪汪汪。

  

一梦如迟

谢谢大家的收藏,虽然就几个人,但还是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若是没有你们几个,或许就放弃了,所以谢谢谢谢。   第一次写文,肯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容,祝看见我文的,没看见的,都每天开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