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未闻箫声起

第30章 等待

未闻箫声起 一梦如迟 2813 2020-06-15 21:00:00

  未知换好衣服化好妆,便在一旁等着,冬天拍戏最难熬的就是低温,古装的衣服都是衣袂飘飘的纱裙,为了上镜好看,里面自然不会加太多衣服,由于前面戏份的延迟,她披着羽绒服在那等了一个小时,就在下半身都快没知觉的时候,终于开始了她的第一场戏。

  是她跟顾一南所饰演的角色的初遇。

  她昨天跟顾一南对过,第一遍咔了,导演过来讲,“未知,你的状态比我想象的好很多,但是你的眼神,你得注意,这是你跟他第一次见,你的眼神不够陌生,你要摒弃现实,完全融入到角色中来,给你两分钟,你调整下。”

  “谢谢导演。”她确实很不适应,一直不能完全进入角色,轻轻吁出一口气,她闭上眼睛,试着摒弃一切多余的心思,脑中只留“风轻璃”这个人。

  如此NG了两次,终是过了。

  每天拍戏的前一天,顾一南都会提前跟她对明天的戏份,就算在片场没有时间对完,回酒店也会在大厅里对完,钟思灵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会时不时的给她提一些建议,如此她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剧组的拍摄进度也提升了不少。

  钟思灵跟顾一南都是跳舞的高手,有时候特别冷的时候,就会带着她在片场跳舞,她老是跟不上节奏,经常会被钟思灵笑话,顾一南每次都会说她跳的不错。

  剧务宣传为了维持热度,有一次就把他们跳舞的视频发到了官博。

  底下的评论清一色的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带着几个肢体不调的,两位导师辛苦了。

  “什么嘛?”木木不屑道:“阿知你明明跳的那么可爱,哪里不协调了,怎么能拿你们跟专业人士相比嘛。”

  她可爱?未知满脸问号,她似乎跟可爱这个词不搭边吧。

  晚上,睡觉之前,她习惯性地点开许肖的微博,发现他发了一条微博,只四个字:你开心吗?配图是爱丽丝在玫瑰花田仰望星空的手绘图。

  蓦得就让她想起了三年前她生日的玫瑰花海。

  下面粉丝清一色的回:我们很开心,哥哥也要每天都开心啊。

  我开心吗?未知在心里默默念着,如果不开心,那就不要去想了吧,虽然反复给自己这样洗脑,却还是一直困在梦魇中,梦里一会是许肖给她过生日,一会是许肖出事,一会是许肖说以后再动我的人,我绝不放过你,一会是许肖声嘶力竭的质问她为何抛下他。

  醒来,才凌晨2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起身去洗手间清洗了下,她躺回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纠结了很久,她还是拿出手机,翻看许肖以前的微博。

  2017年7月14日7点14分,是一条新歌曲的推广微博:如果一切未知,你可会真的爱我?是他全新单曲《未知》里的一句歌词。

  2017年10月9日,他的生日,没有发博。

  2018年7月14日7点14分,是她陪他拍的现代剧里的一句台词:我已经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你,那你呢?你可会不顾一切的奔向我。

  2018年10月9日,没有更博。

  2019年7月14日7点14分,是一个英文单词Wait,配图是在一处台阶上,一个白兔子帮一个小黑兔搬胡萝卜的手画图。她忽然就想起初遇那天,她穿着黑色连衣裙,他穿着白衬衫。

  2019年10月9日,未更博。

  心口处传来一阵钝痛,她蜷缩在被子里,任由眼泪打湿枕头,许肖,我情愿你真的早就忘记我了,那样,你是不是就不会痛苦了。

  早上起来,她用粉底遮了遮,眼眶还是红红的,顾一南看见她的时候,眼光抖了抖,然后转头看向别处,下颚崩的有些紧,语气不平的说:“要不你再去睡会吧,反正你的戏在10点30,10点的时候我再让莫莫回来接你。”

  她看着车窗里自己的影子,确实有些糟,她幽幽的说:“我能不能在你的车里休息会?”

  顾一南有些惊诧的看着她,她嗡嗡的解释说:“这样就不用麻烦莫莫专门回来接我,也不用被别人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

  “好。”顾一南轻轻应道。

  今年的最后一场戏,是各大仙家围攻顾一南,未知不惜违背师命,助他逃脱,最后死于各大仙家之手,如此虐心的大场面,导演偏偏放到了喜气洋洋的年前拍,未知想,一定是导演怕她回去过个年,回来又找不到这么好的状态了。

  她第一次掉威亚站在高高的阁楼栏杆上,刚准备做飞的动作,一个重心不稳,被半横着吊在了天空中,盘旋的过程中,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一丛树干上,吓坏了众人,一旁的顾一南急忙奔过去把她扶了下来。

  满脸焦急的大喊,“医生,医生呢?”

  然后低头看着她,声音颤抖的问:“阿知,你没事吧。”

  她刚刚被撞的满眼晶星,晕晕乎乎,现在才稍稍反应过来,感觉到扶着她的人在抖,她捂着被撞的地方抬头望着他,“我没事,就是被撞了个包。”

  她刚刚身体不稳,在空中转了两圈,头顶刚好擦过阁楼下一棵大树的旁支,还好只是擦过那个小树干,不然,她不敢想象。

  木木红着眼眶跟顾一南一起把她扶到一旁,组医来检查了下,右边的头顶有个大包,其他地方有一点擦伤,消毒的过程中,顾一南一直站在她旁边,她低着头,看不见他的神情,但能感觉到他的眸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清理好后,组医还是建议她去医院做个头部ct比较放心。

  她本想说等拍完戏她自己去,但是组医的话音刚落,顾一南就吩咐莫莫去开车来。

  在医院挂了个加急号,一番检查下来,并没有颅内出血跟颅骨骨折的问题,回片场的路上,路过一家甜品店,她让莫莫把车停在一旁,去买了奶茶跟各式小面包。

  回到剧组,她让莫莫跟木木把吃的分给大家,导演关切的问:“未知,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谢谢导演。”然后对着所有人鞠了个恭,“真的很不好意思,因为我一个人的原因,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很多人都想早点把这场戏拍完,好收工回家过年。

  众人摇头说着没事。

  顾一南抿着唇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一直没有说话。

  她瞥过眼,对导演说:“我已经没事了,一会大家吃完,就可以接着拍。”

  导演有些迟疑,“你还可以掉威亚吗?”

  其实想想刚才,她真的有些后怕,她从来没有掉过威亚,更何况那种悬那么高的,但是那么多人费时费力搭好的景,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就浪费了。

  “当然,我刚刚只是一时没准备好。”

  导演当然希望今天就能一鼓作气把这段拍完,又看着她坚决的样子,便应允了。

  大家吃东西的间歇,她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着,脑袋那个大包附近,还隐隐作痛,她刚想伸手去揉一揉,就见消失一阵的顾一南走了过来,递给她一个冰袋。

  她愣了愣,大冬天的,还是在片场,他在哪弄来的这东西,瞧着她傻傻看着冰袋的样子,顾一南沉声道:“拿着。”

  “额。”她刚刚伸手接过,顾一南就转身离开了,她看了看他的背影,收回目光,又看了看手中的冰袋,默了片刻,才拿起来敷在脑袋上,虽然冰的她头皮发麻,但疼痛却缓解了不少。

  后面拍戏的时候,她除了腰间原来的威亚,还多了个双臂下的威亚,一时就稳了很多,很多条都是一两次过,到最后整场拍完,也跟原定预估的时间差不多。

  收工回酒店的路上,木木愤愤的说:“阿知,都是那些道具组的欺负人,看你没名气,明知你是第一次掉威亚,还那么随意应付,就给你弄了一个威亚,亏得你受了伤还买吃的去跟他们道歉。”

  “木木。”未知第一次沉了脸,“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

  木木瘪了瘪嘴,“知道了。”

  看着木木委屈的样子,未知忽然觉得话说的有点重了,微微叹了口气,她说:“木木,有些事我们自己心中知道就好,抱怨没用,委屈没用,愤愤不平也没用,那我们只有更努力,去做那个谁也不敢轻视的人。”

  “阿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木木十分坚定的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