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未闻箫声起

第38章 惊雷

未闻箫声起 一梦如迟 2079 2020-07-01 20:47:26

  从医院出来,回到家已经快11点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未知以为海棠已经睡了,就没开灯,谁知道刚刚借着门外的灯光换好鞋子,客厅的灯啪的一下全部都亮了,未知惊诧的抬头,就见海棠站在沙发旁,一脸冷意的看着她。

  心底有什么东西沉了沉,她走过去,“海棠,你还没睡呢?”

  “你跟许肖是什么关系?”海棠冷着脸,开门见山的质问她,上午她从影棚出来,就看见站在门口等她的江月萤,江月萤对她说:“你还不知道吧,你所谓的好朋友,五年前可就认识许肖了,而且关系匪浅呢?”

  看来她还是知道了,未知叹了口气,“我跟他以前是认识,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的事。”海棠嗤笑一声,“过去你不知道我喜欢他么,是不是看着我像个傻子似的在你面前蹦跶,告诉你我有多喜欢多喜欢许肖,你心里很爽啊。”

  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未知道:“不是的,海棠,你误会了。”

  “那是什么?你说。”海棠怒吼道。

  捏了捏隐痛的眉心,她解释说:“那是因为,我一直以为跟他不会再见了。”

  “所以你今天是带我去显摆的吗?显摆许肖对你旧情难忘,显摆我的痴心妄想,难怪你以前老是那么反对我喜欢许肖。”海棠失控的瞪着她,“你知道吗林未知,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老是一副美好无暇的虚伪模样,看着就恶心。”

  话落,提着不知道何时已经收拾好的箱子,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以后我莫海棠,再也没有你这个朋友。”

  无力的滑坐在沙发上,她抱着双腿,脑袋嗡嗡的疼,一切就彷佛回到了三年前那个沉痛的新年。

  那是16年的春节前夕,许肖从跨年过后,就莫名的通告满满,她当时被公司临时调去协助另一个项目,所以跟许肖有时候一周都见不了一面。

  过年前的半个月,她接到家里的电话,父亲病情突然急剧加重,需要更换心脏,但是他们所在的那个小城市医疗条件落后,做不了这么大的手术,他们当即便转去了省医院,那天下午她去了首都最好的医院询问,得到的结果是就算有合适的心脏移植,做手术也还需要一笔对她来说是天文数字的费用。

  从医院出来,她浑浑噩噩的给许肖打了个电话,一听到许肖的声音,她便忍不住的哭了出来,许肖很着急的安慰她,“阿知,你别哭,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你等我,我马上回来。”

  她等到晚上,也没等到许肖的电话,却等来了另一个消息,“阿知,肖哥出车祸了,在XX医院......”

  挂完电话的那一刻,她觉得天都塌了,跌跌撞撞的奔去医院,许肖已经在手术室。

  凌晨2点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许肖被推了出来,她看着那个脑袋被白布条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没有丝毫生气,白的吓人的脸,连挪动一步的力气都没有。

  “病人的大脑严重受损,虽然抢救了过来,但还是会昏迷一段时间,至于具体何时清醒,还得看病人后续的恢复情况。”

  手术床都被推出了好远,她才磕磕碰碰的追了上去。

  江月萤跟许肖母亲赶来的时候,是在第二日下午,她不知道她们是怎么一起来的,只知道那时候江月萤应该在外地谈项目,彼时的她正在给许肖擦脸,优雅内静的许肖妈妈一把就把她推出了好远,撞翻了旁边的一个小桌子,她顾不得疼,又想上前。

  许肖妈妈便怒吼道:“你都害得他出了车祸,你还想干什么,还想他死吗?”

  她便楞在了那里,对啊,要不是她打的那个电话,许肖也不会急冲冲的赶回来,更不会出车祸。

  “阿姨,我......”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也别在这里打扰我儿子,这里不欢迎你。”许肖妈妈瞪着她,满脸的恨意。

  她还想说什么,大安正好买东西回来,看见这架势,就把她拉了出去。

  于是她每天只能做好吃的,让大安给许肖妈妈送来,然后趁着许肖妈妈休息的间歇,偷偷去看许肖。

  直到五天后,江月萤把她叫去了住院楼下的一个小花园。

  “林未知,你知道公司领导为什么一次也没来看过许肖吗?因为今年他一部电视剧都没有播出,无尽曲又遥遥无期,现在又出了车祸,所以公司已经放弃他了,正在大力挑选新人呢?”

  “你说什么?”她震惊的看着江月萤,犹不相信。

  江月萤冷哼,“你父亲不是需要心脏移植吗?我哥哥正好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要你离开许肖,你父亲的事,无尽曲的播出,我都会解决。”

  脑袋有些发懵,她道:“你调查我?”

  江月萤讥笑一声,“你天天往心外科跑,我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在江月萤跟她谈话的第三天,她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回了w市,走之前她最后一次去看了许肖,他躺在病床上,面容依旧苍白无色,才一个星期,就瘦了好多好多,手指不自觉的划上他的眉毛,眼睛,鼻子,最后停在了他干裂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许肖,对不起,我食言了,你的前途,爸爸的生命,只有我走了,大家才都能活得好一点,人生很长,你忘了我吧,从此山一程,水一程,我便只能陪你到这了。

  回w市的半个月后,他们换去了跟江月萤哥哥所在医院合作的w市附属医院,江月萤哥哥来w市做了手术,手术还算顺利,江月萤哥哥离开的那天,她去送他时,忍不住问道:“你知道许肖怎么样了吗?”

  他肯定听江月萤提起过吧。

  江月萤哥哥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会,说已经醒了。

  醒了,就好。

  半年后,无尽曲播出,她虽然再也没有关注过许肖,但是不管是在工作的地方,还是在大街上,总能听见有人谈论起突然爆红的许肖跟顾一南。

  现在的你,已经完好的站在高山之巅,再也不会活动的时候没有灯牌,拍戏的时候没有露脸,拍完的戏没能播出,真的就挺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