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为了遇见你那七年

第二十七章 死生之际

为了遇见你那七年 九夜秦淮 3001 2020-06-14 22:52:00

  就在说话间那个男人已经快要出来了,房梓潇的枪在搏斗的过程中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看着刚站起来的魏央,房梓潇决定自己先去拦着他。

  “你先离开这里。”房梓潇在打斗的过程中说。

  “不行,你一个人根本就打不过他!”这个男人明显受过专业训练,房梓潇在之前魏央来之前就已经消耗很多体力了,如果她现在走了,房梓潇一个人根本就搞不定。

  两个人还能拼一拼,魏央先将走廊里被房梓潇放到的两人彻底打晕,然后转身去帮房梓潇。

  “艹,这个人明明都被卸下一个胳膊了怎么还这么能打?”房梓潇和男人打了几个回合有点撑不住了。

  这边的魏央看着自己腰上的绳子立刻解开并用刀割断,然后收起匕首去帮房梓潇。她看准时机,绕道男人身后,手灵活的一甩将绳子套在那个男人的脖子上,想直接用绳子勒死他。

  奈何两人身高差距太大,魏央不好使劲。外国男人也用左手拦着绳子,魏央转过身子,想来个过肩摔,以此来减少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但因为两人力量差距太大,魏央试了两下都没能成功。

  见此房梓潇对着那个男人的膝盖就是脚,那力道几乎要将他的腿直接踹断,男人立刻觉得膝盖一痛,痛呼一声立刻跪了下来。然后房梓潇直接用连着三楼把手的那节绳子绕过男人的手,想配合魏央一起勒死他。

  就在一瞬间,那个外国男人左手一用力先是将魏央甩出去,然后猛然向后倒去,房梓潇被他突如其来的撞击撞到在地,手上的力道在混乱中松了一下,这让男人喘了口气。

  房梓潇并没有松开手中的绳子,同样被他丢了出去,她先是后背撞到墙然后掉到地上,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里涌上一股甜腥味,而魏央再次跌落在走廊外的玻璃渣里。

  新旧的玻璃渣混合着血肉,一点一点的染红了她的衣袖,但此时的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甚至内心还是忍不住嘲讽了一下自己:“我这算是在哪跌到,下次就仍然跌在那里么?”

  男人并没有管房梓潇,而是一瘸一拐的朝她走来。可能是因为魏央之前下了他的胳膊,所以打算先杀了她。而魏央挣扎着站了起来,但是没来得及站稳,就被男人一把掐住了脖子,她再次被摁回玻璃渣中。

  男人嘴里还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大概是在用英文骂着她吧,魏央心里想。她的意识慢慢开始模糊。

  “我不能死。”魏央心里这么想着。

  在这之前,魏央不止一次感受过与死神擦肩的感觉,但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活着。

  是啊,她找到了人生中的光。

  魏央抓住男人的大拇指往外掰,奈何男人力气太大,窒息的感觉刚有所缓和,男人再次发力。

  此时,房梓潇捡起之前被她踢飞的匕首,打算从背后偷袭杀死男人。

  但两人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外国男人在躲避的过程中松开了掐着魏央的手。

  而房梓潇的这一刀虽然没有捅到心脏,但是也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了。

  “咳咳咳...”猛然又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魏央在吸气的过程中不小心呛到了。

  “救援的人呢?怎么打了这么久就我们两个?”魏央声音沙哑的说着。

  “这个团伙规模很大,其他营救小队都遇到了困难,而且...”房梓潇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身后的那个男人竟然又站起来了:“这真TM是个怪物吧。”

  “...”见那个男人再次站起来了,魏央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之前房梓潇对着他的膝盖那一脚,普通人短时间内是根本没办法站起来的,他不仅站起来了,甚至还能继续打。

  现在的她两条胳膊已经没有知觉了,房梓潇更惨,估计还受了内伤。

  但是和那个男人比起来,魏央的状态还是好的多,现在的她至少已经从窒息里缓过来了。

  男人的膝盖完全没有没有收到之前的影响是假的,他勉勉强强的站起来,就在这时魏央站起来猛然发力,本来就还没站稳的男人被他这么一撞,立刻向后倒去,他背后的匕首因此扎的更深了。

  “啊!”也许是疼痛激发外国男人,他一把掀翻魏央,然后他左手一把打碎了旁边的灭火器柜外面的玻璃,拿出灭火器半跪着打算用灭火器砸碎她的脑袋。

  “砰!”

  魏央举起胳膊护住自己的头,但是疼痛感并没有到来,如期而来的是灭火器落在地上的声音。

  魏央抬眼看去,房梓潇从背后锁住男人的脖子并将他掀翻在地。见此魏央立马捡起地上的灭火器将男人砸晕。

  她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心里十分不甘,不能选择杀死他,因为他的身上肯定有着重要的线索,于是她就熟练运用自己大学时学的知识,用匕首在他身上扎了十来刀,全都扎在不致死的位置,以此泄愤。

  “终于结束了。”魏央心里想着。而房梓潇实在是撑不住晕了过去。

  魏央也不敢歇着,赶忙架着房梓潇往楼下走。一直走到二楼终于遇到了警队的人,警队的人立刻将她们送到医院。

  房梓潇伤的比较严重,直接推进急诊室,魏央经过诊断倒是还好,除了脖子上根根分明的五个手印,以及模糊不堪手两条胳膊,其他的竟然都没什么大碍。

  魏央就坐在急诊室外面,护士医生劝她去病房,她也不去,没办法就只能在急诊室门口给魏央清理胳膊和手上的玻璃渣。

  魏央已经将血糊糊的外套脱了,一左一右两个护士都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袖子挽起来,然后左边的护士说:“你这个还挺严重的,清理起来很麻烦,就算是打了麻药,肯定也会很痛的。”

  “嗯,我会忍住的。”她就闭起眼睛头微微往左歪,然后让护士给她清理玻璃渣。

  “还好你穿了长袖,上臂没有什么伤痕。”

  她也不知道过了过长时间,只是感觉到护士好像已经在给她包扎时,她就睁开了眼睛。

  “疼醒了么?没办法,过几天就好了。”护士以为她之前睡着了。

  “我不想手被包成粽子。太丑了。”她看了一眼在看给自己包扎的护士说。

  “好,我尽量在给你包好的情况下,不那么臃肿。行么?”

  “嗯,现在几点了呀。”魏央疲惫的问。

  “已经凌晨五点了,你确定不用休息休息?”

  看着急诊室还在亮着的灯魏央回了句:“不用,我睡不着。”

  房梓潇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跟她爸爸,他爸爸也不怎么管她除了什么事都是她们或者警队的人照顾,岳柳梢和升几许在外地还没到,警队的其他人在清理现场还没来得及回来,急诊室的门口只有她一人。

  “我们刚刚清理现场时在四楼走廊的玻璃渣中发现一部手机,队长让我给您送过来。”魏央抬头望去是一个实习女警,手里拿着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她的手机,屏幕都快碎成蜘蛛网了。

  “嗯,放我腿上吧。”魏央说话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好。手机里的玻璃渣都清理干净了。”女警轻轻的将手机放在她的腿上,眼前这个女孩脸色很苍白,给人感觉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了一样。

  “你,真的不用休息么?”女警关心的问道。

  “不用,谢谢关心,你去忙吧,我会好好的守着你们的房警官的。”她勉强扯出一下笑容说。

  “好吧,辛苦了。”

  早上八点多,魏央听到医院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以及行李箱声,她循声望去是升几许匆匆忙忙赶来了。

  “你...”升几许连夜赶飞机,给魏央打了好多电话,她一直没接,后来直接关机了,升几许就知道一定出事了,心里想见到她一定要说她几句,但是真的看到魏央后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以前魏央和房梓潇经常出去打架,也有受伤的情况,岳柳梢和升几许就一边给她们处理伤口,一边唠叨她们。一转眼好多年过去了,一个当了警察一个考了医学院,原本以为她们两个不会再一起打架了,没想到一来就来了个大的。

  升几许就叹了口气,坐到她身边,看到魏央脖子上五个清晰的手印,这个程度不用想也知道当时情况多危险。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问:“还疼么?”

  魏央摇了摇头,然后说:“水。”她的嗓子早就干的不行了,护士给她倒水了,也询问了她要不要帮她,但是都被她拒绝了,知道升几许来了她才开口表示自己渴了。

  听到魏央的话,升几许立马给她喂水,看她喝完后又问:“要不要再来一杯?”魏央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了。

  两个人就一直在急诊室前面等着,一直到九点半,门被打开了,医生告诉她们房梓潇已经没事了,两人才松了口气。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