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为了遇见你那七年

番外 世纪大婚(2)

为了遇见你那七年 九夜秦淮 3158 2020-08-07 20:28:46

  时间回到现在,岳柳梢咳了一声说:“答对了,第二题...”

  原本牧之遥都被推出来了,听到“答对了”这三个字,集体都愣了一下。

  “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那个场景是魏央最难以忘怀的。”岳柳梢说。

  “求婚吧,那个女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不是求婚啊。”牧之遥说。

  “那也不一定,之前有一次我们去日本比赛还看了花火,那个烟花多好看啊。当时小花却说没有花朝表白那次的好看。所以表白那次小花的印象应该也挺深刻的。”赵澈说。

  “其实小花这个人还是比较注重感情的,那次花朝特意将小花的父母请来了,小花最后感动的。”陈维说。

  “别吵,你们都不靠谱,还是听花朝的答案吧。”晋舟在后面将说话的人挨个挨个拍了下说。

  花朝说:“不论是看烟花,求婚,还是过生日重点是谁而不是什么事,所以答案应该是有我在每个瞬间。”

  岳柳梢的表情僵了一下说:“不行,范围太广了,必须要说出具体的时间。”

  花朝低头思考了下说:“九年前的今天在瑞士。她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央央说过那是她在人群中的一眼万年。”

  时间再次回到一小时前。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房梓潇问。

  “就...花哥陪我的每个瞬间,都对。”魏央回答她。

  岳柳梢想也没想的拒绝了:“不行,这个答案也太简单了。太平洋里都是你给花朝放的水吧。说个具体的事件。”

  “这样啊。”魏央想了一下说,“那就是在瑞士第一次见面,没那次见面之后的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这还差不多。”岳柳梢说,“那最后一个问题呢?”

  魏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几秒后她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世界像是世界末日一样周围都是废墟。”

  “原本以为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

  “梦里的我对谁笑了一下然后说‘帮我看着’,然后我就从一个高楼跳了下去被花哥接住了。我笑着对他说了句话,他同样笑着回了我一句话。”

  升几许疑惑的问:“所以你的问题是?”

  “我对他说了什么,他对我说了什么。”魏央回答道。

  “你这,花朝要是能猜上来我就怀疑你们是不是前一天对答案了。”岳柳梢说。

  魏央李杰解释道:“没,这都是我临时想的。”

  “那答案是?”

  时间回到现在。

  “请问答案是什么。”升几许问花朝。

  “小花这个问题也太玄学了吧。”晋舟目瞪口呆的说。

  “花朝哥,你知道答案么?”牧之遥已经准备好再次被推出去抽签了。

  “当然知道。”花朝自信的说,“这个梦,我也梦到了。”

  他身后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花朝又开口说话了。

  “不过答案我没办法和你们说。”花朝笑着说,“所以老幺,去抽签吧。”

  “啊?花朝哥我这心情在短短一分钟起起伏伏啊。”牧之遥捂住自己的胸口说。

  “这样吧,你说说大概几个字。”升几许放个水,毕竟魏央给的答案花朝的确没办法和她们说。

  花朝胸有成竹的说:“五个字和七个字。”

  “卧艹,太玄学。”房梓潇忍不住说了句。

  “这个意思是我们不用抽签了?”牧之遥手都伸到抽签桶里了。

  “嗯。”

  听完后牧之遥立刻将手从抽签桶抽出来。伴娘在欢呼声中打开了门,大家看到新娘穿着中式喜服头上戴着红盖头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花朝盯着床上的人三秒然后靠在房门口。

  “怎么了?不进来么?不看看你的新娘子?”房梓潇问花朝。

  “想啊,都七天没看到了。”花朝从房门踱步走进房间打量了一下房间最后目光定在衣柜上说,“但是我得先找到我得新娘啊。”

  “新娘在这呢。”岳柳梢指了指床上端坐着的人说。

  花朝看了一眼岳柳梢然后笑着说:“天天在我心尖尖上放着的人,我认不出来?”

  岳柳梢一脸复杂的看着升几许用眼神和她说:“这真的太玄学了,魏央都说你堂弟坐在床上和她一模一样,花朝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的?”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升几许同样用眼神恢复她。

  “应该是坐姿,魏小央每次坐着的时候从来不会将手缩起来,恨不得把她手上的钻戒拿出来给我们挨个看一遍。但是你表弟的手骨节太长和魏央手差的太多他就将手缩起来了,估计是被花朝发现了。”房梓潇加入了两人的群聊。

  “这人段位太高,我们搞不过,应该让潇潇来才对。”升几许说。

  “那没办法,我结婚了。”

  “你们就别眉来眼去了。”赵澈说,“床上那个真不是小花啊。”

  岳柳梢勉强的笑了一下,掀开了红头盖露出了升几许表弟的脸。

  花朝敲了敲衣柜说:“你是打算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一秒后花朝敲的衣柜的隔壁衣柜被拉开了一个缝魏央坐在里面腿上还放着一个果盘。

  魏央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喊了声:“花哥。”

  看到魏央后花朝才真正的笑了,蹲下去将她腿上的果盘放到旁边问:“自己出来还是我抱你?”

  魏央站起来拎起自己的裙子给他看自己脚然后说:“我没有鞋。”

  “所以...要找鞋是么?”花朝站起来问。

  “嗯。”魏央点了点头回答他。

  花朝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不找也可以。”然后直接抱起魏央,之前长时间的配合的默契,赵澈等人立马拦住伴娘,就这样花朝直接将魏央带走了。

  到了结婚场地后,魏央又赶忙换上婚纱和闺蜜们确认了好多次待会儿的流程。

  “还有一分钟。”升几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岳柳梢正在检查魏央婚纱后面的大拖尾是不是摆放整齐了。

  “还有十秒。”升几许右手拉着门把手,看着手表开始倒数。

  岳柳梢急忙跑到另一侧准备和升几许一起拉门。

  “三,二,一。拉门。”

  大门缓缓打开,魏央抬起头看着红毯尽头西装革履的花朝心里不禁默念了一句:“真帅。”

  她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原本魏央想让陆之非陪着她,但是陆之非觉得魏央婚纱的裙摆太大不方便拒绝了。但其实他是因为觉得陪她走红毯太耽误时间了,不如不牵牵自己老婆的手。

  短短几分钟,魏央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接捧花接捧花了!”岳柳梢终于等到这一刻,她拉着牧之遥的手腕就往上跑。

  “岳岳姐,你拉我干嘛啊。”牧之遥看了看抢捧花的都是女孩子便难为情的说。

  “虽然带你也就五六个人,但我不是怕待会儿抢不过嘛。”岳柳梢小声的对牧之遥说,“记住啊,待会儿把捧花往我这边推知道么?”

  “好,我知道。”牧之遥已经被拉上来了,只好认命的说。

  魏央知道岳柳梢想接捧花,便瞄了一眼她的位置转过身后仔细辨认了一下将捧花抛了出去然后赶紧转过身看结果。

  嗯,方向是对的。

  然后捧花直接落到了岳柳梢旁边的牧之遥怀里去了。牧之遥仅仅愣了半秒然后立马抛到岳柳梢怀里。

  魏央看着岳柳梢复杂的表情心里自我安慰着:也算是岳柳梢接到捧花了吧。

  “哎,你这次随了多少份子钱?”岳柳梢问房梓潇。

  “12143399。”房梓潇说。

  “嗯?上次魏小央是不是随你的份子钱是13143399?”岳柳梢问她。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大概知道我结婚的时候你随多少钱了。”岳柳梢吃了几口菜后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吃完饭就直接回去了吧。魏小央说不闹洞房。”升几许询问他们。

  “嗯。我也觉得闹洞房太低级吧没意思,太高级吧我也想不出闹洞房还能有什么高级的玩法。”房梓潇说。

  “而且有句话叫风水轮流转,今儿我们闹她了,等我结婚的时候我怕她把我新房的屋顶给拆了。”岳柳梢说,“早点回去休息也好。”说完她拿起捧花现想着什么。

  “赵澈呢?”升几许问。

  岳柳梢看了看他们空荡荡的桌子说:“灌酒去了。这桌子的人除了我们三都去给花朝灌酒去了。”

  “那看来花朝今天要被灌的够呛啊。”房梓潇说。

  升几许看着放下筷子耳朵房梓潇说:“你就吃这么点?和你以前的饭量不匹配啊。”

  “嗯,最近胃口不太好。”房梓潇回答她。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升几许吃了口菜问。

  “我也不知道,吃完饭回去的路上买了验孕棒测一下吧。”房梓潇算了算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来姨妈了,八成是怀上了,但是没确定前她也没声张。

  “吼~你看看人家,和你一样大,连孩子都有了。”升几许立马转头对岳柳梢说。

  “我今天接到捧花了,你就看着吧,很快我就结婚了。”岳柳梢不服气的说。

  聊天的期间灌酒的人回来了,一个个都醉醺醺的除了赵澈。

  “他们怎么了?”岳柳梢问赵澈。

  “一个个想灌花朝酒,结果花朝多精啊,挨个挨个的把他们灌醉了。”赵澈大致的解释道。

  “那你呢?”岳柳梢又问。

  “我又不傻,看那架势我就没灌了,和他聊了一会儿。”赵澈和岳柳梢今天是开车来的,所以赵澈不敢喝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