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一生所爱皆无求

吃醋

一生所爱皆无求 小轶啊 2344 2020-05-22 20:23:14

  他猛的站起来,不再掩饰自己丑陋的面孔“你们……你们耍我!”说完,恼羞成怒的竟想要动起手来。

  段绵灿收起看戏的表情,将一生拉到身后,心思一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擒住顾楠的胳膊,一手顺势一推,顾楠未有防备,被狠狠的摔倒地上。

  他狼狈抬头,看见段绵灿轻蔑的冲他一笑,而这么大的动静已经引起周围的人窃窃私语,他已经顾不着什么姿态脸面了,他看向身边的凳子,就想抄起砸向段绵灿,周围传来尖叫声,顾楠的手停在半空中便再也前行不了。

  “顾先生这样可有失风度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顾楠后面响起,是安逸。

  顾楠凶狠的目光扫向后方“你是谁,别多管……”看清后面的人,他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咽回肚里。他讪笑着笑了笑“安总,你怎么来了?”

  安逸挑挑眉,似笑非笑的打断了顾楠继续讨好的话“顾助理,我想你举着这个凳子和我谈话不太合适吧?”

  顾楠尴尬的将凳子放下,强颜欢笑的搓了搓手“安总,这是场意外,”看着安逸将视线转向那两个女人,他有些慌张的道“安总,你可不能相信这两个女人,她们就是出来骗财骗色的”

  还没等安逸说话,段绵灿忍不住了,她向前跨了一步“嘿,你这小瘪犊子,你说谁骗财骗色呢?就你”不屑地瞥了一眼顾楠,立即收回了目光,仿佛看到什么辣眼的玩意儿一样,多看一眼都是在折磨她“你这姿色,白送我我都嫌恶心”

  安逸一听就乐了,好一个伶牙利嘴的小姑娘,他好整以暇的看着段绵灿还有什么“怼人金句”。

  “你……”顾楠脸涨的通红,看起来仿佛可以直接升天了。

  “你什么你,是被自己丑的说不出话了吧?刚刚本小姐心情好,陪你演演戏,你还当真了?傻缺!”段绵灿毫不吝啬的甩给顾楠两个白眼。

  “你这个贱……”顾楠口不择言。

  接下来有个声音的出现,却让许一生慢慢僵直了身子。

  “是微码数字公司的顾楠顾助理?”背对着,许一生可以感受到沈南正向她走来,他信步而来,一步一步踏的沉稳笃定。

  一步一步踏到她的心坎上,她还是不免的紧张起来,经过她的时候,沈南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她不知道为何而紧紧高悬提起的心,突的掉了下来,莫名的感觉有些空落落。

  她不自觉的捂向心口的方向。身边段绵灿像是给足了许一生力气,用力的握了握许一生的肩膀,许一生转过头来,冲身边好友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顾楠听闻有人指出了他的身份,还未说出的话就这样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使他非常难受。他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正是,请问阁下是?”

  “我????我就只是这家老板而已”沈南漫不经心的说道。“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拜访过康叔了”

  顾楠一惊,姓康??他忐忑着抱有一丝侥幸的问道“请问阁下所说的是我们董事长康彦霖先生?”

  沈南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懒洋洋地将丹凤眼挑了上来,嘴角勾起不明的笑意,“噫?我刚刚没说吗?我和你们董事长……”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顾楠冷汗不断的样子,他才不急不慢的继续说道“关系匪浅呢”

  顾楠差点摔倒,安逸好心的扶了他一把,阴阳怪气“顾助理,这次有我扶着,下次可别翻沟里啊”也不知顾楠听没听出安逸句外之意,他慌慌张张的擦擦快要糊住眼睛的汗水,“谢谢安总,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公事没有处理,我得赶紧走了”说完,就急冲冲的向门口走去。

  “慢着”沈南突然开口叫住顾楠。

  “先生还有什么事儿吗?”顾楠丝毫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低头哈腰的说道。

  “你应该向她们道歉”视线集中到许一生和段绵灿身上。

  还未等许一生和段绵灿反应过来,顾楠弯腰道歉一气呵成,匆匆走向门口。

  段绵灿补刀道“快找他付钱”

  安逸哈哈大笑,可以啊!这段家小姑娘真可以啊!

  许一生却将视线看向沈南,还是一张从未变化过得干净儒雅的脸,也不知是不是刚刚洗过的原因,头发显得柔软蓬松,身上的西装从头到脚熨的整齐妥帖,衬得身体更加纤长。明明刚刚才见过,但是就是看不够。

  想了想,她还是颔首向安逸和沈南道谢“谢谢你们帮我俩解围”

  安逸大大咧咧的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谢……”

  沈南打断安逸接下来要说的话,暗暗瞥了一眼笑嘻嘻的安逸“不用谢,我是这里的老板,帮助客人是应该的”

  “……运气吧,缘,妙不可言”安逸引用了现在精神小伙的网络用语。

  段绵灿看着安逸这个样子,忍俊不禁,这人可真逗。

  安逸接着说“段小妞,你们怎么招惹到顾楠了?那个人是圈里出名的狠角色”

  “段小妞?你在叫我?”段绵灿吃惊的指了指自己。

  “要不呢?现在还有第二个姓段的?要不,你不姓段姓安也行”安逸不怀好意的向段绵灿抛了个媚眼。

  “你这人怎么嘴巴这么欠呢?”

  “不敢于您相提并论”

  “你……你是谁?报上名来”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安逸是也!”

  “我记住你了!”

  “我的荣幸”

  许一生拉住快要暴走的段绵灿,“绵绵,今天是人家帮了我们”

  “哼,谁让他帮,我一个人也能解决那个渣渣”

  安逸好笑的看着面前傲娇的小姑娘,本来只想逗逗这个好玩的小姑娘,结果,却更想了解这个宝藏女孩了。

  “一生,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个相亲对象是个这样的人”段绵灿小声跟许一生道歉。

  “绵绵,这不是你的错,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也不是你能决定的啊”许一生揉了揉段绵灿的头发。

  “什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是在相亲吗?”安逸突然大声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安逸说出这句话后,温度骤然下降了几度,沈南的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了。

  “你干嘛这么大声的说出来!!!”段绵灿恨不得缝住安逸的嘴,现在她觉得周围的人看她眼神都不对了,可怜她妙龄少女还需要相亲,她的行情是多么的差!她半懵懂的搓了搓胳膊“一生,你有没有觉得突然凉嗖嗖的啊?”

  还未等许一生说话,沈南冷着一张脸“许小姐,段小姐,相亲的话,还是要擦亮双眼的”似是感觉到自己话语里掩饰不住的醋意,掩饰般的补充“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然后强拖着喊着“小妞,等我们下次再约啊”的安逸有几分仓促狼狈的离开了。

  “切,谁稀罕和他再见面啊?”

  她回头看向许一生,却发现许一生眼睛亮的吓人,“一生,一生?”

  刚刚,是错觉,还是真的吃醋了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