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一路到影帝

第二十二章 慢慢

一路到影帝 一和十一 3019 2020-06-04 00:00:00

  人间很苦,你是生活的善意。所有的以往全都算数,所有的以往都不算数。

  她将手机锁屏在手里转了一圈之后递给司丞。和楚期身边其他同龄人不一样,他的手里有一层厚厚的茧,那是他过去的见证。

  雨势慢慢变小,打在房顶上的声音也渐渐温柔。看台的最上面每走几步都会有一个小口,高度刚好卡在楚期胸口处。

  两人站在小口处,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小果园和后湖。路上偶尔经过几个学生,打着各种颜色的伞。树叶在雨水下更加翠绿,可以看到湖里面小小的涟漪。这边还下着雨,天的另一边已经艳阳高照,染红了一片,金色的光从云层中透出来,洒向四方,有一种佛光普照的感觉。

  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像是青草的味道,又像是泥土的味道。

  楚期伸出手,雨水滑过她的指尖,又奔向了土地。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家之前是农村的,后来城镇建设,搬到了小镇上。在我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果子树。夏天的时候,它的树叶会挡住我住的房子,中午睡觉的时候可以听到鸟叫的声音。夏天晚上老下雨,听到雨声的时候,我会超级开心,想着第二天就不用去地里干活了。”

  “第二天真就不干活呢?”司丞问。

  “才不会,等我睡醒的时候地上早干了,还是要早起干活。”楚期皱起鼻子,声音嘟囔,潜意识里撒着娇。

  “那也挺好。”司丞将手也伸了出去,因为他胳膊长的缘故,雨水正好落到他的手里。楚期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面,奈何自己手短胳膊短,遮不住司丞的手。

  “你要不要也讲讲你小时候。”楚期侧身抬头看向司丞。“没什么可讲的。”司丞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带着语气也冷了好几度。他收回自己的手,从兜里拿出刚刚擦过头发的纸,将手里的水擦干。

  天晴了。

  司丞要继续拍摄,楚期也有课,两人从看台下来,一个往里,一个往外。

  坐到位置上没多长时间,李雅和其他两位室友走了进来。

  “学院十佳歌手报名了,要不要参加?”三个人刚坐下,室友赵丽就转过身问楚期。

  “不要。”楚期没有犹豫。

  “别呀,你们都不参加,叫我一个文艺部的部长情何以堪呐!”赵丽拿走楚期的手机,“期期,好期期,你就参加一下吧,她们两个考研没时间,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说完还不忘摸摸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她用眼神示意着其他两个,两个立马授意,也眼巴巴地看向了楚期。

  楚期看了一圈,翻着白眼回了声噢。三个人立马活了过来,各种彩虹屁走了起来。她憋着笑,抬起手往下压,“低调低调!”

  “滚!”

  三人异口同声。

  看看,看看,这就是当代女大学生的塑料友谊!

  晚上回去和赵丽敲节目,最后确定唱跳。原以为会是団舞,没想到赵丽通知她说是solo。理由是我都混到部长了,还不能给室友一个独舞的机会嘛!楚期活动活动指头,回了过去,【其实真不用。】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还有事,撤了。】

  楚期看着消息,心想什么时候决定的,还愉快地决定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司丞一天没戏,两人约好去夜市吃饭。

  烧烤座位上,几乎都是大四的学长学姐。两人走了两圈后终于看见一个空位。楚期仰躺在椅子上,刚刚出来之前刚码了六千字,到现在脖子,后背都还僵着不舒服。

  两人点了一些东西,楚期说想要吃酸辣粉和冰粉。

  司丞刚站起来要去买酸辣粉,听到冰粉后又坐到了位置上。

  一个多月来,两个人经常一起吃饭。楚期浪费的习惯愣是被司丞改了很多。

  “选一样。”司丞仰头喝了一口矿泉水,随着吞咽的动作,喉咙上下滑动,楚期看着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含着水没有咽下去,眯着眼看着楚期。

  “我两个都要吃。”楚期耍起了小脾气,说完便看向了另一边。旁桌的几位学生正在划拳,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两个人坐在位置上僵持。

  周围环境吵闹,楚期还是听见了司丞的那一声轻叹。没过一会,他就一手端着酸辣粉,一手端着冰粉走了过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楚期开始在司丞面前有了小性子,司丞也会顺着楚期的小性子。

  “醋放了挺多的。”他将酸辣粉推到了楚期跟前。

  楚期不是喜欢吃醋,是超级喜欢吃醋。两人有一次吃饭,楚期接二连三地往里面了倒醋。司丞不可置信地看着楚期,“你是要喝醋吗?”楚期终于收了手,“这醋没味道,一点也不酸。”

  司丞:我隔这都能闻到酸味,你却尝不到酸!

  楚期从筷子筒里抽出两双筷子,一双递给了司丞。她撕掉一次性包装,掰开筷子后两根筷子相互划拉小刺。

  “嗯。”她闷哼一声,小刺扎进了指腹。

  司丞一把推开自己的椅子,站到了楚期旁边,“我看看。”他拿过楚期的手,小小的刺直直地立在肉里。这种情况不危险,但痛是真痛。

  他两个指头掐着那一块小肉,另一只手将刺揪了出来。“好了。”说完,他的拇指轻轻滑过楚期的指腹,带着粗粝感和异样的温度。

  “对不起。”楚期声音嗡嗡地,热气喷在司丞的肩膀处。

  他放开楚期的手,重新坐到了楚期对面。“干嘛说对不起。”他低头,将酸辣粉盒子边上的塑料袋往下扯了扯,“是我一直在强迫你,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楚期撇着嘴,眼睛湿了。

  “你生气呢?”

  “没有,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司丞微微皱眉,坐到了楚期旁边,他手指擦过楚期的脸颊,将不属于脸上的泪水擦去。“是我不好,不顾你的感受,总是表达着我的想法。”

  “可你是对的。”楚期声音哽咽。

  “没有对错,只有谁对谁错。”

  “那不一样嘛。”楚期鼓着两个腮帮子,觉得司丞在敷衍自己。司丞只是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暧昧更上一层是什么?

  楚期不知道。

  “你是不是最近胖呢?”李雅用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语气,向楚期投了颗巨型炸弹。

  楚期立马拿出自己的电子秤,96斤!足足胖了6斤,在短短的一个月内。

  她双手揉拧着自己的头发,真的要疯了。自己又是少吃又是运动的,好不容易将90斤保持了将近三年,因为司丞一个月就破了。

  头大。

  令人更头大的是,旁边幸灾乐祸的室友。

  “请离我远点好嘛?”楚期咬牙切齿。

  “别呀,我们刚刚买了炸鸡,要不要来两口啊。”三个人说完就拿着炸鸡晃悠到楚期位置来。

  那个贱呀,无法言喻。

  炸鸡的香味没超过三秒就弥漫了整个宿舍,三个室友拿着包装袋,一个比一个吃得大声,一个比一个吃得香。

  在挣扎了三秒之后,楚期就加入了炸鸡大军。

  减肥什么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啊,不然怎么减?

  吃得时候有多香,腰间的肉就有多豪爽。楚期摸着自己肚子上多出来的肉肉,内心那个悔呀,为什么要吃那口炸鸡,为什么?

  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冲了一杯超级浓的茶喝完之后,心里的愧疚少了那么一点。重新躺在床上,想着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减肥。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晚上结束,司丞都没有看到楚期出现在片场,打开手机看了眼,没有消息。

  就在司丞以为没人接通的时候,对面发出了声音。

  走到走廊就听到了里面的音乐声。门口上面有一块玻璃,能够看见里面的场景。屋子里面的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运动内衣,下身穿着一件黑色运动裤。头发随便扎着一个丸子头,因为短发的缘故,一些头发没有被扎起来。

  她在跳一首英文歌。

  司丞推开门进去,本来打算坐在一旁不打扰她的,结果正好赶上她跳完。

  楚期脸上泛着粉红,脸上,脖子处被汗水洗过。她关掉音响,拿起地上的水瞬间消灭掉。

  司丞将一旁的短袖递给她。楚期用手推过去,嫌热不想穿。

  “这样会感冒。”司丞没有顺着楚期的意。“我之前练完之后也不穿,不会感冒的。”楚期一屁股坐在地上,练了将近一下午的舞,累得要死。

  “听话。”司丞执意。

  楚期努了努嘴,瞪了眼司丞之后乖乖穿上。

  司丞轻笑一声,将楚期的小表情全部看到眼里,“吃饭没”?他从兜里拿出手纸,递过去让她擦汗。

  听到这句话,楚期立马炸了起来,“你还说吃饭,你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之后胖了多少嘛,6斤,四舍五入就是10斤,我居然一个月胖了10斤。”说完楚期两根食指交叉在一起,冲着司丞。司丞将楚期的手抓住,“胖6斤刚好,你以前太瘦了。”他语气轻轻的,眼里带着宠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