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听说了你的意义

第7章 听话,过来

听说了你的意义 陈锡锡 3207 2020-05-20 17:35:28

  第7章听话,过来

  乔森看到镜中的自己开心极了,然后驾驶着车子去了“天使公司”,他和安贤宰还有其他几位专业的老师看着那些报名的选手在台上走着台步,乔森对身旁的安贤宰说道:“这届可以,都挺不错的。”

  “别说话行吗?”

  “吃火药了今天?”乔森笑道,然后转眼看着刚上场的那个男生,就是那天在旋转门看到的那个男生,乔森马上从桌子上拿起表格然后又看了看台上的男生,他马上转头对安贤宰说:“崽啊,这个不错,各方面都可以,名字都很可以,金承灿。”

  安贤宰听到后,马上拒绝说道:“不要,我不要姓金的。”

  乔森摸了摸安贤宰的额头不解的说:“不对,你没病啊,但你今天不对劲,你怎么回事?这金承灿不是挺优秀的吗?你干嘛不要?你是什么意思,姓金的你不要,说,你告诉哥哥,是哪个姓金的女人伤害你了,我找她报仇去。”

  安贤宰看到乔森冲动的撸起两只袖子就翻了个白眼幽怨的说道:“白痴,就知道动手,什么女人,哪有什么女人!”

  “哦,那不是女人,是男人吗?”乔森狡黠的笑道。

  “我不想跟你说话。”

  “切,谁愿意跟你说话,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把这个金承灿留下来,多好的苗子啊,你总不能跟别的姓金的男人有仇,就把这个好苗子扔了吧,这不公平!”

  “把嘴闭上,我就留下他!”

  “哦!”

  乔森立刻闭上了嘴,但撇着嘴偷偷看了看安贤宰随后又望着台上的金承灿......

  安七夜起来上了个厕所,然后又躺回床上睡觉,直到肚子饿了,他才爬了起来,他朝厨房走去,看到桌子上做了一点汤,旁边还放了一张字条,他拿起字条念道:“这是醒酒汤。”他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呸呸呸”的抹了抹嘴埋怨道:“安贤宰,这都冷了,还怎么喝!”他泡了杯牛奶说靠在客厅沙发上说:“话说昨晚送我回来的人是谁,让我想想,应该不是安贤宰,安贤宰没那么好心的,唉,到底是谁送我回来的......”

  他嘀嘀咕咕了很久才想起是那个衣服上别有国立大学牌子的学生伊安送回来的,他抓了抓头发说:“原来是那个学生送我回来,”他瞄了一眼桌上的醒酒汤说:“醒酒汤也是学生做的,我还说嫌弃冷了,学生给我做汤就不错了,我要喝完。”他端起盘子喝了起来,但没喝几口,他就放下盘子皱眉叫道:“我是怎么会把一个学生带回家的,昨晚我还醉酒了,我不会是昨晚......不行,太吓人了,我要去找他,这太可怕了。”说完,他马上关好门出去了。

  安七夜来到国立大学后,询问了好几个学生认不认识伊安的,但那些同学都说不认识他,安七夜有些失望的坐在石凳上,然后看到图书馆,他又马上去了图书馆,但因为没有带图书卡过来,他又重新办了一张卡,卡办好后,他一楼一楼的找过去,但都没找到,他又到各个楼层的卫生间找了找也都没看到伊安的身影,最后他望着一楼的大门口,看着伊安是否会出现,后来他有点想睡了,就去一楼找了个位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有个女生看到安七夜趴在桌上睡觉,嘴里“嗯嘛嗯嘛”的呢喃道,她就过去轻轻的拍了下安七夜说:“同学,醒醒,醒醒。”

  安七夜一下醒来,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对同桌看书的学生们说道:“打扰大家了。”他一转身就看到桌子上有口水,他马上红着脸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马上弄干净来。”

  女生给他递了一包纸巾,他感恩戴德的说:“谢谢谢谢!”

  处理完之后,安七夜怏怏的走出了图书馆,没找到伊安却还那么丢脸,他苦恼的拍了拍脑袋,但他又马上愉悦起来,因为他看到伊安朝他这个方向走来,他本来是要跟伊安打招呼的,但看到有个抱着书本的女生走到伊安身旁和伊安交谈着,他马上放下手来,最后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安七夜坐在车上无聊的听着歌,听了好几首歌后就抽了根烟......

  苏洛荷在书房里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小白鸽的资料,原来小白鸽在读书的时候就受尽了他人的欺负还受到了女生的凌辱,小白鸽是个性情胆小懦弱很内向的孩子,妈咪又因为有精神抑郁症,时常会疯了一样殴打他......苏洛荷眯了下眼,想起当时他用刀子划开他衣服的时候,他的胸前有很多旧伤疤......苏洛荷把资料放回了桌上,摸了摸那优美的下巴,随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苏洛荷来到小白鸽的房间里,却发现小白鸽不在里面,苏洛荷微微皱着眉头便转身去了其他地方。

  墙上这个女生应该就是苏洛荷很在意的那个人吧,娜塔莎,小白鸽望着娜塔莎的画像忏悔了很久,多么善良可爱的女生,虽然爹地很疼爱他,但爹地毕竟是做了很错误的事情,如果爹地没有残害娜塔莎,也许再过几个月之后,娜塔莎就会生下那个孩子......

  小白鸽抹去眼角的泪水,拿起了桌上那本相册,他刚要打开看,后面就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你是什么时候得到可以进入这里的允许?”他吓得立刻转过身躯,紧张的拉着衣角缩在桌子旁。

  “滚出去,别动她的东西!”苏洛荷指着门口大喊道。

  小白鸽吓得一愣一愣的,立马低着头转过身去。

  “站住!”苏洛荷命令道,小白鸽停下了脚步,苏洛荷走近他说:“说,你为什么来这个房间?”

  小白鸽根本不敢说话,身体都颤抖起来。

  “我警告你,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是绝不可以离开你狗窝半步的,你胆敢再进入这里,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陪葬的!”苏洛荷怒火中烧道,他见小白鸽只是低着头,苏洛荷血都要冲了上来,但又扶着小白鸽的肩膀很邪魅的说道:“你是真的一句话都不会说是吗?呵!”

  苏洛荷看到小白鸽眼里噙着泪花,他就放下手冷漠的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不允许去其他地方,只能待在你应该待的地方,如果明白了就点点头。”

  小白鸽乖乖的点了点头。

  “这个房间脏了,打扫一下!”

  当小白鸽抬眼时,看到的是苏洛荷那冷傲的背影,他立马点了点头。

  苏洛荷回到书房里,看了下书,但又马上来到娜塔莎的房间,小白鸽一看到他来就马上拿着拖把低下了头,像是犯了很严重错误那般,苏洛荷撇了下眉说:“我饿了,去做饭!”

  “嗯。”

  虽然小白鸽只是轻轻的回应了一下,但苏洛荷的眼神却迷离了起来,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但很快又变成冰块脸说:“还像块木头一样杵在那里做什么,下来!”

  小白鸽马上把拖把放下,然后跟在苏洛荷后面。

  苏洛荷在电视屏幕上见小白鸽在厨房里洗菜,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只是当他看到小白鸽的手链和脚链时,他又眉头紧皱起来。

  小白鸽饭做好了之后就走到客厅沙发那里,很小声的说道:“吃,吃饭了!”

  苏洛荷没有理会小白鸽,径直朝餐厅走去,苏洛荷入座后,他吃了几口就斜视着小白鸽淡漠的说:“你如果不想做可以直接说的,没必要摆出一副这样不情愿的样子,也没必要做出这种不是人类吃的东西来。”

  苏洛荷见小白鸽疑惑的表情,他就拿起筷子邪笑说:“过来,你自己尝一下!”

  小白鸽根本不敢过去。

  苏洛荷嘲笑道:“你不过来,莫不是想要我喂你?”

  小白鸽红着脸忙慌乱的摇了摇双手。

  “还不快过来!”

  小白鸽见苏洛荷提高了音量便挪着步子走到苏洛荷身旁,苏洛荷把筷子了递过来,小白鸽双手接过筷子,然后右手夹了点菜,左手托着,他尝了一口,转眼就看到苏洛荷凑过来饶有兴致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苏洛荷那双眼含笑意的桃花眼让小白鸽怔住了,小白鸽弄不清楚为什么苏洛荷可以脾气暴躁的想要杀了自己又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很温柔的对自己说话。

  “你自己觉得味道很好是吗?”

  小白鸽一直在想刚才的问题,根本不知道苏洛荷在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吃吧!”苏洛荷笑了笑说:“哦,对了,吃完饭把我衣服洗了,记得一定要手洗。”

  小白鸽又点了点头,苏洛荷轻蔑的笑了笑,在苏洛荷眼里,小白鸽是个很愚蠢很可笑的人......

  苏洛荷和乔森打完电话,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小白鸽在阳台里晒衣服,他就走了过去,不知道是月色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小白鸽回眸望着他的那一刻,苏洛荷停止了脚步也停止了心跳,但苏洛荷立马复苏过来,小白鸽是仇人的儿子,他怎么能因为小白鸽乖乖受虐又懦弱的样子就原谅小白鸽,很多人最擅长将自己伪装成弱者了,而这样更容易得到同情和怜悯......

  苏洛荷走到小白鸽身旁不屑一顾的说道:“伪装是你的强项吧,你是那个人的儿子,骨子里都是一样卑劣凶残的。”

  小白鸽默不作声,只是低着头。

  “我把你打成这样,你不恨我吗?”苏洛荷伸出右手想要抚摸一下小白鸽的脸,小白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苏洛荷笑了笑说:“听话,过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