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谍影谜情

第二章 钻禧之星 上

谍影谜情 润墨兮灵 2896 2020-05-13 22:01:10

  金黄色的阳光从蔚蓝晴空里洋洋洒洒地铺向海城。葱郁的绿叶槐树间挂满一串串洁白的槐花,飒、飒响遍街道每处,粉红的落英缀满半空。男子不时张望,月牙般眼角露出洁白的灵动。男子神色从心底打动每一个注目的行人。

  整齐的黑色西裤与白色短衬衫修饰颀长的身材。瘦却毫不虚弱,隐隐间透出紧实感觉。乌黑短发在阳光下,微微飘动,周边融聚淡淡的槐花香,男子风流倜傥显露无遗。

  目光仿佛随着他一路向前。

  海城某一间A建筑事务公司,规模虽小,五脏六全。平时从事街坊建筑事务,偶然,会接到一些事业单位工程,在当地小有名气。公司灵魂人物‘大胖叔’,鬼才一名,传闻,他曾经得到大集团赏识,可以将A公司合拼大集团,作旗下子公司。当所有人都以大胖叔要发大财时,命运却开起大开玩笑。

  “领导!满地瓜子壳!”撕子姨发怒道。撕子姨,公司老臣子,专管大小事务,是A公司大管家。风韵犹存,谜一样的女人。

  “狮子。。”大胖叔没说出的话压于舌底间。这一刻,他呼吸摒住,两眼征住,肥厚嘴唇抿得死死。褐色茶水面抖动,碰出点点涟漪,茶水气缓缓冒出。厚实陈年镜片滴出雾水滴。这年头,打工的比老板强。事实胜于雄辩,看油腻肥老头就这么一个遭殃。

  “都好几十年,在公司里,您连名字也叫错!”斯子姨不耐烦地扫地,瓜子仁不是适合女人吃吗?聊八卦佳品,一个大老爷们就知道吃“老板,你知道最近公司业绩吗?”

  “。。。”胖叔低头,喝起茶,放个屁,也要蹩。

  “麻烦准备年底散伙费!你还让人活吗?”斯子姨瞪住胖子叔,冷冷地道。

  “狮子。。。哦。。不。。老婆。。哦。。不。。斯子!这么几天不是来了几笔业务,公司财政状况应该没有问题”

  斯子姨停下手中扫把“委屈?”

  “哪敢”胖叔死悄悄地低下头,鼻头碰到地面,底到尘埃里,说的就是他。

  两老相伴几十年,乐趣真不少。一个强,一个弱。有时候,我不免会犯蠢,递上瓜子仁给胖叔吃一回。

  “你斯子姨外出?”胖叔问。

  晓岚点点头。

  傍晚时,晓岚做了一回清洁工。没义气的臭老头,居然出卖我。要不是瓜子仁就快过期,丢了可惜。叮咚叮咚!门铃声音响起,大傍晚谁来?瞄过手上扫把,再看看头顶挂钟。8点半?谁叫我是优秀员工。

  “来”

  公司玻璃大门外,他在那里等着。满身披上皎洁的灯光,人高得很,但与周边环境舒适协调,让人想一看再看。他的脸非常漂亮、性感。只要远远一看,胸口便悸动不已。很不错,SONW MEN ,我的白月光。

  “你好,我叫薛凯文。胖叔在吗?”男人说。声音平静而安详,让人想一听再听。

  他。。。不记得我。压往心中的酸涩,若无其事地,仿佛纯属偶然交谈的路人“胖叔回家了”

  “我明天来找他”男子淡泊道。

  “好的”我毫无表情地回答

  晓晓公寓

  洗澡水热,沐浴时身子感官全打开。疲惫,烦恼,焦虑冲下水道,哇啦啦地流向不锈钢小隔网。蒸气氤氲,模糊明亮的视线,我认真地搜寻记忆。俊气音貌,仿佛隔世。我皱起眉头:他忘记了。

  暖和的微风翻起空中粉红落英,香气溢满街边。知道香气能除心烦,却不知道能挠起一江春水。

  薛凯文站在公司大门外,望着远处的我。似曾相识的回忆,年少时,有一个男子也像他一样站薛凯文着,等我来。如果跟大花(晓晓的朋友)说起这般往事,她一定笑我白痴。

  “早”薛凯文微笑打招呼。

  熟悉的脸容。。。他是姚亚晟!这个假设如果继续向前推演,错乱就会产生,不对,对!他是薛凯文。

  “早”我礼貌地回答。这种礼貌是一种礼仪,对陌生人适用。

  这天,胖叔奇迹般地早到公司。他对薛凯文异常殷勤,要是说没有点别的,还以为薛凯文是债主。

  “凯文呀,就这样说定”胖叔牵着薛凯文,如获至宝。

  不到半天时间,公司新增一名设计师。斯子姨亲自为他打扫办公室,虚寒问暖。比自家老公胖叔都热情。我溜进办公室,歪了歪脑袋,挨着斯子姨,俏皮道“他是你的情人?”

  “看你这张嘴”斯子姨敲了敲我的头“人家可是带资入公司,这几年公司业绩不好。老胖说的几笔货款猴年马月才到账。如果没有薛凯文,都要倒闭罗”

  “。。。”一瞬间,我说上不话。

  斯子姨这几年头顶冒出许多白发,为公司、为儿子,不省心的事情没有停过,岁月公平对待每个人。昔日娇艳的玫瑰,似乎微微地褪去光采。

  “晓晓,最近客户送了些好苹果,我特意留下几个给你”斯子姨一边擦桌子,一边说道。

  “我最喜欢苹果”我笑着说。

  薛凯文来公司已经有些日子,大小业务总少不了他的身影。说错了,是我们的身影。

  “咖啡!”薛凯文边看资料,边作图。

  “来!”二话不说,我递上热气腾腾的黑咖啡。

  “报价单,明天给我!”薛凯文扔下文件夹,目无表情地说。

  “500万的报价明天交?”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人家总说我眼睛大,撑起来特有威慑,哈哈,这次应该能吓着他。等等,感觉有股不祥盯住我,是要将我丢进黄浦江的势头。别过头后,才发现胖叔与斯子姨凌厉的眼神

  “哈哈哈,明天?没问题”我眯起眼睛,温柔说道。人家总说我眯起眼睛,特有喜兴,哈哈,这次应该能哄着他。

  “招标文件,你去拿一下”薛凯文日无表情说道。

  噼啪,一声巨响,外面漆黑一片,雨哗啦啦地倾盆倒下。我咽了一口气“今天要吗?”

  “现在是早上11点,下午1点前拿回公司!”他一本正经地说。

  “...”招标制作公司离公司差不多3小时路程,你在考验我吗?天神阿,麻烦你劈死眼前这个坏胚子,造福人间!

  “大晓,给客人来杯茶!”薛凯文说。

  “来”

  “谢谢”客户是一位儒雅的老妇人,她详和地说“多秀气”

  我甜甜地微笑,没等回应。

  “十足女汉子,何来秀气”薛凯文微笑回道,手挥一挥,示意我退下。

  魔鬼,不,是魔鬼大哥。不管其他人怎样想,这副外表英俊内里恶毒,绝对是蛮人烦。如果人口普查中有蛮人烦这一项,他就得规矩地在这一栏里填上记号。如果上天堂,他注定要去蛮人烦天堂,如果下地狱,他注定要去蛮人烦地狱。

  电视

  “博物馆博物馆迎来百年庆典。届时将会一批古典文物珠宝展出。。。”新闻报导员一字一句整齐地报道。

  为了庆祝最近公司业绩猛升。胖叔跟斯子姨外出旅游,薛凯文休假半个月。难得浮生偷得半日闲。

  ‘咔嚓’我从来没有发现在公司吃饼干,是一件乐事。

  “就会吃,脸快胖成一堆”薛凯文拿起盒饼干,放在我头顶。

  稳住后,拿下来看,一堆不知道何等意思的英文标在饼干盒身,外层还有一个透明塑料袋与一封口标签‘free’。

  “明天去博物馆一趟,后花园整修工程要跟进”薛凯文说。

  “。。。。”满满不舍,这一周时光就要过去罗,叹了叹气,轻松的日子仿如隔世。

  博物馆

  海城博物馆是一座古代旧建筑。黄顶红砖宫殿,卯榫结构,据说是明朝帝王消暑胜地,它由一座主宫殿与三座小别院组成主体建筑,有上百年历史,它前面有一条护城河,常年不结冰,河道直通大海。有专家说过,温暖的海洋气流输入缓缓不断的暖气,所以不易结冻。晓晓很喜欢博物馆的建筑,特别是展厅--祥和宫。祥和宫屋顶扫满金漆的挂有一口龙吐龙-‘轩辕镜’,五行寓意水,有镇火的意思。内里是日常展示古董宝贝的地方,四周墙壁是玻璃展柜,中间放着镇展之宝‘禧钻’,千年老东西,很漂亮的一颗巨钻。

  “发什么呆”熟悉的冷酷带我回到现实,可能太喜欢老东西,忘记身边的老大爷。随即展开官方式笑容,温柔回道“领导,小的刚刚开了一段小差。实在抱歉,请问有何指示?”

  “。。。。”薛凯文凝视我一会,转身就走。

  一袋袋沉重的资料,左手一挽,右手一挽。糟糕,剩下的用口担?!我是男人还是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