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谍影谜情

第四章 钻禧 下 贰

谍影谜情 润墨兮灵 2275 2020-05-21 18:53:46

  D国

  “教授,数据明天可以导出。新材料面世,原子能制造将会刷新历史新纪元”助理C高兴地说。

  “终于等到这一刻”A教授兴奋地说,深蓝色的眼仁映着眼前璀璨的钻石,嘴角缓慢提上脸廓,高兴、骄傲、自豪无言溢出混杂一起。

  实验室位于地下50米,设备均来自世界发达国家,高端程序令人咂舌。有科学家曾经说过,谱读铀物质供原子能开发的数据,当今最快的电脑运转速度需要10天,而这里只需要2天。前沿性无疑是世界之最,近来D国为开发原子能技术新应用,成功研发某物质代替铀。

  当今世界强国-A国长期控制铀买卖。为了摆脱依赖A国,D国请来国家科研人员A教授及其团队,还有一批闻名于世的顶端间谍人员。

  钻禧含有某物质,通过科技谱读,数据应用可以创新物质。D国聘请萨门罗组织,从事世界搜索活动。实验需要不同物质,萨门罗组织通过不同手锻搜罗回来。上一个月,F国高新企业内部的重要谱读机一夜间被盗。体积如旧式电脑285,失窃当天,警方对企业内部各角落及人员仔细搜查,既然无一收获。

  人们明白怎么回事,却没有证据,那种痛,让大伙心里痒痒,到底是对罪恶的厌恶,还是对罪恶的天知?不为人知。

  “A教授,要提交数据,明天”薛凯文对A教授说。

  “明白,Tony.这将是完美的世界之举”A教授笑着说,语气间溢出邪恶。

  实验室不分昼夜,常年灯光通明。100米下的地室,通道四通八达,铁闸是惟一的间断层。如果不熟悉,可能会迷路。

  “Tony , B通道系统关闭被黑客战略”甲下属恭敬地对薛凯文说。

  “将系统联入中央版块处理。B 通道加派人手,跟随我前往”薛凯文利索地整理衣袖后,从枪袋抽出PPK,严肃的神情,突显领袖风范,此时的他,是一名冷酷的特工首领。

  嘭嘭嘭!

  枪声震满B通道,鲜血洒满冰冷的钢铁地板,血腥味游走鼻梁间,耳边不时鸣声音一片,这里的人似乎觉得这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才是异类。身兼百战,身手非凡,高大健壮成了这里特工们的标志。薛凯文身材长颀,肌肉紧实,全身拉起就是一条紧实的线条,特别之处,仿佛成了首领的标志。

  一头浓密黑发,剪得很短,在过道照下来的灯光下微微发光,人称‘black’!

  几天后,A教授将新材料物质资料转交D国核心人员Selena.

  哔--哔---哔!

  实验室冒出浓烟,薛凯文及其他人员紧急撤退,浓烟迅速占满地下实验室,眼前是一层淡白灰的屏障,伸手不见五指,特工们凭借多年身手,护送重要实验人员,安然无恙地逃出去。

  危险围绕每个人,惨叫声笼罩四周,倒下的,被踩得体无完肤,蛰居地上的,只能等待死亡。

  Selena 走得很急,高跟鞋不经意间歪倒,失去平衡之际,惨了死定。一双有力的手挽回她,薛凯文双手横抱Selena,往前奔跑。

  Selena抬头望向他迷人的下巴,好看的线条真迷人。能笑一个给我吗?她的手不经意地掠过心藏处腔骨,熟悉的体温,自然的体味,有力的跳动,给人安心的慰藉。

  这个时候,她希望是永恒的,只有他俩,一直一直在一起。

  这个男人,有天我会得到你。You always belong to me!

  海城

  “那个女的走了,出事甭往家里掏!”周妈大盆冷水往外泼。

  斯子姨与大花手忙脚乱躲到一旁。

  “姨啊,你不能丢掉晓晓,怎样说她也是你女儿”大花大声说。

  “滚,你给滚!”周妈叱喝,青筋清晰显在脸颊,淡褐色脸容渐渐转为深红色。

  岂有此理,有这样当妈的吗?

  天底下只有儿子是孩子,女儿就是垃圾?

  斯子姨受不了,拉着大花气愤地回公司。

  胖叔沏两杯茶,转递过去“早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去?”

  斯子姨委屈道“10天了,晓子进去都10天了。案件毫无进展,晓子才25岁,后面还有大好日子,我。。。。”

  “亲爱的,吉人自有天相”胖叔安慰道。

  大花“胖叔,薛凯文那边有消息吗?”

  “联系不上”胖叔摇头道。

  待了几天?

  周晓岚模糊不清,至今后怕感深深地缠绕着。抬头时,蔚蓝天空带点绿,仿佛跟昨天一样。会在这里一辈子吗?每天吃清淡的。。。肥皂剧里说过:坐牢的要干手工活,幸好平日衣物添补自家干,不难的,干得好的话,被表扬,还可以提前申请释期。情绪上头,鼻子酸得发痛,哽咽太难受,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欠我几顿饭,赖账不成,还躲到国外,跟拉风美女混成一团,天天酒池肉林。薛扒皮!薛甭猪!薛死狗。扒你皮,喝你血,怕我连累你,哼!所以到现在不回来?

  “也有这个可能”大花低声说道。

  我嘀咕道“坏蛋”

  “周晓岚!”进门后,警员正气地说。

  “声音太大,警察同志要批评我吗?”

  “也有这个可能”大花低头小声说道。

  “经核实,你无罪释放,请跟随警务人员,办理出狱手续”警员说。

  我。。可以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大花,我有没有听错?

  没有,晓晓,你没听错,可以回家拉!大花高兴地说。

  更衣室

  去哪里了?我心急地翻动衣服包裹,奇怪明明放在袋子里。窗外阳光透进几道散光,蓝珠子发出点点金属光泽,在这!幸好它没有弄丢。

  拘留所外

  “晓子”胖叔大声道。

  老儿不,常在外面胡说八道。明明是女儿,还叫小子!斯子生气道。

  “胖叔!”我跑上前,抱着胖叔和斯子姨,他俩胖极了,肉软软的,像两块糯米团。这时候,我才发现好久没有抱过他们,泪水抹过脸,心头涌上劫后余生的激动,如果硬要说最幸运时刻,毫无疑问是现在。

  “晓子,在里面吃得好吗?”胖叔问

  “老头,看你说,晓子好像去国外旅游,现在还来问旅行社安排的伙食好不好”斯子姨责怪地说“别听胖叔,他就是五行缺口”

  大伙欢乐地笑,我知道他们想给我鼓励,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何况我拥有大家。

  脑子涌上一个渴望的念头:他在哪?

  瞄过四周,捞影子也没一个,空的,影也是透的。

  崭新的黑色宝马车,渐渐开到身旁。车门砰的一声,慢慢打开。身穿白色衬衫与黑色西裤,修身的裁剪收得甚好。微风轻轻吹过,金黄色落英卷满碧蓝晴空,淡淡梧桐香随他迎面扑来。我爱哭,看到他,泪飙得更猛。悸动的朦胧间,瞳仁帘子间是他的身影,而他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