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关于霸总失忆了老婆要离婚的事

失忆(五)

  转眼秦轩也出院一个星期了,明天就是要去医院复诊的日子。

  自从那天浴室里的尴尬“起立”事件之后,文玥欣就把按摩时间放到秦轩洗澡之前,在秦轩房间的长沙发上伺(nue)候(dai)病人。

  在文玥欣的全方位的按捏揉搓之后,秦轩一身大汗瘫在沙发上。

  文玥欣也甩甩酸痛的手,坐在秦轩旁边:“明天复诊真的不要我陪你去?”

  秦轩本来舒展着的眉头皱起:“小刘陪我去就行!”

  文玥欣看着秦轩的后脑勺,看出他的别扭,笑了一下:“姜浩然就是嘴贫,他说的话除了医嘱其他的你就当他在放屁就好了。”

  “嗯。”秦轩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慵懒,“你们很熟?”

  “认识挺久了。”

  “哦。”

  文玥欣眼珠子一转,开口道:“你真的不要想太多了,浩然其实人挺好的。”

  又叫浩然!秦轩撑起身子回头瞪文玥欣。

  文玥欣立马换上一张无辜脸:“你瞪我干什么?能动弹了是吧?起来洗澡!”

  第二天秦轩自然是起了一个大早,被司机小刘推下了楼。吃完饭秦轩和孩子们一起出了门,先把孩子们送到了幼儿园,然后往医院去。

  秦轩到医院的时候姜浩然和另一位中年女医生已经在等着了。姜浩然仍旧是一副温文尔雅,衣冠禽兽的样子,笑眯着眼睛在那里等着秦轩。

  而那位女医生一看到秦轩到来,十分激动,主动上前:“少爷!”

  秦轩疑惑的看了姜浩然一眼。

  姜浩然耸耸肩:“这位是孙澄孙医生,是秦总您家的私人医生。我们这些赤脚大夫的医术不被信任,所以……”

  孙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姜医生这话就说得我无地自容了,姜医生的医术在业界也是小有名号的,不过事情关系到少爷的身体,我们自然还是要小心谨慎一点。”

  各种检查就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一系列检查下来,秦轩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薄汗,孙医生扶着秦轩往姜浩然的办公室走,皱起了眉头,说道:“少爷复诊,少夫人也不陪您来?真是太不懂事了!”

  “姜医生你看我做什么!难道不是吗?明知道我们少爷现在正是身体虚弱的时候,少夫人都不来陪着!小少爷和小小姐也去上学了,少夫人明明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做。”

  这是哪门子的封建残留?姜浩然挑眉。

  秦轩紧皱着眉头,也不大高兴:“我不让她来的。”

  孙医生还想说什么,但是还是闭上了嘴。

  中午饭随便对付了点,下午三个人在姜浩然办公室商量着秦轩的复健计划。

  姜浩然依旧是一副笑眯眯不着调的样子,手上拿着秦轩的各项报告:“秦总的身体总体来说恢复得非常好,到底是底子好。”

  “那是当然!我们少爷从小身体就好!”

  “骨骼长势很好,骨折部位应该都没什么大碍了。颅内血块有被吸收的迹象,秦总最近有想起些什么吗?”

  秦轩摇头。

  孙医生赶紧插话:“少爷不要担心,有些事情就算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只能说明那些过去的事情都不重要!”

  姜浩然有些无语,脸上的笑都有些维持不住了:“肌力测试的结果相当不错,看得出来秦总的肌肉能得到适度的放松恢复。看来玥欣的按摩技术没有退步啊!”

  叫什么玥欣!你们两个很熟吗?!秦轩在心里皱眉头。

  “这不是应该的吗!当时要不是因为少夫人给少爷打电话少爷能出事吗?少爷在外面有女人就有女人了,少爷愿意娶她,这么多年也对得起她了呀,她是有什么不满吗?”孙医生说得激动,满脸都是对文玥欣的不屑。

  姜浩然放下手里的报告,看向孙医生:“孙医生,你来,是作为医生,来为病人的复健提出合理意见,而不是作为封建狗腿子来拍主人马屁的。”

  “我……”

  “就算是作为封建狗腿子,也是不能妄议主人家是非的。”

  “你!”

  “你别说话了!”秦轩揉揉自己突突跳的太阳穴,对孙医生说。

  “再说了,当初可是秦总死皮赖脸地要负责的呢。”姜浩然嘴边的笑变成了冷笑,“要不然,今天包子馒头很有可能就得叫我叫爸爸了呢!”

  秦轩突然就不觉得头痛了,他心痛!秦轩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当初秦总可是医院来打避孕针的呢!在我这遇上了来产检的文玥欣,偷听到自己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就冲进来说要负责。”姜浩然笑,“这不,秦总现在又多了一个儿子,又多了一个责任,以前的那些责任自然是得忘记了!”

  秦轩哑口无言,以前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也就无从辩驳。

  “又或者说,秦总这是舍不了新欢又放不下旧爱,想要享受齐人之福啊!”

  被孙医生发配到门外的小刘听了文玥欣的吩咐,一直注意着里面的动静。听到姜浩然的话,他在门外悄悄叹了一口气,推门进来劝道:“姜医生,秦总是来复诊的,您别对病人发脾气啊!”

  姜浩然看了小刘一眼,冷哼一声,还是平复了心情,中规中矩给了几个建议,又开了些死贵的药就把人轰回去了。

  坐在回家的车上,孙医生还跟着,一路上对着秦轩数落姜浩然:“这个姜浩然怎么回事?就仗着自己和少夫人关系好吗?少爷您也是,太纵容少夫人了!您才是她的丈夫!她还成天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她这不是让您难堪吗?”

  “闭嘴!”秦轩揉揉额角,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文玥欣还是那副慵懒散漫的样子,穿着居家服趴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手机,十指翻飞,好像在和谁聊天。

  孙医生推着秦轩,在门口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秦轩转头看了孙医生一眼。

  文玥欣懒懒地抬起头看向门口。

  秦轩轻咳了一声:“我回来了。”

  文玥欣撑起身子:“孙医生怎么来了?”

  “我听说少爷今天复诊,就去医院陪着了,复诊完顺便送少爷回来。”孙医生微微一低头,礼数周到。

  “嗯。”文玥欣起身走过来,“孙医生今天陪秦轩去复诊了?他恢复得这么样?”

  “少爷恢复得很好,都是少夫人的功劳。”孙医生见文玥欣走过来,死死把握着轮椅的椅背,一副不打算松手的样子。

  文玥欣见状挑眉冲孙医生一笑,俯身把秦轩扶起来:“孙医生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啊,秦轩身体还虚弱着呢,别传染给他了!”

  “我没有……”

  “孙医生刚才咳那么大声,看来是有点严重呢,还是给自己开两付药,好好治治。”文玥欣扶着秦轩转身,不忘吩咐小刘,“小刘,送孙医生去医院。”

  小刘点头,对孙医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孙医生不甘心地看向秦轩,而对方只是一副虚弱的样子靠在文玥欣身上,根本就不搭理自己。

  孙医生不情不愿地走了,文玥欣把秦轩扶到沙发上坐着,自己又趴回原位,继续玩手机。

  “咳!”秦轩清清喉咙,试图引起文玥欣的注意。

  文玥欣转过头看他:“怎么了?真被传染了?”

  “你给我说说我们以前的事情吧。”秦轩与文玥欣对视,莫名的有点紧张,“我今天听姜浩然说我是在你产检的时候碰到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文玥欣放下手机,翻身坐起来:“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客官且听我细细说来,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看秦轩一副无语的表情,文玥欣尴尬地笑笑:“其实就是我之前去N市找朋友玩遇到了在那里出差的你,咱们一夜风流,干柴烈火,一不小心就把TT用完了,然后我是安全期你有打避孕针我们也就放下心了。结果……”

  “结果?”秦轩十分捧场地搭话。

  “结果目前根本没有100%避孕率的避孕方式。”文玥欣翻了个白眼,“后来就是浩然说的,我去产检的时候正好就遇到了你去打避孕针。”

  “姜浩然说要是我不出现的话他就是孩子爸爸了?”

  “对啊!”文玥欣的表情十分的平淡,“他看我一个单亲妈妈可怜,打算为了照顾我牺牲自己来着。”

  秦轩皱眉。

  文玥欣俯身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你看,我们是先有后婚,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所以说你要寻求刺激我也能理解,咱们什么时候商量一下,把婚离了,各自安好,啊?”

  秦轩盯着她,皱眉思索:“不对。”

  “什么不对?”

  “我们在遇到的时候你产检是怀孕几个月?”

  “8个月啊”

  “包子馒头是11月生的。”

  “对啊。”

  “秦叔真是第二年6月。”文玥欣为了证明秦叔真是秦轩的亲儿子给秦轩看过秦叔真的出生证明。

  文玥欣的脸色立马黑了。

  秦轩慢慢分析:“所以秦叔真是在我们再次相遇之前有的,你不能说我是婚内出轨。那可以说是我年轻的时候犯的错,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要和我离婚”

  “你!”文玥欣指着秦轩的鼻子,气得半晌憋不出一句话,“你命中率够高的啊!打了避孕针都能折腾出两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