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生命中的世界里

022

生命中的世界里 仪浦 1834 2020-05-30 01:15:18

  3月11日到家要凌晨了,参展是如此的辛苦,备样赶,乘车赶,报价赶,住宿赶,吃饭还是赶,仿佛跟时间赛跑样,现在在广州机场等候着飞机,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借此时间也稍微写些,真的从来没有这么提前过,同事及朋友还怕来不及,一直责骂撤展晚了,一路赶过来的,赶得是大汗淋漓,提前四个小时他们都急死了,真不知道急的是什么,像我乘飞机或火车或汽车最多提前半小时,不会一直傻乎乎的座在那候着车,其实很多事需要等待,候车需要等待,去餐厅吃饭也有时需要等待,果子成熟也需要等待,有的等待时间长,有的等待时间短,至于你,更需要漫长的等待,有时等待心情是焦急的、心切的、渴望的、激动的,有时等待是愉悦的、轻松的、期望的,等你这两种心情都会出现,有急有缓,有酸有甜,总是在不停的交替着。

  当我到达家时,你已进入了梦香,赶紧拿起手机充电,只为看你是否还在,原来你不在了,本一下飞机就给你短信的,可手机没电了,那句当我开机时又可以看见你了终究没得到应验,只希望你一切都好,当听说你在努力,听阿里巴巴课程时,我就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虽然万分的想跟你说句话。记得小时候当听到飞机响声时,大家都一窝蜂的去看天上的飞机,因为我那是山区,一般飞机是看不到的,即使看得到,也要找个好的位置,并且看到的飞机很微小,几乎成了一个点,在晴朗的天空中看到喷气式飞机在高空飞行时,机身后边总会出现一条或数条长长的“白烟”,我们总搞不懂那是什么,猜想那是飞机排出的烟或者路线,其实这些都不是,现在终于弄明白了,原来那是飞机排出来的废气与周围环境空气混合后,水汽凝结而成的特殊云系,航空飞行界和航空气象学上称之为飞机尾迹,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飞机拉烟”。写到这,不禁使我想起我那村庄和温家宝来过的地方。

  那条路很长很长,一直通向一个村庄,弯弯曲曲,足足三十多公里,路面没有铺水泥或者柏油,由泥土和石头组成,路的另一边是悬崖峭壁,车子一不留神很有可能掉下去,可十几年过去,没有发生一起事故。

  2007年4月20日下午,温家宝总理来到我所在的前一个村,如果他一直向前走,那时那条通向我家的路已经用水泥铺好,可现在里面没有了班车,要想进去只能打车或者自己开车,车停掉当然跟自身利益相关,里面只剩下一些老人,基本在家不出来的,那班车每天放空,为了自身的利益就不得不停止了,小时候也只有唯一的一辆班车,每天车子到家,大家都很兴奋,喇叭一响赶紧去看班车,每次出去还得抢位置,就是车一停止,每个人把纸板箱放在位置上,第二早上六点起床去坐车,因为我们那仅有的一辆车每天都是早上六点发车,出去必须这么早起来,要是错过了,得走上一、两个小时的路去上学了,他抢到那这位置就是他所有了,那时因为人多,很多都是没有座的,我乘车基本都着站着的,现在也如此,不管是公交、汽车或者火车,也许这是与世无争吧。

  其实只需乘坐20多分钟的车,他就可以到达那个村,可他停住了脚步,也许那条路永远不会留下他的足迹了,因为他可能不知道路的尽头还有个村庄,四周被山包围的地方还会有人住,那条路很长很陡,不过里面的树木更加茂盛,人更加热情,生活更加和谐。如果当时我能靠近他,我会鼓起十足的勇气对他说:“沿着这条路,里面还有个村庄,那就是我的家,您能到我家坐坐么?”我想他会同意的。

  那次***去后,新农村面貌全然而生,清一色的新房盖了起来,旅游业发展了起来,林业养殖业畜牧业也纷纷搞了起来,还有很多很多,也有着全国号召和大力宣传之功效,当然也得到了大力发展和扶持,而那条路的里面仍旧一片旧面貌,有点凄也有点凉,现在所剩的人寥寥无几,唯有一些老人留在那个山村,夜依旧是那么宁静,空气依旧是那么清馨,让我迷惑不解的是为什么国家领导人来过的地方就要大力发展,比这更贫穷的村庄或者县城不胜枚举,为什么不去好好发展他们,怕上面追责还是另有隐情,或者说***不来这个村就永远得不到政府的重视了。

  ***来到这里,确实是件振奋人心的事,或许是种幸运,因为民间有种传言,***本来是安排到另外个村去的,结果上头来考察的时候村民当时乱说话错失了良机,他来之后当然是人山人海,顿时沸腾了,也改变了很多很多。

  真想现在把你带进去看我那美丽的山村,真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照片上次也发你看了,你说你很喜欢,我就找寻着机会吧!小时候的故事,接下来我会跟你慢慢分享,让你了解下山村小孩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当然与城市中的小孩是截然不同的,虽然有着条件的艰苦,但是我们的童年是非常快乐的,无忧的,逍遥自在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津津乐道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