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许你万般皆好

027如何区分小妖精和大妖怪

许你万般皆好 岌岌非向夏 2518 2020-08-15 18:00:00

  这句话像是问中了他内心深处一直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思索几秒他答道:“不知道。”

  “嗯,”若曜菊喝了口酒,像梁皓月一样盯着虎台处发光发亮如众星捧月般的赵清黎,“不知道就对了。”

  梁皓月回过头,茫然地看着他。

  “就我和黎爷认识以来,好像没有见她对哪个男生有过什么想法。你不是比我还早和她认识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他没说话,像是被若曜菊这话点醒了般,仔细回忆了一下过去,好像自己和她认识以来她的确没对哪个男生有过想法。

  “帅哥,借杯酒?”

  不知哪里冒出来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子居然跑过来和梁皓月搭讪,梁皓月没回头,他的眼里只有赵清黎。

  倒是若曜菊有些受宠若惊,探着脑袋看着梁皓月旁边这个漂亮妹子。

  漂亮妹子的确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又黑又大,在场内灯光的折射下泛着五颜六色的光。

  这漂亮的大眼妹忽然令他想起了宛惊鸿,他刚想要代替梁皓月接受这位妹子的搭讪最后还是作罢了。

  就这样两人都没有搭理大眼妹,妹子僵在原地,有些尴尬。

  “耗子,你说黎爷是小妖精还是大妖怪。”若曜菊和梁皓月若无其事地又聊起了赵清黎。

  黎爷?爷?我去,这两男的该不会是弯的吧?大眼妹面色苍白,张着嘴,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搭讪搭上两个gay论谁都这反应吧?

  两人没有注意到还待在原地的大眼妹。

  “怎么说?”梁皓月表示很不解,想想赵清黎打架这么猛,干脆就回答了“大妖怪”。

  “nonono,”若曜菊回过头,发现大眼妹还在原地,“你怎么还不走?”

  大眼妹回神,人妖和她说话了,浑身一个机灵,赶紧转身往回跑。

  梁皓月依旧看着赵清黎,她正在虎台上肆意扭动着自己曼妙的身姿,很迷人。

  “切,对了耗子,你知道怎样区分妖精和妖怪吗?”

  梁皓月喝了口酒很不满地盯着他,对他的这种无厘头的问题搞得一头雾水,他这种话包,有屁就快放啊。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吧。”

  这种想打一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梁皓月甚至有些不想再听下去了。

  若曜菊又开口:“要说这区分妖精和妖怪嘛,看腰就是了。”

  “你是跳蚤吗?”

  若曜菊撇了撇嘴,站直:“腰细的就是小腰精,腰粗的就是大腰怪,很显然啊,黎爷是小腰怪,旁边那位.....咳咳,我不说你也知道她是大腰怪了吧。”

  梁皓月按着他话里的意思往赵清黎身旁看了过去,果然,目测是一个至少150斤的多肉妹子。

  “这样评价人家不好吧。”没想到若曜菊的调侃招来了梁皓月的唾弃。

  “切,我就只是说说而已,你三观什么时候这么正了?”若曜菊重新做回

  了沙发上。

  梁皓月仍然站在原地,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

  目光所至之处皆是她,满眼皆是她,梦幻的灯光打在赵清黎头顶,再慢慢往下移至她那双烈焰红唇上,他看得瞳孔一缩,心头一怔。

  他忽然很后悔,之前为什么就不能克制不住然后吻上去?

  再往后面想,赵清黎流口水的样子真的差点把他笑个半死。

  也只有因为赵清黎,他才会笑的如此不羁。

  “谁他妈允许你们坐这儿的?”

  若曜菊感到头顶一阵叫骂声传过来,只是场内DJ打碟声音有些噪,他没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在骂谁。

  他只是整个身子都躺在卡座的沙发上,头朝上方脚向下方,继续无所事地喝着酒。

  “我他妈问你呢!”若曜菊脑门被人重重地甩了一巴掌,他正闭着眼睛仰着头喝酒,被人这么突兀地一拍,瓶子里的酒差点一涌而出。

  “我操,他妈,,谁啊!想死是吧?”

  他唰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啤酒瓶被他重重一砸,酒瓶里的酒由于惯性被甩了出来,溅了一口在他右手虎口处。

  操!

  他把手贴在嘴唇,伸出舌头把溅在手上的就舔舐干净了。

  凌厉不屑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个头的黄毛小子,这个黄毛小子两只眼的眼角处好像还有疤痕。

  “你他娘的看个锤啊!谁他妈允许你坐这儿了?”黄毛说话的口吻充满了不屑,因为对面那个傻吊看起来比他要瘦,所以黄毛断定傻吊比自己弱。

  梁皓月闻言看了过来,左手横在胸前,右手提着酒瓶口。转过来的时候眉头很明显地蹙了一下,目光由上而下扫视了前来闹事的人,眉头很快就又舒展开来。

  放心,这黄毛肯定打不过菊花。即使他身后还是像像昨天一样跟了几个小跟班。

  看来他们昨天对黄毛一行人的教育不是很管用。

  梁皓月又若无其事地把身子转了过去,继续,面向赵清黎那个方向。只不过当他再次转回去的时候看到赵清黎正被一个男生搭讪。

  见这一幕,梁皓月眉头就像拧紧的抹布似的,拿酒瓶的那只手紧紧握住了瓶颈,虎视眈眈地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赵清黎脸上的厌恶感加上她对那名男子爱答不理的态度让他松了一口气,不过男子好像并没有要罢休的样子一直纠缠赵清黎。

  梁皓月这个角度刚好能清楚地看见那名男子的咸猪手正慢慢向赵清黎的大腿挪近。

  “想死!”他暗暗骂了一句欲要冲过去,刚提起的右脚又缓慢放了下去。接着脸上展露出一种类似胜利的微笑。

  赵清黎察觉到了隐隐而上的那只咸猪手,当那只咸猪手快要摸到她大腿的时候她一个机灵,假装若无其事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顺势打开了男子的手,绕过他,下了虎台向梁皓月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不知为毛,梁皓月身后欲要干架的双方迟迟没有动手,双方掀起的唇枪舌战可谓不堪入耳,各种父母祖辈生殖器齐上阵。

  赵清黎走到梁皓月身边时偏着脑袋看了他一眼,满脸疑惑:“菊花怎么跟人吵起来了?你也不去帮一下?”

  梁皓月无言,眼神往闹事者那个方向扫视了一下,示意赵清黎看过去。

  赵清黎顺着他指示的方向看了过去。

  轻蔑一笑。

  “哟,这不是黄毛小弟吗?怎么,脸上的伤不疼了吧?”

  黄毛闻言看过去,刚才还骂骂咧咧强势进攻不屑一切的他见到赵清黎和她身后的梁皓月立马就怂了。身后的小跟班也往后退了一步。

  怂也只是心里怂,怎么也不可能写在脸上,那多没面子。

  “你,,你”黄毛结巴了一阵随后又挺直腰板故作镇定道,“老子还在找你,到时自己送上门来了!”

  “哟,怎地?还想打一架?单挑群架随你选,反正我们这儿就三个人。”赵清黎微微仰着头,眼皮耷拉着看着自己手中正在玩弄的秀发。

  姿势慵懒随意带有挑衅,态度傲慢放狂毫不在意。

  “黎爷你们认识啊?”若曜菊才反应过来。

  黄毛暗暗咽了口唾沫,后面的小跟班“前仆后继”。

  “你,,给老子等着。”说完黄毛调头就冲出了入会大门,身后的跟班们紧随其后说了同样的话后也撒腿就跑。

  入会门的保安将他们拦了下来:“不好意思,出场请走左边的出场门。”

  “操你大爷!”黄毛骂了一句,按照保安说的做了。

  赵清黎切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之后目光随机落到了若曜菊身上。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闹起来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