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许你万般皆好

041 管好你女朋友

许你万般皆好 岌岌非向夏 3173 2020-08-28 22:00:00

  三眉市医院。

  重症监护室里挤满了人。医生护士看护小姐还有逝者家属都在。

  若曜菊和梁皓月坐在病房门外的排椅上,两人都食指相互交叉靠在膝盖上托着额头,默然。

  赵清黎站在病床旁一动不动盯着病床上的奶奶,表情木讷,眼神空洞。齐媚在一旁和医生交涉着。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赵清黎站在边上,回忆着和奶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始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一刻她仿佛还活在梦中。

  陆白不忍看她这副模样上前安慰了她:“小黎啊,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你奶奶驾鹤西去你也别太伤心了。”

  陆白举起手试图安抚她但始终没伸手靠近。

  “医生,”赵清黎没多看陆白一秒,转身走向奶奶的主治医生,边走边问,“之前不是还说我奶奶病情很稳定吗?为什么突然就这样?”

  齐媚就她对陆白的漠视感到恼怒,刚准备口头教育她陆白就跟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息事。

  “赵小姐实在抱歉,之前您奶奶也有过类似的心脏骤停的情况不过还好发现的及时,不过这次就没上次那么幸运了......”

  医生注意到赵清黎面部表情变化便不忍再说下去了。

  “所以,”赵清黎意识到,“所以奶奶的逝世跟我有着很大的关系?是因为我没来医院,就没有及时发现奶奶的异常情况所以才导致奶奶错过救援时间的?都是因为我?”

  赵清黎不敢相信,害死奶奶的凶手竟是自己。

  “赵小姐不要这样想,当时看护小姐阿苗也在,也就是说就算您在也还是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医生推了推眼镜,解释道,“希望您不要有心理负担。”

  “也就是说这是必然?”

  “确实,是这样。”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作为医生应该知道的,不能向患者和患者家属隐瞒病情的!你不配做个医生!”

  赵清黎抓着的医生的白袍衣领,疯了一样地责问,眼角浸满泪水。

  见此情形,屋子里的人急忙上前把两人拉开。

  “是......”

  “赵清黎!”齐媚大喊,“你奶奶逝世我们都很伤心,这不能怪医生的!”

  齐媚的话完全掩盖了医生。

  “是我让医生隐瞒的!”

  陆白上前一步最终说出了实情。隐瞒病情确实不对,早知如此那时就不应该向赵清黎隐瞒。他也是怕赵清黎接受不了。

  其实事发突然对她来说才是最接受不了的。

  “什么?”赵清黎咬牙切齿地瞪着陆白,眸底布满了血丝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她身上突然窜起地戾气压得陆白喘不过气,他咽了口唾沫,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凭什么?”她问,“你凭什么!你是我谁?你算什么?她是你谁?”赵清黎指着病床上的奶奶,边指边往下戳,“陆白!你别以为你娶了我妈你就是我爸,我告诉你床上那人是你老婆的前夫的妈!你凭什么!”

  赵清黎举起手,齐媚以为她欲要跟陆白动手,便两步并作一步一把将她拉了过来一个巴掌又稳又恨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这是齐媚第二次打她。

  病房里的所有人就惊了。陆白上前将她拦下。

  “你干嘛打孩子?”

  病房门口的梁皓月欲要上前却被若曜菊拦住了:“人家里事我们还是不要参和的好。”

  “好了!”医生发话了,“这里是医院请各位冷静,逝者为大,请各位家属考虑逝者的感受。”

  医生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赵清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她眸底氤氲着一股寒气儿,瞳孔透过寒气发出一道凌厉的光,医生被她的一个眼神吓退了。

  “小黎,你奶奶的后事我会替你隆重操办的。”

  “不用了,奶奶喜欢安静就让她安安静静地走。”

  赵清黎一边脸颊还红得发烫。到底齐媚还是很心疼的。

  “你奶奶的后事我和你陆叔叔会好好操办的,一切都按你说的做。”

  赵清黎没说话,蹲在她奶奶的床头,伸手轻轻拂去了黏在她脸颊的发丝。

  “奶奶,您说您怎么就能丢下我不管呢?爸爸还没找到您怎么就能忍心离开了呢?”

  “奶奶,您不是还要等着我考大学吗?都怪孙女不懂事,没能让您有生之年看到我上大学,没能在您有生之年找到爸爸。奶奶......”

  她将额头紧紧贴在奶奶的手背上,此刻奶奶的手上还留有余温。

  “奶奶我发誓一定要找到爸爸!”

  眼前的一幕令若曜菊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世。

  生下来就没有父亲,母亲也因为他离世。眼前赵清黎的遭遇他感同身受,居然也在不知不觉间流下一滴眼泪。

  “菊花你怎么了?”梁皓月发现了异常。

  若曜菊这才注意到滑到脸颊的那一滴泪,他伸手将它抹去说了句“没啥,就是觉得黎爷很可怜。”

  不止若曜菊,梁皓月看她这副模样也疼在心底。

  和赵清黎认识以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她流泪。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见。他甚至还没想好要怎样安慰她。

  病房里的人都出来了,门口的两人见状让出了道,赵清黎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按照规定,接下来赵奶奶就要被推入停尸房。

  进了停尸房就代表着灵魂的最后归宿,就代表着再也不可能出现起死回生的奇迹。赵清黎不愿跟过去。

  “你去哪里?”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病床上的逝者身上时,梁皓月余光瞥见赵清黎转身朝相反方向走去。

  “赵清黎!”齐媚在后面大喊。

  背影渐行渐远的人对她的喊声无动于衷。

  梁皓月道了句“逝者安息”跟众人说了句再见便追了上去,若曜菊也跟了过去。

  电梯间里共有五个人,梁皓月、若曜菊、赵清黎还有一对母子。

  三人行挺沉默的,脚下的小男孩在电梯间里乱窜,又唱又跳的,家长也没管。

  “啊秋~”小男孩打了声喷嚏,然后将喷在手心的口腔粘稠物蹭在了赵清黎的裙摆上。

  赵清黎察觉到动静往身下瞄了一眼,小男孩捂着嘴看着她,手上还插着一根针管。

  看他样子好像在偷笑。

  算你运气好,你黎爷今天没心情好好教育你这熊孩子。

  赵清黎蹲了下来,掀起小男孩体恤的一角将他蹭在裙摆上的淡黄色的粘稠物体擦去,然后半眯着眼睛瞪了他一眼。之后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小男孩被她的举动和眼神吓哭了躲在了他妈妈身后。

  打电话的家长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旁的梁皓月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电梯恰好到达一楼,赵清黎先行出了电梯间。

  “妈妈,那个姐姐欺负我,哇——”

  “欺负你?他娘的谁敢欺负我儿子!”女子面部扭曲张牙舞爪欲要上前替自己儿子讨回公道。

  断后的梁皓月拦住了女子。

  “夫人,是您儿子冒犯在先的,请搞清楚状况。”

  “哪儿来的野小子?”女子龇牙咧嘴瞪了他一眼,“就算是我儿子冒犯在先又怎样?他还是个孩子你们做哥哥姐姐的就不能让让?真没素质!给我起开!”

  “他还是个孩子?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梁皓月冷笑一声,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小男孩身上,“‘小时候不把他当人,长大后也做不了人。’我看他也有个七八岁了吧?多少孩子就是毁在你们这样的教育方式里面的?”

  “你什么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夫人,电梯里面有摄像头,我想要是这样的视频被曝光在网上您和您的孩子肯定会引来极高的关注吧?”

  “让我想想,大家会在视频下面评论什么呢?说您不配作家长?还是骂小孩没教养?恐怕到时候会上升到您和您的孩子的人身攻击也说不一定。”

  他邪魅一笑,时刻注意着女人脸部表情变化。

  “你!哼!少跟我来这套。宝宝还要登记,就不和你鬼扯了!”

  女士最后拜倒在他的危言耸听之下。

  门口,许皆好和赵清黎擦肩而过。

  那不是她吗?

  许皆好后知后觉,等到两人擦肩而过之后他才注意到赵清黎。

  他欲要上前讨回公道,只是身后某个人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

  “你还想干嘛?”低沉的质问声。

  这声音对许皆好来说有些熟悉。他回过头看,果然是他。

  梁皓月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找她算账。是对手就别拦着我。”

  “许皆好,作为你曾经的对手我劝你别没事找事,也别动不动就找赵清黎。”

  许皆好冷笑一声:“梁皓月你是误会我了?”

  他拿出手机翻出监控截图递至梁皓月眼前:“这个人,你们认识?”

  梁皓月仔细看了看,截图上的那家伙是李彪手下那个黄毛。

  “认识,不熟。”

  “认识就好。他,欺负我弟弟的那个流氓,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好办,我就一个要求,道歉。”

  “道歉?”梁皓月挖挖耳朵,“许皆好你搞错了吧?是这个黄毛欺负你弟弟和我们无关,要找也应该找他。”

  “等等!”这次换许皆好抓住梁皓月的手,“她,怎么了?”

  进门与赵清黎擦肩而过后他回眸就瞥见了赵清黎泛红的脸颊,他一看红的部位和程度就知道是被人打的。

  也不知怎么搞得他就多嘴问了句。

  他这句话令梁皓月感到极度不适:“和你有关系吗?”

  许皆好反应过来:“是没什么关系,那就管好你女朋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