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许你万般皆好

045 英雄救美

许你万般皆好 岌岌非向夏 3782 2020-09-02 22:00:00

  “别拍!别拍!”

  若曜菊二话不说上前按住了几个摄像头。

  赵清黎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平定着对周围的一切不屑一顾。仍旧是以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姿态睨着陈芷莅。

  “大家应该拍那个女人,是她挑衅在先!”若曜菊指着陈芷莅朝人群吼道。

  “明明就是我们戳穿了赵离和男人厮混她狗急跳墙出手在先的!”刘芙跟着附和。

  “你这个贱女人!”

  “大家看见没,他还骂我!”

  “赵离,你输了!”陈芷莅摸着一边脸颊,面部扭曲艰难地挤出了个胜利的邪笑。

  “你干什么!”

  某个胆大的路人居然上前怼着赵清黎脸拍摄,若曜菊上前大声喝止,奈何那人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情急之下,若曜菊用力将那女人推了下去。

  “打人啦!打人啦——”女人将计就计坐在地上撒泼。

  “菊花?”

  周围人也部分青红皂白跟着起哄。

  冷漠,是非不分,随声附和,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的表现。

  但是对于当局者来说,傍观者不是更清吗?

  “明明是你......”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若曜菊百口莫辩。

  “走!”梁皓月上前抓住赵清黎的手,不顾周围的流言蜚语,拨开人群往外逃去。

  “菊花你快跟上!”

  “啊,哦......”

  三人穿过人流逃之夭夭。

  “芷莅你没事儿吧?”刘芙和另外两个小透明围在陈芷莅周边。

  陈芷莅邪肆一笑:“你们说,要是今天的事儿被上传到网上,是不是赵离的前途就被她自己给毁了?”

  **

  夜色渐深,三人逃到了一处空旷的广场。

  里面只有三三两两跑步或散步的人。

  “耗子,呼——你说我们跑什么啊?又不是我们惹事,干嘛要跑啊!这样误会起不是更大?”

  “那种情形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的,更何况是小黎出手在先,而且你把那女人推倒在地大家也是看见了的。”

  “那我们也不能就这样跑了啊,他们一定以为我们心虚!”若曜菊还是坚持己见,说实话,就他刚刚看见陈芷莅一行人那张嘴脸也想要冲上去给她们一巴掌。

  他觉得黎爷做法挺对的。

  “现在形势很不利,要是我们正面和她们刚一定是我们吃亏。他们录像拍照明摆了是想把赵离拉下水......那个女人,之前一起走秀的时候就对小黎百般刁难!没想到这次更狠!”

  梁皓月咬牙一拳砸在了路边树桩上。

  “那怎么办啊?要是她们把照片和视频放到网上那黎爷岂不成了万人黑?”

  梁皓月摇摇头,估摸着之前酒吧打架那件事儿也是她们恶意散播的。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看向赵清黎。

  她跟丢了魂儿似的,垂着脑袋,前额的刘海耷拉着遮住了大半张脸,阴暗之下只能隐隐看见那一抹红唇。刚才她身上的那股戾气这会儿全然消失了。

  “黎爷?”若曜菊试探性叫了她。

  没有任何回应,赵清黎转身托着步子往相反方向走去。

  “你去哪儿?”梁皓月条件反射伸了伸手。

  “你们两个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不行,你想去哪儿我们陪你,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赵清黎没回答,往马路中央招了招手。

  很快一辆出租车停在她面前。

  没有任何停留犹豫,她上了车。

  “等一下!”

  没用了,车子已经发动了。

  “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梁皓月看了看若曜菊。

  叮——

  赵清黎打开手机,屏幕弹出了梁皓月的消息。

  ——有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她深吸一口气,闭眼关掉手机,忽然鼻尖酸酸的,沉积了太久的情绪在此刻全都化为成一颗晶莹的泪珠,在她的脸颊边一滑而过。

  **

  许皆好散步于岷潭江边,晚风轻拂,吹淡了他心中灼灼的焦虑。

  夜晚的岷滩江景色很美,城市高楼的霓虹灯影映射于江面上,末夏的风拂过,波光粼粼,好似天上的繁星!

  如此美妙的夜晚如此美丽的夜景许皆好却无心欣赏。

  他靠在堤坝上的铁锈栏杆上翻着手机。

  几天前网友兔子向他求单的事还未来得及回复。

  他噼哩叭啦打下一行字:最近手里没有单给你。然后发了过去。

  不知道对方是否对他没及时回复的态度有些不满,之前兔子求单的时候都是一直催着他的但这次却没有。

  他和网友兔子是三年前在一个论坛上认识的,因为有共同爱好比较聊得来于是加了好友。只不过两人从来没见过面也没打过电话或视频,甚至连语音都没互发过。

  对他来说兔子是男是女年龄多大关于他的一切他都一无所知,同样对于兔子来说他也是个谜一样的存在。

  总之兔子给他唯一的印象就是缺钱。因为每次接单成功后都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许皆好等了几分钟都不见对方回复,于是退出了聊天界面转而登录了HP。

  完成数据那一栏显示新任务发布迄今为止仅仅五个人完成。出于对玩家信息的保护HP并没有公开显示已完成玩家信息,仅仅只能靠最后的积分来推断。

  看来这次积分排名又会有变化......

  哐当——

  侧身不远处传来了像是玻璃撞击铁栏杆的声音。许皆好循声找了过去。

  前方栏杆下有个人影。

  咚——

  啪——

  接着又是两声。

  许皆好本来没兴趣一探究竟的,谁知人影那边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来者是个吨位较高的男人,光秃秃的脑门反着路灯的光,蹑手蹑脚畏畏缩缩的缩到了坐在栏杆下的人影旁。

  这下这个男子完美地挡住了他的视线。

  “走开啦——”

  接着一个女人充满厌恶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很明显,应该是某个醉酒的女子遭到了骚扰。

  现在岷潭江边的堤坝上行人很少,周边也没有监控录像,这些漏洞往往成了不少不法分子的犯罪帮凶。

  男子应该是没注意到他的存在,要不然绝对不可能如此猖狂在目击证人眼皮底下犯案。

  许皆好点开手机录像走了过去,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干什么呢!”他一声呵斥。

  男子不屑往后一看。继续骚扰那名醉酒女性。

  难道说男子早就看见他许皆好了?因为觉得许皆好身板瘦弱不是他的对手才如此猖狂?

  “我说你干什么呢?给我住手!”许皆好再次发出警告。

  “切!”男子面目狰狞往江里啐了口唾沫,扭了扭脖子然后起身。

  “小子,爱管闲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你要是在不放手我就报警了!”

  “呵呵,”男子讥笑,“你有什么证据吗?”

  许皆好举起手机:“我已经把像录下来了,你说我有没有证据。”

  “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男子就像五大三粗的饿虎抢食般一步一步往他这边扑了过来。

  许皆好迅速收好手机往边上一闪:“既然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

  于是他借着男子较为迟钝的动作迅速抓住他一只手臂接着灵活转身,倾尽全力为男子献上了一段过肩摔。

  干净利落,简直完美!

  “纸老虎!”

  男子被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起来啊!”

  男子躺在地上哭着喊天喊地喊爹妈,许皆好象征性往前走了一步,没想到男子就像受了惊的乌龟一样迅速爬起撒腿就跑。

  许皆好也没追上去,男子屁滚尿流后他便上前查看醉酒女子的情况。

  女子依旧沉浸在酒缸里。

  许皆好一步步靠近她,每走近一步他心里不好的预感便增加几分。

  女子的着装发型样貌一步一步清晰在他的眼前,直至最后他终于看清。

  哦卖嘎?怎么会是她?

  “赵清黎!怎么是你?”

  赵清黎的眼神轻飘飘从他额头上飞过,接着她憋笑一阵后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二郎神?运气这么好?我居然看见神仙了?”

  她的脸只微微泛红,眼神有点不聚焦,身上酒味很重。若不是基于这些原因,许皆好才不相信她是真的喝醉了。

  “诶——”

  赵清黎身子摇摇晃晃的想要起身,谁知那只插进栏杆间隙的腿居然拿不出来了。她右手拿着酒瓶子,使劲晃着腿,铁栏杆也因为她这个动作发出阵阵噪音。

  “什......什,呃,什么妖怪,竟敢咬老娘的腿......腿?喂,二郎神,快......快把它,拔出来......”

  此时她白皙的脚踝也渗了斑斑血迹。

  “我不是二郎神!”

  在许皆好看来,她赵清黎就是借着喝醉的名义调戏他!他是绝对不会拔出来的!

  痛死她!

  “嘿嘿......神仙,神仙,帮我拔出来吧,疼——”

  赵清黎的口吻有些撒娇的味道,松掉手中的酒瓶一把将他抱住:“神仙不是......不是救人的吗?我,需要,需要被你拯救......”

  掉落的酒瓶在地上滚了几圈,瓶子里的透明液体也洒了出来。

  许皆好双颊也泛起了红晕。

  看清了赵清黎近在咫尺的脸蛋,红红的,他才知道她的五官原来那么精致。

  赵清黎朝他傻笑:“帅帅的神仙,嘿嘿,呃——”

  刚才她身上的酒味儿他勉强还能忍受,但赵清黎最后那打嗝差点没把他送走。

  许皆好厌恶地一把将她推开,她一个趄趔又摔了下去。

  “你推我干什么呀?”

  赵清黎手边触碰到一个还装有酒的酒瓶,于是拿起又灌了几口酒。

  “喝成这样了还喝?不准喝!”许皆好抢过了她手里的酒瓶放在了一边。

  “你抢我酒,干,干什么呀?诶嘿嘿—呃,你,你也想喝?”

  要疯了!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救你了!

  “喝你个头!你朋友呢?”

  许皆好一脸嫌弃,赵清黎翻着白眼眯着眼睛依旧朝着他傻笑。

  “算了算了!现在和你说话简直对牛弹琴!”

  许皆好蹲下身,小心翼翼将她的脚踝从栏杆间隙里抽了出来然后将她扶了起来。

  刚又喝了大半瓶白酒的赵清黎这会儿好像更醉了。盯着许皆好脸边的空气笑了好一会。

  应该出现重影了。

  “哇啊——”

  赵清黎是转喜为悲吗?她突如其来的哭声把正在帮她整理衣服的许皆好给下了一大跳。

  “哇——爸爸,他们欺负我——”

  “喂喂喂,你干什么?碰瓷啊!我可没对你做什么啊!”

  “哇——爸爸——奶奶——”

  “别叫了,别哭了!你电话呢?”

  碰上这么个折磨人的烦人精许皆好都还没哭反倒她赵清黎先哭起来了。许皆好刚才是心累,这下连着脑子和耳朵一起累!

  “呕——”赵清黎忽然鼓起嘴巴。

  “你要干什么?”许皆好有种不好的预感。

  “呕——”

  “别吐,别吐!不要吐啊——”

  ......

  “舒,舒服。”

  “我的西服!赵清黎!”

  许皆好万目睚眦,又把她推了下去,眼中火花四溢,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暴跳如雷——

  “我的西服!”

  他看着黑西服上面一大滩淡黄淡黄的呕吐物差点把自己都给整吐了。

  “你干嘛又摔我?”

  这次,赵清黎兜里的手机被摔了出来,许皆好捏着鼻子,凶神恶煞的捡起她的手机。

  指纹解锁!

  于是他又极不情愿的靠近赵清黎,报复性的重重的捏着她右手食指然后开了手机锁。

  “疼!”松开手后,赵清黎旋即展现出一副娇弱的表情。

  许皆好在联系人里找到了备注为月亮的人。

  之前听赵清黎这么叫过,应该就是梁皓月。

  于是,他又怒气儿冲冲的播了过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