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许你万般皆好

046 离她远点

许你万般皆好 岌岌非向夏 3055 2020-09-03 23:09:31

  堤坝下的小石路有点阴暗。

  石子路面上仅有的点点星光都是来自旁边大马路的路灯,橙黄的灯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洒落于地面。

  连霜赤着脚踩在小石路上。

  因为早上有事耽搁了晨跑,她便把晨跑改为了夜跑。

  夜晚的岷潭江能成为她选择在这儿跑步的原因还是因为它独特美妙的风景。

  小石路有点窄,不能允许两人并排走在上面,杨彻就跟在她身后。

  两人是在堤坝上面碰巧遇见的,出于对女生的安全考虑杨彻选择跟她同行。

  在学校两人就是前后桌关系,现在也避免不了成为前后排关系。

  连霜在学校本来话就不多,所以一路基本都是杨彻在找话题。

  “洛雪怎么没和你一起啊?你们不是经常黏在一起吗?”

  “她有事儿,来不了。”

  “连霜,下次不要一个人单独出来夜跑,很不安全。”

  杨彻觉得这种事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她的。

  意料之内的,换来的仅仅是连霜言简意赅的“嗯”。

  好冷——

  两人又保持缄默。

  看来“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选择沉默”这句话挺对的,只是杨彻觉得两人周围的气氛有些尴尬。

  紧张地东张西望一阵后,他无意间发现了堤坝上正站着打电话的许皆好。于是便告诉了连霜。

  连霜表情一亮,按他说的方向看了过去。

  确实是他。

  他好像刚挂了电话,她看过去的时候许皆好已经收回手机在原地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躺在地面上的女子。

  “他旁边那人是谁啊?”

  连霜虽然没说话但目光却时刻落在地面女子的身上。

  就差一点,她就能看清女子的样貌。

  杨彻就搁那胡乱猜想:“是不是他妈啊?你看,周围还有好多酒瓶啊!”

  在看清地面上女子的样子后,她脸上的表情就绷不住了。

  不就是和许皆好一起从警局里出来的那个女生吗?

  他们什么关系?

  “连霜,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吧?”

  “不用了,和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于是她提着鞋子继续前进。

  “不用了?这样好吗?诶,你等等我——”

  某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外。

  一直放心不下赵清黎的梁皓月没有回家,而是和若曜菊一直待在外面。

  刚才许皆好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赵清黎喝醉了,让他过去接。

  “黎爷说啥了?”

  “不是她,是许皆好。”

  “许皆好?是谁?”

  “之前酒吧差点被小黎勒死的那个。”

  “那个警局哥?他怎么和黎爷在一起?”

  “警局哥?”

  “是啊,他不是动不动就要送人去警局吗?”

  若曜菊没啥本事,就是在给人起绰号这方面还挺有才的。

  “车来了,上车再说。”

  岷潭江边,赵清黎大概是哭累了又或许是醉酒的缘故已经睡着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许皆好见她没了动静就用脚踢了踢她的腿,仍旧没反应。

  “糟了,该不会酒精中毒了吧?”

  他惊慌失措的绕到赵清黎面前蹲下查看了一番,确定是睡着了才松了口气。只是右手在试探她呼吸的时候不小心触到了她流下的哈喇子。

  粘乎乎的!

  恶心!

  梁皓月再不来,他许皆好就要崩溃了。

  他急忙将粘了赵清黎哈喇子的手往她身上疯狂的抹了抹,

  夜晚的岷潭江是情侣们散步的绝佳去处。

  有着周围环境的衬托,这里也成为了暗恋的人儿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的好地方。

  冉隽飞本想借这个机会和缪善知的关系更进一步的,没成想他是把这个地方看得太过于神圣了。

  两人并排走在堤坝上,侧面的风吹来,少女发丝淡淡的香味儿窜进了他的鼻尖,似有若无的撩动着他的心弦,不经意间又令他心动不已。

  初见她时,一袭清新素雅的淡蓝色连衣裙,一头滑腻飘逸的长发,怀中抱着泛黄书封的资料。踏出那扇辉煌高雅的大门时,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便已深深印在他的脑海。

  只是因为多看了一眼,从此日夜是她,天地是她。

  冉隽飞不自觉地往她身边靠了靠,她没察觉。他身下的小手指也跟着不自觉的扭动,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指尖又会害羞的躲开。

  总之牵也不是不牵也不是。

  喂喂喂,冉隽飞,你以前可是撩妹一手啊。

  就在他鼓起勇气决定牵起她的手把她拉至跟前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手早已放在了身前。

  这应该是对他刚才不小心触碰到她指尖之后她所作出的反应。

  还是没法和他亲密接触。

  “那个,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人啊?”

  又叫他“那个”?他有名字啊!

  冉隽飞还是喜欢上次碰见赵清黎时她那样叫他。叫他隽飞,或者,飞飞也可以。

  他有些不乐意地往前方看了过去。

  “好像是。地上躺着人?一个,女生?”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他转身嘱咐缪善知道:“你跟在我身后,我过去看看,要是情况不对你就报警。”

  缪善知点点头,然后往他身后跨了一步。

  冉隽飞一步一步向那名男子靠过去。

  距离拉近时才发现地上那名女子是赵清黎。与此同时,缪善知也发现了。

  “喂!你干什么的?你对她做了什么?”

  说什么冉隽飞以前对赵清黎还是有过幻想,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相好落入不怀好意的人之手。

  闻声,许皆好看了过来,面对他,同样提出质问:“你是谁?”

  “我问你呢!你对她做了什么?想捡尸?”

  “捡尸?”许皆好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往他身后的缪善知身上瞟了瞟。

  冉隽飞急忙把她护在了身后。

  “我认识这女孩,如果你还不离开我就报警了!”

  许皆好被他这话给逗笑了:“报警?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认识她?既然这样我也可以说我认识她,我劝你还是离开,待会她家属就来接她了。”

  “我认识她,她叫赵清黎。”

  “认识?那好,”许皆好敛开被他皱着的西服,上面的呕吐物显出来之后冉隽飞和缪善知也差点吐了。

  冉隽飞急忙遮住了缪善知的眼睛。

  “这上面的呕吐物是她弄得,”许皆好指了指在地面上躺尸的赵清黎,“既然你认识她那就替她赔款,加上鞋子,一共五万。”

  “五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既然赔不起那就不能带她走,不然该我报警了。”

  “你!”

  身后的缪善知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背影,她没想到冉隽飞居然对赵清黎这么上心。

  之前在餐厅也是,若不是她拦着,恐怕冉隽飞早就上去维护赵清黎了。

  不远处的梁皓月和若曜菊来得正是时候。

  冉隽飞认出了若曜菊就是之前和赵清黎一起参加滑板比赛的那个人。所以过来的两人应该就是他所说的家属。

  “家属来了,我想你可以走了。”许皆好正言厉色。

  冉隽飞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叫上身后心神游离的缪善知便离开了。

  梁皓月见赵清黎躺在地上顾不上许皆好就将她扶起背在了背上。反倒是若曜菊上前替他说了谢谢。

  “她为什么喝那么多酒?”梁皓月质问。

  面对梁皓月的狗咬吕洞宾,许皆好表现得很无所谓:“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

  若曜菊在一旁好言相劝,也替许皆好说好话。

  “梁皓月,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喝成这样,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只知道她既然是你女朋友那你就应该时刻管好她的,而不是放任她在外面喝酒在外面混!”

  “你说谁混!”

  “你心里清楚就行,还有,她弄脏了我的西服,作为她半个监护人,要么就是她赔,要么就是你赔。”

  许皆好把西服掀开,淡黄的呕吐物又露了出来,虽然已经干了一大半,但看着还是恶心。

  梁皓月蹙了蹙眉,若曜菊却在一旁干呕。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弄得?”

  “我会无聊到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弄自己身上?就为了敲诈你五万块?”

  五万?若曜菊瞪着眼不敢相信,于是回头:“就你那破衣服值五万块?呕——”他看到西服上面那一滩污渍时又开始恶心了。

  梁皓月摸了摸身上,摸到了之前他哥给他的那张刚好装有五万块钱的卡,于是抽出扔在了地上:“五万块,以后离她远点!菊花我们走!”

  许皆好盯着地面上那张金色的卡叹了口气。

  “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

  **

  “耗子,我觉得警局哥人挺好的。”

  “你什么时候向着他说话了?”梁皓月不满道。

  “没有......耗子,我怎么感觉你和他认识,而且你们两个好像水火不容似的。”

  梁皓月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没错,我们两个的确水火不容。”

  若曜菊挠挠头,不知道他两以前有过什么过节。

  “诶,耗子你等等我。”

  一溜烟的,梁皓月就走到前面去了。

  “爸爸——”

  背上的赵清黎忽然动了动,说着梦话。梁皓月回头看了看她,满眼的溺宠和心疼。

  “我会帮你找到爸爸的......”

  

岌岌非向夏

“友情提示:女孩子晚上不要单独一个人夜跑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