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余生所遇安知我意

第二章安知我意

余生所遇安知我意 旧北猫 4545 2020-05-18 06:08:16

  许知意以为陆安知说的补习只是开玩笑,应付两家父母而已,谁知道这家伙中午一放学就站在她教室走廊,引得无数人观看。

  许知意装作看不到,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睡觉,这家伙!

  陆安知逆着光,那张清隽的脸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亲眼看着女孩无视他,直接趴了下来,有些好笑,真以为这样她就可以逃脱了?呵,天真。

  “同学你好,能帮我叫一下许知意吗?”他随便拦了一个同学。

  季沐言提着饭,忽然被人拦住,她只想爆粗口,可一看到拦住她的人,眼里写满了惊喜,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话了,眼冒红心,这……这是陆安知呀!!

  见季沐言呆呆的,没反应,陆安知皱了一下眉,重复道:“同学,能帮我叫一下许知意出来吗?”

  季沐言当即回神,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你等一下,我帮你叫她出来。”

  一溜烟的跑进教室,季沐言摇晃装睡的女孩:“知意!知意!陆安知找你啊!”

  周围有很多人猜测,陆安知来五班干什么,找谁?

  许知意在心里把陆安知骂了个遍,偏生旁边还有人在不停的念叨,她蹭的起身,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不大不小有些刺耳的声音,却让吵闹的班级瞬间安静了下来,目光飘忽不已,都不知道怎么惹到大佬了。

  许知意看了一眼窗外,迈出步伐走了出去,脸上写满了不情愿,可当看到陆安知一脸的淡然,她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她上前一把勾住男孩的脖子,身子依在他身上,许知意能感觉到陆安知的身体明显一僵,这个反应让她乐了,声音甜酥,却又不大不小,足够让大家听得到:“安安,我都说了不用来找我的啦!”

  周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哪个眼里不写满了震惊,这陆安知也就回国不久吧?怎么就跟许知意在一起了?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知道内幕的季沐言在心里给许知意竖了个大拇指,为了退敌,这招够狠!

  陆安知僵着身体,压低了嗓音:“许知意,你的爪子是不想要了?给我放开!”他用了十成的忍耐力才忍住暴打她的冲动!

  许知意冷笑,利落的离开陆安知的身体,甚至带了丝嫌弃,她单手插兜,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半头的男孩,她轻笑:“你回去吧,没意思。”

  陆安知垂眸,看到女孩长而上卷睫毛,痒痒的,想用手碰一下,他眼眸一深,压下心底的异样,声线清冷:“我答应了阿姨给你补习。”言下之意是他不会走的。

  “那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行了,我回班上了。”她说完就转身要走,一双温热的大手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许知意一愣,一只手指着:“喂喂喂!松开,不然我可喊非礼了!”

  周围都是看戏的人,一双双眸子里写满了好奇与八卦。

  陆安知眸色清亮,冷然道:“你可以喊来试试。”他直接一个用力把女孩拉到自己的身边,以绝对的身高优势压制她。

  许知意感觉周围的气场在发生改变,她的周边都是他的气息,她没眸微睁,自己还被人控制着,以一种圈养的姿势,唔,要命!

  两人本来就惹眼,这一动作令人惊呼。

  “嗷呜,这么激烈的嘛?”

  “哇,我怎么觉得意姐攻气十足呢,哈哈哈!”

  “不行了,我这还没恋就已经夭折了。”

  周围的议论传入许知意的耳朵,她嘴角有弧度,身子一动,踮起脚,嘴唇靠近陆安知的耳垂,轻轻一吹气。

  “亲……亲上了吗?”

  “不会吧?啊啊啊啊!!”

  女孩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垂,痒痒的,陆安知身子一僵,立马放开了手,耳朵却悄悄的红了起来。

  许知意得意的挑了挑眉,雕虫小技,也不看看她是谁!

  良久,陆安知轻笑:“许知意,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她好像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变化。

  “嗯?”许知意疑惑,随即明了,他俩小时候就认识,但时间过去太久,她没什么印象了。

  陆安知看了眼手机,淡漠道:“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跟我去图书馆复习。”

  “喂!陆安知,我说了不去!”许知意明显有些恼怒了。

  陆安知淡淡的开口:“跟我去复习,下个月的月考如果你能进前十,我许你一个愿望。”

  许知意想酷酷的拒绝,但一开口就变成了:“真的?”她眼眸微亮。

  “真的。”

  得到确认后,许知意立马跑回教室,收拾东西,季沐言看得咋舌:“你不是说补习浪费你时间又拉低你智商吗?”

  “此一时非彼一时嘛。”许知意轻轻一抛眼:“亲爱的,等我回来啊!”

  季沐言翻了个白眼,还想说什么,人已经走了出去,跟陆安知肩并肩的走,说起来,其实这俩人挺般配的。

  两人一进图书馆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为了安静,两人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陆安知问:“你哪科不好?”

  “哪科?”许知意想了想,状似颇为头疼的模样,道:“唔,好像哪科都不好。”

  陆安知一顿,他自然知道她在逗他,倾身过去,从她手里抽出一张数学试卷,九十分,刚踏进及格线,他大致看了一下答题情况,指着一道大题解析道:“这题你不应该做错的,用直线方程的知识来解……”

  许知意挑了挑眉,无可厚非的,他说的没错,一开始她还会认真听,可听了一会,她就被那道清冷的嗓音给吸引了,眼神开始飘忽,视线落在那一张一合的薄唇上,听说嘴唇薄的人都很薄情啊……

  “啊!”突然脑袋被人敲了一下,许知意抬头,就看到陆安知的脸,她微愠:“你打我干嘛?”

  陆安知屈起一根手指,轻敲了一下桌面,语气淡漠:“看题,看我就能懂了?”

  被正主抓包,许知意一点尴尬也没有,反倒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他:“嗯,你的脸上写着答案,看你就好了。”

  陆安知从没被人如此直白的调戏过,顿时有些发愣极其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重重的拍了拍许知意的肩膀:“看题!”

  许知意仍笑眯眯的,平心而论,这家伙真心长的不错!

  此后的每天中午,许知意都会被陆安知拎去图书馆复习,久而久之,朝传出两人在一起的消息,一个是学校公认的学霸男神,一个是大家整天喊在嘴里的意姐大佬,两人凑一块真是绝了。

  许知意和陆安知肩并肩走向图书馆,路上遇到几个打完篮球回来的男生,暧昧一笑:“意姐,又跟男朋友去复习啊!”

  两人同时一愣,她反应过来,一脚踹向那男生:“臭小子,胡乱说什么呢?一边玩去!”她跟陆安知?呸!

  “哟!意姐害羞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几个男生哄然大笑。

  陆安知面无表情的往前走:“许知意,走了。”

  许知意嘴角一勾,跟了上去。

  图书馆里,两人紧挨着坐一起,许知意趴在桌子上跟一道物理题做斗争,陆安知安安静静的坐一旁看书,经过这两个星期,他意识到许知意是真聪明,单凭她的数学每次都能恰巧拿到及格,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拿捏的飞常准就知道,估计是真的不想学习……

  大概是察觉到身旁女孩的烦躁,他放下书侧眸:“怎么了?”

  许知意头一歪,眨巴着眼睛,委屈巴巴的:“陆安知,你这出的是什么破题啊?”她控诉着还带着一丝埋怨。

  陆安知一愣,看向她本子里的题,长臂一伸,许知意整个人呈一种被抱住的姿态,许知意愣住了,却见男生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覆上她纤细的手,身边是他清冽的薄荷味,一时让她乱了手脚……

  他们的姿势极其暧昧,外人看起来像是在拥抱。

  “这道题你公式用错了……”

  温热的气息喷在许知意的脖子,她忍不住缩了一下,陆安知这才意识到,他几乎是半搂着女孩的,低头一看,女孩白皙的脸上一抹粉红,甚是好看,恰好这时,她抬头,四目相视,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许知意!陆安知!你们在干什么?”

  老张怒吼!本来学校里就传这两人的绯闻,他本来是不相信的,但眼前两人相拥的一幕让他备受打击,一个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一个是令所有老师头疼的学生,这两人……

  年纪办公室的门紧闭,外头却围了一堆看热闹的学生。

  “你们刚在干什么?学校明确规定不能早恋!不能早恋!你们这是不把学校的规矩放在眼里是吧?”老张怒气未消,板着一张严肃的脸。

  许知意很淡然的回道:“我和陆安知同学没有早恋,主任,你不能只相信你看到的和听到的。”

  “许知意,你还顶嘴!”老张气极了:“陆安知同学,老师相信你只是一时迷了眼,人生那么长,何必现在就踏入这些感情呢?现在你们最重要的是准备高考,专心复习,知道吗?”

  嘿!这话说的许知意不乐意了,就要开口,谁知陆安知先她一步开口,声线清冷好听:“张主任,我并不赞同你的观点,谈恋爱和学习是两码事,高考固然重要,可要我选一个,我宁愿放弃高考,还有,忘了告诉您,我跟许知意从小就认识了。”所以,哪有什么早恋?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许知意微怔:“陆安知,你……”

  老张被气的不轻,浑身发抖:“我不管你们有没有早恋,今天必须把你们的家长叫来!”

  许知意皱眉,颇为难的表情:“老师你确定?”唔,她怀疑老师在无中生有,她的家长从初中开始就没来过学校,以往什么家长会都是通过电话的,现在也不知道骆女士有没有时间啊!

  二十分钟后,骆念瑶和梁慧丽一起出现在了年纪办公室,一看到两个孩子站着,皱眉:“许知意,你闯什么祸了?”

  骆念瑶还是第一次被叫家长,有些新奇啊。

  “我哪有闯什么祸?”许知意翻了个白眼。

  梁慧丽首先了解情况:“老师你好,我是陆安知的妈妈,请问这俩孩子犯了什么错?”她也是第一次被叫家长。

  老张盯着骆念瑶看了会,听到有人问话,他回过神,语重心长道:“两位家长,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俩孩子在谈恋爱,今天把你们叫来主要是想让你们好好劝一下,毕竟,高考最重要啊!”

  许知意下意识的反驳:“我说了,没有早恋!”

  闻言,骆念瑶和梁慧丽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谈恋爱?”

  老张被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是的,不过两位也不要生气,好好说。”

  骆念瑶听了却笑了:“生气?我跟安知妈妈恨不得他俩谈恋爱呢!”她多希望她家野丫头把陆家小子给拿下。

  “嗯?知意妈妈你……”老张哑口无言。

  “老师,你不要惊讶,就算这俩孩子真谈恋爱了,我们也不会反对,当然也希望你们不要反对。”梁慧丽温声道。

  老张一副见鬼的表情,张了张唇:“男生倒没什么,但许知意是女孩子,这早恋……”现在的家长都这么开放了吗?还是他落后了?

  许知意皱眉,明显不耐烦了:“谈恋爱怎么了?女生又怎么了?”这老师重男轻女吧?

  陆安知悄无声息的看了眼许知意,拧着眉,他微凉的视线看向老张:“张主任,你是老师,这样说一个学生不觉得有违为人师表?”

  许知意肯定觉得很委屈吧?

  老张愣了一下:“那个,老师不是那个意思……”

  在一旁看戏的两位家长终于出声,梁慧丽看的开心,她从来没看到过安安这么护着谁,真是新奇。

  “知意没事啊,谈恋爱也没事的,你是不是看不上安安啊?但他这么优秀,长的又帅,不应该呀。”梁慧丽忍不住怀疑,难道是她家安安长残了?

  许知意一噎,急忙道:“不是的阿姨,陆安知很帅很优秀的。”要不帅,季沐言也不会整天在她耳边念叨了。

  “那你……”

  “妈!”陆安知冷着声:“你和许姨回去吧。”他清楚的看到许知意眼里的尴尬。

  终于消停了,四人临走之前,老张小心翼翼的问骆念瑶:“您是许瑶老师吧?”

  骆念瑶惊讶:“你认识我啊?”

  “我爱人可喜欢看您的书了,家里的书架都是您的书,许老师,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老张一开始就觉得眼熟,好家伙,这居然是真的,还是他学生的妈妈。

  许知意眨了眨眼睛,这又是什么场面?粉丝见面会?

  “好呀!”骆念瑶笑了:“那以后这俩孩子你能不反对吗?”

  老张犹豫了一会,许知意以为他会拒绝,结果老张斩钉截铁的道:“好,我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许知意乍然结舌,老张你的原则呢?

  两人被请家长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原以为会是一通谩骂,大家却看到许知意妈妈和陆安知妈妈手挽手的出校门,有说有笑的,嗯?说好的谩骂呢?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甚至有人称呼为“安意”CP,每每听到这些,季沐言总能笑个不停,半开玩笑道:“干脆你们顺民众的意愿在一起得了,安意安意,安知我意,你俩连名字都那么相配,不在一起可惜了。”

  通常这个时候,许知意都会给季沐言一个大大的白眼。

  她和陆安知的关系好像越描越黑,解释不清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