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皇帝是个恋爱脑

025:由着她在他身上为非作歹

皇帝是个恋爱脑 末辞安 1244 2021-01-03 13:01:14

  “没有。”

  清冽、平静,无波无澜,却是真真实实的在解释。

  她这个儿子将她禁足了半月余,宫中的人都说,帝王变了,爱说话了,有了人气,有了情绪。

  他们说,帝王有了欲念,册封大典那日他的眼底像是揉碎了的星星,细碎的光,温柔的致命。

  她不信,怎么可能呢,她这个儿子偏执又淡漠,眼底淬了十几年的黑暗,怎么可能突然变成了温柔的光。

  果然那些人说的都是假话,她啰嗦了那么久,骂他、怨他、指责他,他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无欲无求的模样。

  然而她就说了那个女人那么一句而已,他竟然像她解释。

  她的儿子终于可能会像正常人一样了吗?

  七情六欲,凡尘酸甜苦辣,世间色彩缤纷,他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体验了吗?

  为什么,牵动他情绪的偏偏是那个女人?

  欧阳蓉心情复杂,瞥了一眼正在吃零嘴的上官颜兮。

  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离开之际,她说:“皇帝,你是哀家之子,是一国之主。”

  “从你像它伸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的后半生逃不了了。”

  “还有,这青衣厨房与你终究是不搭。”

  一国之主的结局只有两个。

  国盛则可享受万人爱戴,世人景仰。

  国衰则国亡、人亡,受万人唾弃。

  想做一个安安稳稳为妻子做羹汤的丈夫,永远、永远都不可能。

  更何况她这个儿子是何等的薄情。

  帝王没有理会太后的含沙射影,自顾自的摇着扇子加火。

  逃不了吗?

  他不想要的东西,没有丢不掉的。

  汤熬了有好一会了,应该快可以了。

  帝王放下手中的蒲扇,走到贵妃椅上的人儿面前。

  至于厨房里为什么有贵妃椅,是这样的,帝王亲自准备膳食,而我们的皇贵妃娘娘想一睹风采,但是呢厨房里只有红木小方椅,帝王嫌弃那种又小又硬的椅子,所以就去搬了一把贵妃椅到厨房。

  帝王站立在贵妃椅旁。

  刚往嘴里赛了点零嘴的上官颜兮艰难的把东西吐下去。

  搞什么鬼,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她。

  像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西北狼没有吃到心念已久的羊。

  帝王微微弯腰,双手搭在上官颜兮的肩上,与她的眼睛平视,他问的极其认真:“兮兮,我这身装束可好看?”

  温润尔雅,清冷高贵。

  确实很好看。

  她回:“公子绝世无双。”

  某人嘴角稍稍上翘了一点,他在问:“我做膳食的样子可好看?”

  她答:“像西湖上品的龙井。”

  越品越有味道。

  某皇帝嘴角上翘的更多了一点,他得寸进尺:“我什么时候最好看?”

  某人脱口而出,“在床……咳什么时候皇上都是最好看的。”

  她最喜欢他在床上的样子,纯的要命,她轻轻一撩拨他就起了反应然后红着脸叫她别闹。

  她真的是爱死了他哪个样子,虽然他每次都不给她。

  某人高兴了,发出低低的浅笑,耳朵红了个透。

  他听到了,她说,床上的样子最好看。

  帝王垂眸浅笑,过分的好看。

  过分好看的东西总是会唤醒人的某些东西。

  上官颜兮看着他,突然就想犯罪了。

  怎么想的她也就怎么做了。

  她直起身跪在贵妃椅上,绕过大袖外披,从里面环上男人的腰,先是蹭蹭,然后贴紧他,去亲他的脖子,咬他的喉结。

  帝王僵硬了身子,红着脸任由她在他身上为非作歹。

  她亲完喉结,想亲他的唇,有点高,她伸出一只手勾着帝王的脖子,迫使他低点。

  她满意了,耐心的引诱他,教他接吻要怎么换气。

  他一一照做,只是笨着得很。

  她吻着他,下面的手不老实,一个劲的乱摸。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