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凤皇攻略之倾世女帝

爱情里的太女们

凤皇攻略之倾世女帝 月下小兔腿 2505 2020-05-24 13:55:58

  司学坊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虽然官职甚小,然而所牵涉的却很大。其实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像现代人的贵族学院,虽然没啥政治权利,然而那些个贵人们一旦出了这校门,走像辉煌时刻,哪个不还有些许缅怀之意。每逢年底送个把两白银,再和陛下多美言几句坊主的好话,这坊主之位也算是人生巅峰了。

  不过在这样一个男子都不可轻易露面的时代里,左越舟作为夫德与夫行的活榜样,成为一个学院院长,实在是个例例例例例外。

  “看来我这未婚夫,还没入我家房门,便已经进了他人心门了。”楚韵摇摇头感叹道。

  “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最讨厌你这嘴脸了。”宋颜撇撇嘴,“十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左越舟,就撇了他几眼,就被你打的落花流水搁家里瘫痪了三天,要不是后来……”

  宋颜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本来无精打采趴在桌上的楚韵一下子抬起来头,面露诧异,然后不可置信地说:“我会武?”说出这话后,楚韵感觉似乎白痴了点,又问道,“我以前武力如何?”

  其实楚韵内心已经开始奔溃并且咆哮道:完蛋了!

  这其他失忆什么的都能蒙混过关,这武力值可是实打实的啊!

  加上这个太女以前出门游历(混江湖),不知道暗地里得罪多少人,这不得死翘翘地说。

  宋颜半天才缓过来,她神经兮兮地看了一眼外面,又抓住楚韵双手,紧张地说:“你,你连自己会武都不知道了?这不得完犊子吗,你这些年在学堂试炼里打遍了京都啊,这要是让人知道了……”

  “完了完了完了”,宋颜也跳了起来,“祖宗诶,这事可严重多了,虽然咱俩武力都不甚精湛,但是这武试每年都是不可避免的。加上那起子要打败你在暗下偷偷练功的。”

  楚韵看了看这身体的小胳膊小腿,原来穿越果然不是个人当的事。

  驭凤国女子习武几乎是人人有责,除了陛下的亲妹妹,也就是青苑的小姑姑,自幼身体娇弱,但也是精通书法。

  不过众所周知,女帝的皇夫,青苑的亲爸走的太早,女帝与皇夫毕竟是相爱一场,生下青苑后便再无生育的打算。于是从青苑出生的那一刻起,无论是哪一方面,女帝乃至全国的人都寄予厚望。

  青苑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可是十岁那会儿由于一个意外,青苑情愿混迹江湖,磨炼自己也不愿待在女帝身边。

  成熟太早的孩子,总是会有心理阴影的。

  楚韵深深觉得后来的青苑越来越钻牛角尖,可能就是成熟过早的代价。

  青凤殿内,年过三旬的夫侍柳松竹端着药,轻轻微步走近了案桌,见女帝按着头,面露痛苦之色。

  “陛下!”柳松竹匆匆放下汤药,溅起的汤汁沾染了他的袖口。

  盛若霁感觉到一双微凉的手正轻轻地按压着她的眼周穴位,原本如同烧灼的疼痛渐渐消失。

  “朕无妨了,”女帝头微微一偏,不留痕迹地阻止了柳松竹的动作,“只不过刚才有些许不适。”

  柳松竹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陛下没事就好,臣侍将药端来了,还请陛下尽快服用。若陛下没有其他吩咐,那,臣就先告退了。”柳夫侍有些期待地看了女帝一眼,然而女帝却依旧低头处理着奏折。

  他微微垂下眼眸中的一抹悲伤,转身默默离开。

  察觉到离开的身影笼罩着忧伤的气息,女帝看了看他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德高望重的吴掌令刚刚进入殿内便见一脸落寞的柳夫侍离开,心里猜出七八分来,然脸上并无波澜。

  “老奴参见陛下。”

  “朕说过了,以后无人就不用行礼了。”女帝无奈地说道,两眼间仍有愁态。

  “陛下最近为太女的事可是思虑颇多。”吴掌令的眼睛撇过那碗汤药,“然而有的事情,陛下还是要慎重为上。”

  “你也觉得朕太过凉薄,待后宫中人不善?”女帝的话语中并没有什么威严之意,相反还有些调侃和落寞。

  “陛下,您也知道皇夫确实不仅只因柳家的造谣而去。老奴冷眼看了这几年,自知不该说什么。如今柳家大势已去,柳夫侍对您确是绝无二意,您就算念及皇夫,可也不该伤了眼下人之心啊。”吴掌令历经两朝,曾亲自抚养过盛若霁,因此女帝如今自然尊她敬她。

  见自己视若亲母的人如此劝说,盛若霁很无奈,可身为女帝,无奈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吴娘,你比任何人都应该知道朕对皇夫的心意啊。”盛若霁的嘴角勾起一个苦笑。

  吴掌令看了看一旁的墙上,那片墙没有任何装饰物,只有一个泛黄的画卷静静地挂在上面,画上的男子微微笑着,面色柔和。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当年还是个十六岁太女的盛若霁,在考察民情的时候偶见到了被众女殴打的一个少年。

  男子在驭凤国虽身份卑微,但也有所谓的人权保障。既然是自己的子民,盛若霁自然不可坐视不管。当下便派人押下了一干女众,这为首的便是柳松竹的长姐,柳松梅。

  因那男子不肯随她进府,还奋力反抗,惹怒了柳家最宠爱的长女。

  就在盛若霁转身准备走的那一刻,一个回眸撞见了那个少年的眼神。

  驭凤国从没有男子敢那样直视她的眼睛,更何况那个少年并无半点畏惧,只是那样平静的看着她,没有卑微,没有仰慕。

  可是有一种不知名的感情就这样撞进了她的心头,那双眼睛,那个人。

  这似乎,就是那个话剧本里写了一遍又一遍,说了一遍又一遍,直说的人厌烦至极却毫无理解,直到有一天突如其来的东西,叫做缘分。

  于是,原本是盛若霁的未婚夫的柳松竹因为长姐的罪行不得不退了婚约。

  在盛若霁成年礼的那一天,陪在她身边的,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一个不知来历的少年。

  他失忆了,不知自己姓甚名谁,却愿意陪在她的身边,从此便是她的太夫郎。

  “从今天起,你就叫微雨吧。”

  微雨若霁,微雨若霁。

  一个年轻的太女便如此不顾一切阻拦地投入了爱情。

  为了一个男人而疯狂。

  这一点楚韵深有体会,自然她也毫不怀疑历代女帝都有这样的初夜情结。

  不知何时起,京都传言,太夫郎是邻国天澄国的男子。谣言四起,原本就对太夫郎身份持疑的百官和谨慎的先帝百般商议,原本已经决定当下捉拿太夫郎,可是当时的太女已身怀六甲。

  在驭凤国,女子生育为大,无论是何阶层凡是有孕皆有重赏,生女儿者更是有体面和赏赐。更何况太女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上任女帝的第一个孙辈,如果一举得女又是新的继承者。

  因此上任女帝压下了谣言,不让盛若霁知道此事,却暗中勒令太夫郎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便以死明志。终究一个来历不明的庶人怎可为未来皇夫?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再明了不过了。青苑出生的那一刻,她的亲爹慷慨赴死,亲娘整整一年状若痴呆。

  新帝即位,盛若霁遵循先帝的遗诏,招柳松竹入宫,封为柳夫侍,却还是尊微雨为皇夫。

  可是原本的少女已经失去了难能可贵的初心,从此一心扑于朝政和抚养独女,再无与任何男子传承后代。

  楚韵知道这个故事后曾淡淡地说道:“碧娇,你知道为何我父郎毅然决然选择以死明志吗?”

  “因为他知道母皇终有一天会登基为帝,而他是否为敌国之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百官不会认他这个皇夫,无论是看着母皇与百官敌对,还是忍受母皇另招皇婿,他都不愿意看到。也许他是自私的吧,他希望他的选择让母皇铭记一生。”

  微雨若霁,是啊,似乎是很美好的爱情,可是终究会被又一场的风暴淹没不是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