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凤皇攻略之倾世女帝

正文开始

凤皇攻略之倾世女帝 月下小兔腿 2239 2020-06-04 22:25:14

  站在一旁,一脸平静的封朔溪轻轻摇着扇子,完全不在意桌上平铺的信笺,甚至面露笑意地为楚韵和宋卿分别倒了杯茶。

  宋卿的浓眉不禁一蹙,但这是在乐天坊的后院,虽人少但也不可闹太大动静。宋卿只得平静问道:“你说你并不知王氏要密谋一事,可这些信笺明显证明你们往来频繁,焉有不知之理,速速交代。”似是没听见这话般,封朔溪依旧风轻云淡地将茶递到了楚韵的手上。

  “殿下和将军明鉴,封某人是卖艺之人,这几日京都很多的大官小姐都与我有信笺往来,甚至还想请封某去府中做客。这王氏为人虽跋扈,但毕竟也曾是封某人的客人,来往过几封信笺,也无甚大关系,更何况,”封朔溪随意拿起桌上一张信笺,摸了摸那纸质,轻轻一笑道,“这纸张约是湖西之人所造,乃是用湖西特有的香樟木所制,纹路浅且纸张厚实。只有王家这等殷实钟鼎之家才会用如此昂贵的用纸。将军所带来的信笺几乎也都是王氏所寄,封某并无有回信,如何说是密谋呢。”

  虽不懂纸张,木料,但楚韵见那纸质确实是精致极的,上面所写的字没有晕染开。楚韵脑中静静想了想,说道:“她好歹也是权贵,如此殷勤愿与你结识,你却丝毫不管,就不怕得罪她吗?莫非每每你都是当面接见她,才没有了书信往来?”

  封朔溪道:“封某是几日前才来京都,王氏与我寄此些信时,封某还在来京都的路上,如何能够见到王氏呢?更何况,封某只是小倌之流,如何敢与达官贵人盘上关系。”

  楚韵半信半疑,这古人又没个监控摄像头,虽有什么城防兵,但是电视上演的大凡有点武力的随随便便就跟逛后花园般的进来了。不过这封朔溪她有查过,确实底子干净,表面上毫无差池。

  “可是这些信上却透露王氏有谋逆之心,还说若能得逞要迎你为夫侍呢,难道你也不知情?”宋将军冷冷说道,眼神如锋芒一般。

  “这……”封朔溪轻轻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似乎有些无奈摇摇头道,“殿下,将军,封某本是玄泽域之人,承蒙玄泽域的小姐夫人们对封某的喜爱有了些名气,又受妙云儿坊主的抬爱来到了京都,京中女子大多闻我之名,一时也写过许多对封某的钦慕之言……”

  楚韵明了……这不就是个偶像后援会什么的要给他冲票,什么妈妈粉,女友粉的,估计要为他摘星星的人都有,说什么为他夺位(这有点过分了)也没什么新奇了。

  宋将军没有追星的历史,也没情怀,一时动怒道:“王氏此言大逆不道,你身为驭凤人,听闻此事怎能不立刻上报?还当做是玩笑话?”

  对于宋卿这样正直的众臣而言,国家大事是不容他人玩笑的。

  楚韵拉住了义愤填膺的宋将军,说道:“将军,借一步说话。”

  宋将军连忙起身,却还是忍不住瞪了封朔溪一眼。

  “太女殿下,可觉得有错漏之处?”到了一旁,宋将军问道。

  楚韵低头沉思一般:“宋将军是军中老将了,这事该比我清楚。”好像又忘了称本宫了……

  不过宋将军有点气恼中也不介意,便说:“这封朔溪巧舌如簧,臣觉得他的话三分真七分假。不过目前除了书信来往密集也不能说明什么,只是……只是臣打探到,他可能是霓裁部落的人,因此还是防范为上。”

  霓裁部落?

  楚韵搜索了脑海中的资料,想起了这个地方,不过却不是宋将军那般眼中防范大增,而是带着点新奇感。

  “那依将军所见,如今这封朔溪该如何处理?”

  楚韵回头打量了一下站在几十步外封朔溪,他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并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大惊失色。

  “这地儿毕竟……鱼龙混杂,防不胜防。可他偏偏又与多家贵人私交甚好,若将他无故监禁,又怕会引起几家不满,朝堂不稳。”宋将军怕也没纠结过这种地方的人物儿,此时仿佛只想要快快逃离才好。

  这场景倒是让楚韵想起了那些背着老婆偷偷来喝花酒的男人们。

  其实楚韵现在完全不在乎这个封行首。毕竟眼前可见的有什么担心,害怕是那些她忘掉的回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个给她撒毒的。

  自然还有府里那个神龙不见首尾的墨先生。

  宋将军派了两个家底清白的男子,叫他们潜伏在乐天坊时时留意着。楚韵自然是回去再好好享受着小米虫的日子。

  几天后,刘家的刘洛洛行成年礼,最终她也没有得左越舟一眼,不过听碧娇打探到的消息,这行礼的男子也是个人中翘楚,长得极为清秀。

  这官家女办事儿,楚韵虽是上司,随个礼也算意思意思。于是楚韵琢磨着,最终红丝带着个三等小女使提着两笼鸡蛋便送了去。

  晚上,红丝那小丫头笑着和楚韵细说道:“奴到了刘家堂上,因盖着红布,旁人也不知何礼。那刘官夫人在外招呼着,见奴是殿下派来的人送礼,急忙将那一干人等聚来厅上,本来怕是要耀武扬威般,毕竟殿下可从未给别人送过礼,也就是和宋将军年年庆生辰(毕竟俩人在外时抬头不见低头见)。谁知,等奴将礼物露出来,左官夫人的脸可真真是精彩,那笑本来是浮在脸上的,突然一下倒是像那膏药般硬生生贴在脸上了。旁的几家倒没反应过来,偏那金家的大姑娘,曾经因为比武被左姑娘打过,因此心里默默记恨着左家,也捎带着怨气向着刘家的,便讽刺道:太女殿下倒真是一片苦心,这鸡养好了,还怕生不了两盘鸡蛋嘛。这话一出,那刘司域脸上更黑了,偏又在厅上,众女都在,只得扯了扯笑,亲自送奴出门。您不知道,当时奴回头看到那刘姑娘的脸色可是难看至极呢。”

  看着红丝喜气的小脸外加声情并茂的样子,在场小婢们都轻轻抿嘴笑了笑,楚韵倒是笑的毫无遮掩。这效果真好,怕也能让青苑女士在地下也出口气,毕竟可是想要僭越她曾经的未婚夫呢。

  王氏风波终于逐步平静,天也渐渐入秋,楚韵早起又多穿了一件内衫,看着自己渐渐丰硕的身姿,她不禁无奈,心想:楚韵啊楚韵,你堕落!这婆家日子再难,好歹不致命(自己选择结束不算),这当了太女了,四处危机起伏你居然还安逸起来了!

  眼下,这比武试渐渐近了,别的不说,这之前为了替青苑出口气,打了刘家的脸,如今这左家的还不得把鞭子直往她脸上甩啊……

  比试场上不分大小,宋大宝能给她放放水,这别人……唉,怎么能逃得了这被打的命运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