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十冬暖

第六章

十冬暖 熟透的萍菓 3104 2020-05-24 20:20:00

  自从徐母讲儿子房间外面加了一个旋转梯开始,林引之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有时候来的时候让徐叙躲都躲不及。

  这天早上,好不容易会睡次懒觉的徐叙总感觉有人在捉弄自己,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谁。

  林引之趴在徐叙的另一边,将从衣柜里翻出来的毛毛放在徐叙的鼻子前扫来扫去,自己都进来好久了也不见这人醒来,看着睡的很香。

  先是用手轻轻的碰了碰他长长的睫毛,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让林引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

  头发因为睡觉的原因变得有些凌乱,抬手将头发梳顺。

  刚将头发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低下头看去,一双深邃的眼眸里面藏着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徐叙等到某人玩的差不多的时候才睁开眼睛,少女应该是早上才洗了头披散在两边,头发尖还有点湿润,一双水灵的眼睛眨也不眨得盯着自己的头发。

  伸手抓住某人作乱的小手,还没有完全脱离稚嫩的声音:“还没玩够?”

  少女看着突然醒来的少年,有一瞬间觉得空气都停顿了下来:“醒啦!”

  撇了一眼便将她的手放开,留下她一个人在床上打滚。

  “我们今天出去玩吧,我妈跟我爸一起去公司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无聊!”对着洗手间的位置大声喊道。

  “要不我们去海洋馆吧?新开的那个,我们班有几个同学一起去过,我听她们说还挺好玩的!”林引之跑到洗手间门口对着门里面的人说。

  门冲里面拉开,徐叙已经已经收拾妥当,看着一脸期待的林引之,微微一笑越过她。

  “早饭吃了?”回过头来看着跟在身后的人。

  “啊?还没有呢!”

  “走吧,先吃饭!”徐叙带着人走出房间,刚到门口就看到刚起床的徐母。

  徐母看到那个一向自律的儿子今天居然跟自己一样才起床赶到惊讶,转眼又看到身后跟出来的林引之,疑惑的眼神看着一家儿子:怎么回事,这大早上的怎么从你房间出来的?

  接收到徐母的信号,很是无语的白了眼:不是你让人把我旁边修的梯子?

  徐母赞赏的看了眼小姑娘,这姑娘小小年纪就知道以后是能干大事的。

  “都起来了?那就快下来吃早饭吧!”楼下徐父听到动静抬头看着几人招呼道。

  “来了叔叔!”林引之听到吃早饭,越过徐叙就往楼下跑去。

  “你别跑,慢慢走!”徐叙对着她喊道。

  “哟,小引之来啦,快来吃饭,吃了饭让徐叙带你出去玩去!”徐父将早饭端出来对着林引之说。

  “谢谢叔叔!”

  徐叙全程句话不说,反正都被卖了!

  ——

  海洋馆有点远,公交车都得一个多小时,所以两人决定打车去,刚出门林引之就把某人所有的家当收刮的一干二净,徐叙看着比脸还干净的口袋,咬着牙瞪着眼看着这个人:“你强盗啊你!”

  “你的不就是我的嘛!”林引之此刻就是个无赖。

  徐叙不想跟她说话,一路上看都没看某人一眼,而拿着钱的某人一路心情无限好,一直对着他说这说那,吵得徐叙想拿胶带封住她的嘴。

  星期六的上午海洋馆有很多人,看着排了老长的队伍,林引之直接将票钱塞给他让他去排队,自己则是站到阴凉处。

  徐叙虽然想抱怨,但是看着这还有点灼人的太阳,又看了看她娇嫩的皮肤,还是任劳任怨去排队。

  十多分钟的队伍徐叙终于拿到票,快步走到林引之面前,不放心的叮嘱道:“等会跟紧点,别走丢了。”

  “知道知道。”林引之笑嘻嘻的对着他笑道。

  检完票两人并排向里面走去,看着人来人往的过道,林引之突然想逗逗他,小手偷偷的去拉他的手。

  感受到突然牵住自己的手,徐叙的心莫名一颤,不赞同的看着她:“你干什么?”

  “我怕丢了找不到啊!”林引之用手指轻轻勾了勾他的手里。

  徐叙将作乱的手抓紧,避免她继续作乱。

  一路走去没多久她就放开了他的手,徐叙看着放开的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林引之东瞧瞧西看看的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心。徐叙跟在她的旁边,对这些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两人看的紧,免得走丢了找不到人。

  就在林引之看小鲨鱼看的正有劲的时候,一群小孩你追我赶的向旁边跑去,突然有个小男孩摔下台阶,顿时趴在那一动不动的,顿时旁边围了一圈的人。

  徐叙看着不对劲,又看了看旁边看的正有劲的人,对着他叮嘱道:“你站在这不要动,我马上回来!”

  看着徐叙交代一声就像旁边跑去,林引之赶紧跟着跑过去,使劲挤进人群里面,看着徐叙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对着小男孩做着紧急措施,林引之有一刻恍惚:他要是以后做医生应该会是个好医生的。

  医护人员来的很快,将小男孩送上救护车医生对着徐叙夸赞道:“可以啊小伙子,你是在哪儿学的紧急措施的?”

  “我妈妈是医生。”徐叙不卑不亢。

  “怪不得,好好学习,以后争取做个医生,救死扶伤!”医生拍拍他的肩膀后跟着救护车离开。

  徐叙看着离开的众人,想起来还有个在看鲨鱼的赶紧准备去找她,转头就看到她正站在他身后望着他。

  林引之看着少年,微笑的对他伸出手。

  两人手牵手向企鹅馆走去,林引之看着他的侧脸,少年的脸已经长出了轮廓,一看就知道以后准会长成个英俊的。

  “你刚刚挺厉害的。”

  “嗯?”徐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

  “刚刚啊!”

  “哦”面无波澜。

  “你以后去做医生吧,一定会是个好医生的。”林引之看着里面的企鹅。

  徐叙看向她,一双眼睛少有的深邃,看了许久。

  愉快的一天随着时间流逝两人赶在天黑前回到徐叙的家里,吃过晚饭后林引之久窝在徐叙的大床上,面前放着一堆今天的战利品,一张脸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

  满脸黑线得看着杂乱的床和某人,徐叙忍了又人,当某人将零食散落一床的时候忍无可忍:“林引之你给我下来。”

  林引之置之不理,专心的摆弄着自己的小玩意,徐叙上前准备将人拉起来,林引之眼疾手快的将人拉到另一边床上压着。

  一屁股坐在他肚子上,将自己今天买的粉红发夹夹在他的头上,又将买的一堆花花绿绿的皮筋放在他的胸口。

  徐叙两眼发黑,觉得心口都在发黑,语气重重的警告道:“再定一次机会,你是下去不下去?”

  林引之听着危险的声音,隐隐感觉到此人已经在喷火的边缘,识相得从他身上跳下来,迅速收拾完自己的东西逃离此地。

  徐叙无力的躺在床上,铮铮的看着天花板,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徐叙翻身郁闷得将自己埋在被子里面:这小混蛋,每次都是这样。

  ——

  随着严母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林引之迎来了期末大考。

  徐叙只要抓住机会就将林引之逮着学习学习,林引之觉得徐叙最近可能是疯了,连下课上厕所都被他限制了时间。

  但是也就在徐叙的疯狂式训练下,林引之在期末考中取得了异常优异的成绩。林父严母狠狠的奖励了一回她,自然也少不了另外一个大功臣。

  “徐叙,后天我妈请你们来我家吃饭。”林引之霸占着他的电脑玩游戏,还不忘自己母亲交代的任务。

  “?”

  “这次我考的这么好多亏了你,所以我妈决定好好宴请你和叔叔阿姨。”

  “嗯,我妈她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徐叙拿着书躺在休闲椅上。

  “话说回来这段时间你为什么突然让我拼了命学习?”林引之虽然是在抱怨但言语里丝毫听不到抱怨的感觉。

  徐叙看了他一眼:“下个学期要分班。”

  原来这就是这人让自己疯狂是学习,不过他怎么知道?

  看出了她的疑问,徐叙不面无波澜的说道:“有一回去校长办公室无意间听到的。”

  “啊!”林引之惊讶,所以这人是要?

  徐叙看着面前满桌的饭菜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严母端着大螃蟹放在桌子上对着呆着的徐叙说道:“小徐快坐啊,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

  “就是,咋们都这么熟了还客气什么。”林引之托了某人的福,两人拉在自己旁边坐下。

  待人坐齐,严母让林引之给众人道上饮料和红酒,由于严母怀着孕,林父贴心的给老婆温了杯牛奶。

  林父举着红酒对着众人表示道:“感谢大家对我们家小引之的照顾,还有就是小徐对引之的帮助,”

  “我们两家还说什么客气话啊,我们可都是把小引之当自家闺女对待的。”徐父对着林父笑道。

  “是是是,一家人不说两句话。以后要是我们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严母高兴的说道。

  几个大人聊的很是投机,从家里的说到公司的,后面直接说到了合作,完全将徐叙两个忘得一干二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