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郡主自重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266 2020-05-21 20:54:38

  月色朦胧下

  陆知行才反应过来。

  夜色下,女郎白玉般的肌肤更是映的更加水润,像是给她镀上一层珠光版白皙

  凝荷一想到,他分明认出是她,却还故意装陌生人,看着她装瞎,像看戏一般可乐,忍不住恼羞开口道:“陆郎竟如此戏弄本郡主,你可知这是以下犯上”

  晚风拂过女郎的发尾,她的质问在他看来倒有种撒娇般的娇怒,陆知行长睫轻抬,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以下犯上?”

  “陆某家中虽无人为官,但祖上世代从商,在大兴,官不比商高,反更甚之,郡主此言何来?”陆知行语气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若真要谈与皇家搭上关系,当今皇后是我姑母,”

  他凑近,气息喷洒到凝荷肌肤上,带着亲昵的语气,“你说,我们谁在下谁在上?”

  余凝荷心里一抖,糟糕。

  炫富失败

  她别过头,轻推陆知行:“男女授受不亲”,又想起什么似的,美目轻讽:“不知陆郎半夜这副打扮,是去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

  一身黑衣的郎君神形一僵,很快反应过来,女郎自顾自接着:“明明那些护卫是追你,我只不过是路过,你却把我也拉下水”

  她说这,回过头挑了眼陆知行,眼神里带着哀怨些许怪罪,怎料郎君面色如常,一点都没被她所打动。

  陆知行觑了她一眼,神情淡淡,理直气壮道:“刚刚追我的,可是一群莽徒。凭他们,自然追不上我,只是郡主独身一人若被他们撞上”

  他怔了怔,扫向余凝荷,十分正经接着说:“莽徒怎会识得贵女,夜黑风高下,更何况郡主这身素净,我若不出手相救。”

  他停住了话,用那种还不快感谢我的神情看着余凝荷。

  凝荷看着他这幅好整以暇等着道谢的样子一下整懵了,怎就受他救命之恩了,正心生疑惑,还未开口,那群“莽徒”又折了回来,陆知行眼神一变,泠冽一扫。

  她手上传来了郎君冰冷的触感,他轻微使劲,凝荷被他强行掳上墙檐,正准备跳下下去时,凝荷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等等!”

  他顿了顿,斜斜睨了眼她,凝荷指了指地上一摊东西有些心虚:“我胭脂散落在地上了”

  他眉头一皱,瞥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胭脂,叮嘱:“抓好”

  “啊?啊!!”凝荷没反应过来,郎君已松开她腰间上的手轻轻一跃,她差点没稳住平衡从墙上摔下去

  费了劲终于抓紧了比墙高一处的门檐,她从上往下看,一时之间庆幸自己没有摔下去,不然没个十多天都起不来了。

  陆知行半跪于地快速拾起她散落一地的口脂玉瓶,将包袱随意一绑在腰上,轻轻一跃上墙,手轻轻往女郎腰处一挽,一眨眼的时间,凝荷就被掳下墙。

  凝荷一来二回,有些惊吓,脸色升起红潮,没好气的瞪:“你怎能不先告知我一下,方才我差点摔下来”

  陆知行淡淡松开她,重提:“原来郡主不仅装瞎,还聋”

  她被这么一回,脸色憋红了起来,在心里狠狠骂了几百次他,半响随意打量起环境来,见有晾着女子的衣服,问:“我们跑到了别人的院子里?”

  陆知行快速扫了眼,沉声道:“应该是”

  凝荷担心:“我们不会被家主发现吧?”

  陆知行浅看了眼她,语气轻挑:“郡主声音再大点,一定会”

  凝荷一噎,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

  突然间,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陆知行微蹙眉头,有些不耐,拉着凝荷往里处走去,半会儿,门被破入。

  为首的侍卫指点了几下,其他护卫开始散开搜寻起来

  如此大动静,竟然没有惊动家主?

  凝荷想起:“今日似乎长安街胭脂铺半价举办,怕不是凑热闹去了..”

  陆知行汗颜,正思考着如何把人一同带出去不被发现时,女郎灵机一动,从他身前擦过,发丝拂过他的脸颊,隐约能闻到橘皂香,没一会儿,余凝荷怀里抱着几件衣裳,鬼鬼祟祟如同做贼般心虚,回到陆知行身边。

  他看清凝荷怀里是何后,在心里把如同去掉了,他竟没想到堂堂郡主居然有偷人衣裳的喜好。

  只见凝荷不怀好意的朝他一笑,月光下皎洁的露出白牙来,他仿佛看到了她的两边尖牙露出来了

  她把衣裳往前一递,顺手就要上手去脱陆知行的衣裳,陆知行被她这举动这么一惊,迟疑了两秒才反应挣扎

  他苍劲有力的手往一抓,凝荷如弱鸡般一下被他掌掴住

  他面色一瞬间僵了起来,冷冷提醒:“郡主,男女授受不亲”

  凝荷一听,如梦初醒般‘哦’了一声:“那你自己脱”

  他面色微恼,咬牙道:“望郡主自重,陆某并非好美色之人”

  凝荷没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强忍笑意,用眼神指了指他手上的衣服低声道:“我是让你换上这些衣服”

  见郎君脸色一紫,抓着她的手不自觉地用力了些,她眸子带雾看向他,软绵绵说道:“我手疼”

  陆知行才松开她的手,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轻咳了句:“得罪”

  她眸子含了水一般,在月色下盈盈动人心魄,有些委屈的轻揉了揉刚被他掌掴的有些红的手,他见之心有些微软,脸色缓和了些

  美人低眸,委屈焉焉,如同兔子一般温驯,他的心一刹那,震了一下。

  “快换上呀!”怎知女郎一变神色跃跃,满心都是欣喜,他刚软的心一下子又硬的像石头起来

  陆知行眸子幽深下去,绝情的冷哼了声:“荒唐!”

  堂堂陆家男郎,风流倜傥,怎会穿女子衣服,传出去还能听?

  凝荷见此,火急火燎:“你若不肯穿,一会儿被那群莽夫抓到,岂不是暴露你身份了!”

  他斜睨了眼她,眼里带着轻蔑:“你以为我不能避开那群蠢货?”

  凝荷一愣,抿唇提醒:“你还要带上我”

  他正准备开口,凝荷义正严辞的说:“那群莽夫不识贵女,万一我出了个什么意外,你良心过得去吗?”

  陆知行神情一僵,这可真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