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救人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349 2020-06-05 01:33:46

  那郎君又朝那柳下人一望,神色有些雀跃,拍着他的手又使劲了些:“不过你这丫鬟生的真好看,不如带本王去会会,也好认识认识”

  他被拍的肩膀微微一痛,皱眉默不作声的将他的手从肩膀上移开,觑了眼他的眼神

  他注视女郎的视线里带着炙热与兴奋,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陆知行拢下脸,看向他的目光也逐渐变凉:“女人只会败事,何况她只是我府内的丫鬟,不足以让王爷挂心。”

  齐王顿了顿,视线移回陆知行身上,只见刚刚还沐如春风的郎君瞬间脸黑的快要淬出冰来。

  一副被人欠了银子的模样。

  “王爷今日刚从边境归来,马不停蹄的就来寻陆某,定是有重事商讨。”他顿了顿,语气平平淡淡:“还是别在外头浪费时间了,王爷,请吧。”

  还没等他开口,陆知行脚步一抬,头也不回的就从他身旁经过,留下一阵风。

  齐王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他的语气恭恭敬敬,可他却从其中寻得一丝不耐还有些..不高兴了。

  许久不见这位表弟,他越发越难以琢磨了。

  见郎君越走越远,他才缓过来,急忙寻去:“子诏!等等我。”

  月光将湖水打的波光粼粼,仿佛给它扑上一层钻衣,西厢静的只听得见蝉叫,凝荷在柳下等了半响,隐约听见了郎君的声音,扭过头顺着声音方向寻去,望不见半个人影。

  幻听了?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这次她可以断定,自己被放鸽子了。

  她回头望了望满园春色,湖光交相辉映的清妍景色印在她眸中,皱了皱眉,回过头不敢置信:“不是吧,我一个作者被一个炮灰耍了?”

  她愤愤提起裙角,等久了脚有些麻,她跺了跺脚,散了些酥麻从柳下艰辛踏开。

  美人倩影窈窕,月色洒在她身上,同满池荷花衬的她的更是娇嫩,正准备抬步离去。

  远处“扑通”一声响起,她吓得立刻回过了头,只见湖内惊起一圈圈波澜。

  “什么声音?”这声音,可不像普通石子落水,倒像是人。她好奇的探过去,凑近了些才听见了女人断断续续的呼救声。

  她定睛一看,是俞柔!

  她怎么会在这?

  明明自己没有推她?她怎会落水!

  “救。。救命!”女郎时不时被水溺过,呼叫声断断续续。

  凝荷一看焦急了起来,忙提着裙子狂奔至落水女郎湖侧的岸边,蹲下朝她伸出手去:“手给我!”

  俞柔在水里挣扎的有些无力,看不清来人,听见有人喊她,只是用尽全力朝她伸去。

  突然,西厢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她隐约听见了兰汐的焦急的声音:“今日郡主托我邀俞柔姑娘夜至西厢游湖,我想着做个顺水人情,便帮她传达了消息,怎知俞柔至今未归..”

  声音越来越近,余凝荷一僵,扭头看了眼挣扎的俞柔,心下一死。

  炮灰居然陷害我?

  我靠靠靠。

  她写尽了白莲花,还穿成了白莲花,怎知居然被一个炮灰给阴了。

  奇耻大辱啊!

  余凝荷看了一眼落水的女郎,朝圆拱门一望,算准了来人的步伐,深呼一大口气,咬咬牙“噗咚”一跳,栽进了水里。

  俞柔挣扎的有些累了,在她逐渐失去力气时候身旁突然跳进来一个女子,噗咚一声抓住了她的手。

  她扭头一看,是今日与她撞衫的女郎,她回过头使劲朝她勾起了一个吃力的笑容:“我..我救你。”

  她一下觉得仿佛自己看见了光一般。

  怎知女郎挣扎的厉害,水也不断没过她的鼻子,她一下慌乱不已:“救命啊啊!我不会水!”

  “呼噜呼噜!!救!救命啊”她险些被呛到,好不容易将自己头从水中浮出,放声呼唤“谁来救救我们。”

  俞柔瞬间觉得她的光灭了,她不会水为何要跳下来!!还不如去找人来救自己来得实在。

  她挣扎了好久,半响逐渐没了力气,握着凝荷的手也逐渐放开,凝荷一惊:“别!”

  眼看着身旁女郎俊俏的脸庞逐渐失去了血色,从她身边沉了下去,自己更是急了起来:“救命啊!!”

  该死的,我算好了时间了,怎么还不跨进来寻她,再不进来,收尸大礼包吧可就等着你了!

  此时此刻,余凝荷多懊悔没有去学游泳,也不至于成为一个旱鸭子干着等死。

  突然她的眼前一暗,察觉到跟前站着个人,抬头一望,傅云起漆黑的眸子像是要把人吃了一般,紧皱着眉神色紧促,没来得及脱去衣袍就往下一跳。

  她心下一喜有救了,怎知郎君略过她直接潜入水内,掳起同样身着绿袍的女郎,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回岸上,如获至宝般抱着怀中虚弱的女郎,岸上人也围着女郎纷纷担忧着,一时之间她竟然被忘的一干二净。

  傅云起微微抚摸着的怀里那个惨白的少女,她的呼吸微弱的可怜,像是稍微用力些就能断了似的。

  兰汐自责:“都怪我,不该帮郡主约俞柔姑娘的。”她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转头张望:“对了,郡主人呢?”

  傅云起抱起俞柔,冷着脸瞥了她一眼,匆匆把俞柔抱出西厢。

  她被傅云起不带温度的扫了一眼,他的冷漠让她有些难堪。她皱了皱眉,环视一圈并未见到长凝人在何处,这戏也唱不下去了,只能抿唇紧追而上。

  夜晚的湖水寒的彻骨,在水中挣扎的手也被冻的四肢麻木,凝荷突然觉得双眼一白,身体也逐渐没了力气向下沉。

  湖水没过她的脸,周身被冰冷的湖水包围,她也算成功作死自己第一人了。

  傅云起!亏我对你付出了那么多心血!你居然这么绝情!

  系统呢!系统!你死哪去了!说好的遇到危险就出来保护我的呢!

  她绝望的在脑海中怒喊,直到意识逐渐消失,双眼变得模糊起来,觉得自己就或许在这停止生命了,突然腰上被人一搂,在水中凑近了一个微热的胸膛,那人将她往湖面一带,回到了岸上。

  新鲜的空气瞬入她的口鼻,她没忍住把喝进去的水翻天呕地的吐了出来,方觉得自己变得舒服多了,才缓缓抬眸望向她的救命恩人。

  郎君立于月色下,一身银袍被水浸过后湿漉漉的,玉冠也有些歪了,但却完全不挡他的半点风姿,反倒给人一种凌乱的美感。

  陆知行正了玉冠,甩了甩衣袖目光轻淡的转到她脸上。

  凝荷浑身上下湿透了,绿纱贴着她芊细的腰肢,勾勒出女子曼妙的身姿,月光下她的皮肤更是白的透亮。

  他淡淡移开目光,忍不住嘲:“不会水,还下去救人。”他瞥了眼她惨白的小脸:“郡主还真是将舍身为人这一美德发挥到了极致。”

  余凝荷苍白无力的脸被他一说瞬间窘迫到了不行,但看在他救自己一命,哀怨的小眼神扫了他一眼,委屈低下了头。

  到底是还是个女生,即使是自己主动跳下去,但也仍然后怕的很。

  陆知行见女郎坐在地上低着头十分委屈,眸子一颤。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