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回府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448 2020-06-14 00:03:08

  次日一早,郡主府的人天一亮就恭侯在陆府外头多时,同陆府的丫头通报了声,传回来的话说是睡在府里那位贵女至今未醒,闺房里头不见动静任何动静,管事一下急了,扭过头来望了初桃一眼,长叹一口气

  初桃自责的低下了头,双手紧扣着衣角,雾月揽住她:“没事的,郡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初桃咬住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我都知道郡主自小就体弱,连感染风寒就会咳嗽。”她深吸一口气:“何况是落水”

  一时间气压紧绷,每个人都紧锁眉心,双眼如同望夫石般望着门口盼着能蹦出个人来,等了良久,管事扭过吩咐:“初桃,你进去望一眼郡主,也好看看...”

  “哎...怎么这么多人?”一道女声打断管事的话,他猛的一回头看见门口那位窈窕女郎,眼泪霎时间涌了出来

  初桃强忍的泪水也崩不住了,一边哭一边奔向一脸精神气爽的女郎,雾月也紧跟其上,凝荷被这阵仗吓懵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拍了拍怀里人的背安慰道:“别哭别哭,我不是出来了吗”

  她一大早就被规律作息的陆妤柔叫醒,说是外头来人接她了,还没赖了一会儿床,出来的时候便望见一排头上压着乌云的家丁侍女,才感慨一下怎么这么多人,不知是怎么戳到了她们泪腺一个个纷纷往自己奔,不哭的那是一个难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谁去了一般,奔丧来了

  雾月担忧的问;“郡主可有感到不适之处,我们回府找郎中再诊诊,否则回头又落了些根病就不好了”

  凝荷笑了一下摆摆手道:“我没什么不适之处,昨日在表小姐悉心照料下,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初桃浑身上下扫了一圈凝荷才收住泪水,抬起头自责:“都怪奴婢,若不是奴婢郡主也不会落水”

  凝荷捏了捏她的脸:“没事的”

  她接着哽咽:“昨日不该全听兰家小姐的话,连查了不查便差人回府,我应再打探一下的”

  凝荷抬起眸望着她一愣:“兰汐?”

  雾月应:“昨夜见到众多贵女陆续离席,却见不着郡主,一时间有些焦急,向兰家小姐问了问郡主在何处,她答郡主同刚交好的别家贵女一起回了府。我们这才赶忙回了府,管事却告知郡主尚未归来。”她说完扭过头看了眼身后抹眼泪的男丁

  余凝荷越听脸色越黑,这炮灰算计我就算了,我落了水没人知道,她居然还和我的侍女说我已经走了,她胸腔的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抬起眸子随着雾月扭头的方向望过去

  马车前身着一身管事服的男子正泪汪汪地望着她,她瞬间有些震惊,看一个男人为她哭,还是第一次

  她绕过初桃雾月走到他面前,顿了顿,郑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她这么一说,管事情绪更加失控起来:“小的才回老家送亲一段时间,一回来就听闻郡主落水,把小的担心死了”

  他说着也想要凝荷一个抱抱,凝荷眼疾手快的手指在他扑过来前顶住了他的肩膀,一脸抗拒:“不必了”

  他撇撇嘴擦了擦泪痕,凝荷扭头吩咐:“回府吧,莫要一直堵在陆府门口给他人造成拥堵”

  他应声下拉出马凳,女郎在侍女搀扶下缓缓上了马车,徐徐从陆府驶去

  门后闪过两个身影

  雁山见郎君身影不动,迟疑了会儿,不就接个人嘛,自家郎君已经站在门口望了好一会儿了,见马车离去后才回过神来,他何时这么爱看热闹了

  他向郎君作揖,开口提醒:“郎君别看了,郡主人都没影了”

  陆知行冷睨一眼他,瞬间把他接下来的话憋在了嘴边,硬生生咽了下去

  陆知行一早去陪陆老妇人用了些茶后,正路过石廊准备回西厢寻音,便听闻府前热闹,拦住了匆忙的丫头一问,才知是郡主府一大早便来了人,可睡在东厢的那位贵女却迟迟未醒。

  陆府规矩森严,下人不得惊扰主子睡觉,何况是贵客,在丫鬟正焦急的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时,陆知行方向一转,慢悠悠摇晃到东厢,路过凝荷睡的那一间房,侧过身透过纱窗隐隐约约瞥一眼里头熟睡的女郎

  由于她没拉帘帐,阳光透过纱窗照射到女郎的脸上,许是感到了些灼热,她挠了挠脸,侧过身换了个方向继续沉睡

  他眸子一沉,稍闪一过,直径走到陆妤柔的闺房前,吩咐她的侍女将她喊醒

  陆妤柔撑着迷糊的脑袋醒来睡眼惺忪地问面前这个清冽如泉的郎君,有些惊乍:“表哥这么早找我所谓何事”

  怎知郎君扯了扯嘴角:“祖母让我来唤你陪她用茶”,说完不带一丝感情的回过身离去

  陆妤柔一人望着郎君离去的背影有些呆滞,一缕清风将她吹醒才赶紧洗漱前往膳房,一看空无一人,随手拦了个小厮一问才知道,郎君早已陪老夫人用过茶,老夫人已回房歇息了。

  陆妤柔站在风里凌乱,有些搞不清这位表哥的想法,有些嗔怒的返回东厢,路过客堂,望见门口热闹的人拦了丫头才知是郡主府的,正愁着被郎君耍了一番,昨夜还照顾她到半夜,女郎有些不快,推起凝荷睡的那间卧房,将熟睡的女郎喊醒,一同感受一下被迫早起的气,这才心有畅快些才回了房补起觉来

  凝荷在摇摇晃晃的马轿里睡了一路,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郡主府,女郎早起实在困的慌,一下马轿就直奔闺房,连早点都没吃就回去补了回笼觉,一觉到午时才醒

  她补了个觉后整个人神清气爽,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脸上红润有光泽,醒来的时候直奔膳房用起午膳

  大概是饿的慌,她吃的大快朵颐,管事一脸认真的盯着她,仿佛在端详一件古董般,她被盯的有些尴尬,放下碗筷坐直了身体道:“管事可是有何要事?”

  “无事,郡主您接着吃”他突然被问有些一惊,眼神慈爱的看向凝荷:“看到郡主身子无碍,万两也就放心了”

  凝荷眉一挑,眼神带着求助看向初桃,初桃抿了抿唇,还她一个灿烂微笑

  凝荷眉一皱,她根本没接收到自己的想法,回过头摸了摸下巴,绽放了个大大的微笑:“我的身子已经不用往日一般虚弱了,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她顿了顿,问:“你叫什么?”为什么我刚穿来的时候没有见过你

  一脸慈爱的看着她的年轻男子身一僵,有些悲痛,开始急了:“郡主怎会不记得小的?莫非是落水脑子进水了,失忆了?”

  凝荷:....

  你才脑子进水了

  他的语气焦急,担忧的情绪尽显脸上,担心道:“莫非是发烧将脑子烧坏了”

  说罢扭头吩咐:“快去唤郎中过来给郡主看看脑子”

  一口一个脑子,凝荷被他说的真觉得自己脑子出了问题,她揉了揉太阳穴,忙唤住离去的丫头:“我没事,不用唤郎中,我就是睡久了有些迷糊了”

  管事凑过来,双腿一屈,带着哭腔道:“郡主怎能不记得小的,万两从小陪着郡主长大,钱万两这个名字还是郡主在小的进府当日给小的取的呢”

  呃。。

  钱万两

  这个名字真够富贵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