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钓你这只鱼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19 2020-06-28 04:09:22

  女郎如同脚底生了风般走的飞快,没一会儿就到了膳房,给领路的丫鬟打了个招呼撤退后,满眼新奇的打量了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的家。

  比我有钱。

  这大腿够大。

  初桃看自家女郎一副来了兴趣的模样,眉头都快拧成麻花状了,有些试探性的询问:“郡主,这药...”

  她欲言又止起来,看着凝荷的目光有些闪烁,凝荷发觉身后人有些顿,回过头乌黑有神的眼珠盯着她疑惑道:“如何?”

  初桃担心道:“郡主方才在陆表小姐面前出此一言,恐怕要骑马难下了。”

  凝荷挑着眉回应她。

  “您向来病时连药都要哄着才肯喝,怎会精通医药,况且从小不沾阳春水,要不,咱们还是别煎了。”她看着凝荷诚心道。

  听完她的担忧,凝荷噗呲一笑,摆出了自己的态度道:“这药呢不能不煎,陆郎于我而言与他人不一般,他现在可是我心中的不二郎君。”

  初桃瞳孔一震,自家郡主竟然如此不避讳的谈起对陆家郎君的爱慕,怎像变了个人般,恐怕真对傅二郎断了心思了?

  “不过,我虽不会煎药,但这不是有你吗。”她笑吟吟的看着她道:“初桃你从小就跟着我,自小我体弱,你给我熬的药比厨子给我熬的汤还多。”

  她狡黠一笑:“这药呢,可就拜托你了。”

  初桃:....

  是我多虑了。

  她垂首倒是松了口气:“此事就交与初桃,郡主放心。”

  凝荷点点头,与她交代了时辰后,扭头出了膳房。溜达了半小时,转头去了西厢。

  白日的西厢,也依旧是清净的很。除去了夜色的障碍,眼前的景色看的更是出彩。

  夏日的阳光照射在平静的湖面,鹅黄色的少女立在桥上,探过身子往湖面上一瞧,望着满池的荷花起了些馋意。

  女郎小心翼翼的环顾了四周,确定了没人在旁后,提着裙子就往岸边奔。

  寻了一处凑岸边近些的荷,微微伸出手来想去够莲子,奈何还是有些距离,凝荷扭头眼神四处搜寻可用工具,望见远处柳树下有一鱼竿,心下一喜奔过去,这一来一回费了些劲,女郎额前早已初了些微汗。

  她聚精会神的专注于将杆拉出一节,准备往莲子边够时,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男声。

  “你在做什么?”

  沉默的西厢被这一声质问打破,女郎伸出去的鱼竿一僵,缓缓扭过头。

  印入眼帘的是郎君高大挺拔的身姿,她目光一聚在郎君脸上,差点被吓倒。

  陆知行看她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有些不悦道:“你怎会在这?”

  不是应该在后厨给我煎药的吗?

  半小时前,他起身要水,端茶的小厮便将今日一早发生的事全都告知于他,按时辰来说,她应在膳房。怎会出现在此?

  不仅出现于此,动作还,如此奇怪。

  凝荷当场被抓包,脸上掩盖不住的尴尬,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回答,反问道:“你又怎会在这?”

  陆知行星眸一瞥,沉声道:“这是我的府上,也是我的阁内。你说我这个主人,为什么在这?”

  凝荷一噎,被自己问了个明知故问的问题而蠢到。

  陆知行上下扫了扫她的姿势,又问:“你这般奇怪的出现在我西厢,是要作甚?”

  凝荷:....

  快别问了!

  难不成我要告诉你,我是来偷你的莲子吃的吗?

  她沉着淡定的收回杆子,对着他笑呵呵道:“天气怪好的,来钓个鱼。”

  陆知行目光淡淡投向女郎脸上,许是方才来回奔跑,脸上爬起了一丝血意,红扑扑的倒有些惹人心生怜爱之心

  他淡淡道:“我这池的鱼,可都是观赏的锦鲤。”

  凝荷闻言,扭过头望湖里一探,几条金红色的锦鲤跃然于眼前欢快的游着。

  陆知行指了指她手上的杆讥笑道:“郡主好雅兴,竟效仿起姜太公了。”

  被他这么一提,她低下头一看。

  钓鱼的鱼线方才为了图方便被她缠到杆上了,窘迫的感觉又一次爬上了她的脸。

  她抬起眼,眼神清澈明亮。陆知行看着有些愣,女郎声音清脆:“郎君所言极是,正是效仿姜太公之举。这不,我要钓的鱼,不是来了吗。”

  她眼神深深落在陆知行身上,印的他有些灼热。

  “轻佻!”陆知行脸色一沉,被她的话有些刺激到,微咳了几下。

  凝荷愣住,忙站起身来轻拍他的背,陆知行被她这一举动有些吓到,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阳光微撒在郎君清俊的脸孔之上,许是刚烧过的原因,脸颊还带着淡淡的血丝,给这幅清冷的表情添增了一丝可爱。

  郎君抿唇,冷睨着她:“男女授受不亲。”

  凝荷被他一说,仿佛自己成了登徒子般,有些哭笑不得:“怎成了我轻薄你了,那夜你不也挨的我那么近。”

  陆知行面色一黑,眼刀一甩过凝荷,她轻微一颤,微微笑:“我们先进屋子。”

  他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走回“寻音”,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

  这条路不长,没一会儿就到了“寻音”

  这一路上就没见到家奴和丫鬟,直到进了“寻音”,才见到了的几个。

  凝荷有些好奇:“你这院人怎么怎么少?”

  陆知行回过头,看了她好奇的眼神回道:“多个人多张嘴,吵。”

  郎君今日穿的是一身宽松休闲的白袍,病刚好了点,就在外头晒了太阳,身体更是晕乎乎的,在软榻上喝了些散热的茶,缓了缓精神。

  凝荷突然起身,向陆知行软绵绵道:“今日我特地给你煎了些退烧的药,就等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来。”

  陆知行挑眉:“那陆某便多谢郡主了。”

  待女郎走远,立在一旁的侍卫朝他微微一笑:“郎君,郡主可真是对您一片痴心啊。老夫人若是知晓,定会乐开了怀。”

  陆知行淡淡瞥了他一眼:“近日多得了本诗集,你若是闲得慌....”

  雁山吓得脸一僵,陆知行话音一转:“就帮我整理整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