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哄人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18 2020-07-15 02:35:08

  凝荷一时嘴快将本名说了出来,看着郎君疑惑的眼神,才猛的回过神来,反应上,换上羞涩的表情,一脸娇羞看着陆知行。

  “我的乳名。”她眨眨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荒唐。”陆知行瞳孔一震,扭过头去沉声道:“你我才有过几回交集,怎可如此草率的将乳名这一私密随便告知给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是真心太宽不怕别人对你另有企图,起了非分之想。”

  郎君语气深沉,正经的模样惹的凝荷心里一阵痒痒。

  凝荷头往他那边探了探,笑道:“我没有随意告知给别人呀。”

  “知道这个名字的,除了我...除了我爹娘以外没人知道。”

  陆知行身形缓和了几分,扭过头来,倒了清茶饮了一口,缓缓注视着她带着秋水的双眸。

  “但是你不是别人呀。”凝荷接着说。

  女郎语气诚恳,态度尤其认真。

  刹那间,他被她眼神盯着,心脏突然漏了一拍,耳根子红粉,像上了粉一般。墨瞳微微一闪,抓起茶盏掩饰心虚般往嘴边送,眼神偷偷撇面前明眸大眼的女郎。

  凝荷歪着头看他,对他眨了眨眼睛:“所以你若是对我起了非分之想,那我也是允了的。”

  陆知行险些被她前几句话扰乱了心,听了她后来的话,差点没被她的话气死。一口茶下去直接呛到,猛地一连咳嗽,耳根子通红起来,好不红火。

  凝荷忙递过她的手帕,郎君慌乱中接过捂着嘴咳,她一旁瞅着郎君咳得状况惨烈,实在有些担心起来。

  她俯过身去轻拍陆知行的背,从上而下轻轻抚过,陆知行有些缓过来后,缓缓直起身子,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恢复方才清冷的气质。

  凝荷的手还在他的背上游走着,女郎的好心拍打已俨然变成了另一种姿态,他淡淡觑了正在对自己上下其手的女子,见她拍至忘我的境界,沉声提醒道:“多谢郡主。”

  凝荷这才一惊醒,退至红木桌旁坐下笑道:“不用谢不用谢。都说了你我之间别那么客气了,不用喊尊称。”

  陆知行眸子一暗,忆起方才她的话。

  女儿家能这么随意同男人说允了他的非分之想的,恐怕也只有她一个了,简直是胡闹!

  若是她心悦之人不是他而是别的男子,那她也能同别的男人说出这样一番话了。

  陆知行抓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望着她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淡漠的眼神一下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凝荷被他一下阴沉下来的脸整懵了,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又拉下脸了。怎么了又是?

  那今天讨好行为不是白讨好了。

  “你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再去给你煎完药。”她试探性的询问。

  “不用了,你若是没什么事了,便回你的府上吧。”

  凝荷小脸一垮,委屈的看着她:“怎么了嘛,怎么赶我走了。今日我一大早就来给你煎药了,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给你喝完药了,你怎么还生闷气了。况且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了。那我想哄你都不知道从哪开始下手。”

  陆知行对上她葡萄般圆润晶莹的眸子,赶人的话在嘴边一噎,半天说不出来。

  最后冷不丁冒出了一句:“我不需要你费劲苦心想怎么哄我。”

  凝荷看着眼前突然闹别扭的郎君,气质清冷孤傲,耳朵上却还浮着没完全褪下去的红,也不知道是羞红还是咳红的,显得有些反差。

  突然她“噗呲”一笑,陆知行皱起眉来有些不悦,冷着眼睨她。

  眼前人眼睛一眯,笑着望着他道:“费再多苦心我也要把你哄好呀。”

  “谁让你是我的心上人呀。”

  女郎趴在桌前,眼睛一眨一眨着,无比诚恳。

  陆知行嘴巴一渴,抓起杯子。怎料杯里没茶,凝荷眼疾手快的给他倒了半杯,提醒道:“慢些喝,别呛到了。”

  他看了眼她,感觉有些奇特,今日怎么那么容易渴。

  自己好久没发烧了,发烧都这么容易渴的嘛?

  凝荷心里无比畅快,病着的陆知行也太好说话了吧,半点儿没有平日子的毒舌和恶趣味。

  倘若一直这个状态的话,那攻下他指日可待了。

  郎君饮尽一杯茶,语气恢复平淡道:“今日多谢你了,只是以后,心悦他人的话不要挂在嘴边了。”

  “大庆虽然民风开放,你好歹也是名门闺秀,如此大张旗鼓的向别的男子示好,有失偏颇。”

  陆知行有序敲着桌面,有理有据的分析:“我知道你对傅二郎用情至深,被他伤透了心,所以急于寻找下一个郎君,好转移注意力治疗难过。”

  “但是这种行为。”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难免会让人议论纷纷,对你名声不好。”

  凝荷听的一愣一愣的,被他一顿分析整懵了:“什么名声不好?”

  陆知行想了想,准备说话,被她打断:“你是嫌我太随便嘛?”

  陆知行一愣,有些莫名其妙。自己的话被她曲解了,打算解释一通。

  凝荷猛的一起身,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只不过心悦于你,想争取一下。”

  她双眸垂下,有些哀伤:“没想到在你眼里,却成了掉价的行为。”

  “你竟然将我比作随便的女子。”她纱袖一遮,身子一抽一抽起来。

  陆知行顿了顿,有些慌张起来,自己分明没有那么意思。却被女郎误解,有些悔之不及。

  他有些手足无措,抬起手,发现手中正握着方才递给他的那条鹅黄色的帕子,起身手不自觉的给她一递。

  凝荷顿了顿,抬起杏眸来,双眼如刚下过雨般朦胧,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

  她眼睛一眨,泪水从她脸上划下,嫌弃的拒绝:“你用过了。”

  陆知行才反省过来,抓着帕子的手无地自容,连忙收了起来。

  他没哄过女孩子,也是第一次见女孩哭而手足无措。

  他轻叹了一口气,再她身旁轻声:“我不是..”

  ’寻音‘门口穿来一道讶异的女声。

  “郡主?”

  

好想吃饭团

我反省,不更文的日子里每一天都在谴责自己。喔我恨我太懒。大家喜欢点点小心心,收藏起来。谁多久没来看我我都看得见的(小心眼作者)今天来更行行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