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高龄开花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51 2020-07-19 15:38:47

  门口’外来者‘被这一幕震惊逮住,陆妤柔瞪大了眼,目光投向二人身上,惊讶的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见方才哭的梨花带雨的女郎立在男郎身旁,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的模样,又看了看女郎身旁的手足无措的俊美郎君。

  她突然觉得自己出现的有些多余,自找没趣。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二人之间有些什么。

  平日陆知行就不近女色,他虽生的俊美,但清高的劲一点没少,拒绝了不少向他示好的女郎。再加上身边的日日相处的都是些男儿郎,陆老夫人为此没少催他的婚事,担心他是否有别的癖好。

  眼下见此景,她可以冲过去告诉祖母让她松了一口气,不用再如此忧心表哥喜好之事了。

  只是她突然开始愁了起来,心情是又喜又悲。

  喜在陆知行这座高岭上终于开花了,可悲就悲在,他开窍的花怎么是这朵白莲花。

  陆知行接下来的话突然被来人打断,有些不悦的回头望向来人,见她在门口木了半天,没了下文。

  他蹙着眉,不动声色的整理了微皱的衣袍,面不改色的坐在桌旁,淡淡开口:“表妹来的这般急促,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可是有什么要事要同为兄说?”

  陆妤柔被郎君这么一点,回过神来望着语气平和但却沉着个脸的陆知行。

  他凤眼一眯,眺着她。眼神里带着不和善目光,仿佛在说:今天你不给我找出个合适的借口,爷和你没完。

  她没忍住打了个哆嗦,怕他又将她罚去抄写诗经,连忙将来事道来:“前几日说好了今天要同祖母用午膳,见表哥迟迟未到,祖母担忧兄长的身体,特地让我前来探探情况。”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陆知行,目光随着他悄然打量在旁委屈的少女。

  陆知行看了一眼窗外,太阳高照,已是午时。自己从今早不知不觉已经同正在委屈中的女郎瞎折腾到了这个点了,他看了一眼凝荷,随后抿唇道:“我随后就到。”

  陆妤柔小心思扫过他俩之间,小心询问:“郡主为何会在这?”

  见她提起自己,凝荷擦了擦泪,眼眶通红的望着她:“陆郎说他体力不好,我这才将他扶回房内。”

  她说话时慢慢悠悠,柔软绵长。特别是在’体力不好‘四个字的时候,多转了一会,目光不经意扫过陆知行,见他脸色骤然变黑,心里一阵畅快,脸上却保持着那副委屈的叙述状。

  “谁知陆郎他竟...他竟这般对我...”她说着又多挤了一滴泪水出来,“我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哪受的了这份屈辱,呜呜呜。”

  她控诉的情深意切,陆知行听的青筋直跳,仿佛他真的对她做了些什么混蛋事情似的。

  她真的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误导人的能力是一点不差。

  陆妤柔瞳孔一震,不敢置信的看向陆知行。

  陆知行揉了揉眉心,扭头看向凝荷有些无奈道:“你不要误导他人。”

  凝荷眨巴眨巴眼睛,挤出含在眼眶里的最后一滴泪,袖子胡乱一擦,仰起头来:“我误导什么了,你本就那般对我了,现在还不让我说出去。”

  她眼神扫过一旁处于震惊状的陆妤柔,嘴角轻微勾了一下,快速消逝,陆知行要作解释,她拧着眉头扭过头去,一脸倔强样。

  “好罢,你方才说的对,反正吃亏的也是女儿家。那我不说出去便是了。”她眼神委婉流转,陆知行不得不承认,女子胡搅蛮缠的能力实在是令人头疼。

  陆妤柔虽然不喜凝荷,但眼下不知陆知行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见她一副可怜样,心底也不禁升起一股同情之心,立于二人之间,稍显不知所措。

  “我也不必在此多与陆郎纠缠了。”凝荷袖子一落,模样有些哀伤,“今日,就当我没来过罢了。”

  陆知行凝色,见她纤细的腰肢从眼前摇过,引过一阵微风,带着女郎身上特有的清香,仿佛有一只羽毛在轻轻拂动他的心一般痒痒,直至门口处,正要准备离去。

  陆妤柔喊住了她:“郡主留步。”

  凝荷一顿,疑惑回头,有些讶异,以为陆妤柔要帮她出头。

  下一秒,陆妤柔指着她的脸,道:“你的脸...还是擦一擦再出去吧。”

  凝荷表情逐渐凝固,还真是一家人。

  脸上的灰本是故意做给陆知行看的,谁知他却一直没个表态,害得自己都忘记了这回事,差点顶着个脏脸出去见人。

  真是个恶劣的人!

  她用力用衣袖往鼻尖一抹,用力擦拭皮肤都有些红了,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桌旁一脸沉着的陆知行,与他视线交汇,郎君突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凝荷有些气不过,转身拂袖而去。

  “哎...”陆妤柔在她身后一呼,但女郎走的很决绝,头也不回。

  陆妤柔纳闷道:“怎么她还能越擦越脏了...”

  凝荷一走,陆知行便恢复了往日一般的清冷模样。

  房里仅剩二人,陆妤柔讪讪一笑,好奇就写在她的脸上了。

  陆知行起身步移至帘前,病初愈,嗓音有些哑给自己作解释道:“方才她所言,不是你想象的那般。”

  陆妤柔面露微笑,连点头表示理解。

  他拧了拧眉,看来自己的解释和她也是说不通了。

  女子的思维都这般让人难以琢磨。

  罢了,他轻叹了口气,袖子一扬:“莫要让祖母久等了。”

  陆妤柔点头,随后行了个身离去。

  门外雁山久候多时,见主子要出来,立刻上前扶住。

  陆知行不动声色退了一步,避开了他悠悠道:“方才怎不见你,这下又出现的倒是'及时'。”

  雁山摸了摸脖子,讪讪笑:“小的那也是给您和郡主留独处空间,省的老夫人总是过于操心您的婚事。”

  陆知行冷倪了一眼他:“你倒是贴心的很,牵线起来倒不输城西的媒婆庙,还在我这当差真是屈才你了。”

  雁山更正:“是红娘庙。”

  陆知行:“...”

  雁山羞涩低头,表达衷心:“嘿嘿,不过小的还是更愿意跟着郎君。”

  郎君睨了眼他,随后抬步往门外跨去:“既然如此,那就少干点乱点鸳鸯谱的事。”

  雁山呆楞半晌,本还以为郎君是在夸他,才反应过来,快步追上去:“郎君,等等我...”

  

好想吃饭团

大家好,希望你们能多和我互动互动哈哈哈,一起玩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