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不近女色的郎君抱人啦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87 2020-08-23 13:50:28

  他懒懒掀起眼皮,迈开长腿跨向‘寻音’。

  一路上都没什么婢女小厮,凝荷眉头微皱,这郎情情妾的一幕没人瞧见实在是太可惜了。

  随后她哼哼唧唧的一会儿嫌弃陆知行走的太快抖的慌,一会又嫌弃他动作粗鲁,听的陆知行有些头胀,他突然止步,垂着眼看着怀里的女郎,威胁道:“再嫌来嫌去就自己走过去。”

  老虎要发飙,赶紧先顺毛,凝荷仰起头,圈着他脖子的手又搂近了几分,脑袋整个凑近他的怀中,水灵的眼睛作可怜兮兮状:“人家只是害怕,没有怪你的意思。”

  陆知行将她的变化尽敛眼底,挑眉看她:“怕什么?恐高吗?”

  这男人永远不吃她的那一套,仿佛长了一双透视眼,能一眼看穿她真正用意。这点高度讽她恐高,他真是毒的不行,凝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没劲的收起可怜兮兮那一套。

  陆知行瞧她垂着眼帘,忽然开口:“你若害怕,那我便去寻找辆步辇,再派几个小厮抬着你回去,这样如何?”

  “还能这样?”她惊讶道。

  陆知行冷笑:“不能。”居然还真想了。

  凝荷在心里默默将他鞭策了几百遍后,随即马上换上讨好的笑容:“就算能,我也不坐。”

  陆知行没再搭理她,但脚步却无形中放慢了许多,她察觉到‘嘿’了一声:“如果不是你抱着我走,那多少人抬我,我也都不喜欢。”

  陆知行没吭声,只是清淡了瞥了她一眼。情话扑了空,凝荷没趣的趴了回去,悠闲哼起了小曲儿。

  他垂眼看她,乌黑的头发下是白皙透红的脸庞,一双巧眼左右胡乱瞄,朱唇轻张,哼着他没听过的调调,不矫揉造作的时候完全一副乖巧天真样。

  他自小低调示于外人,与外界的接触也鲜少,倒也有不少妙美女子向他示过好,但被他高高在上的神情一下就给吓跑了,怀里人算个例外,但自己似乎不是她的第一人选。

  接近西厢,人声从不远处传来,打扫的侍女正井然有序的修剪花草,也没注意到郎君正抱着位女郎正在接近,陆知行从她们背后的小道准备穿过,凝荷扭头瞧见叽叽喳喳的丫鬟,心中一计,松开搂着他的紧紧的双手,微微敲打他的胸口挣扎喊:“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陆知行垂下头,甩了个眼刀给她,凝荷见他眼色冷了几分,讪讪闭上了嘴,双手搭在他的肩旁,有些纠结无措。

  她是该搂回去呢,还是接着推呢。

  不远处的丫鬟被她这一惊,纷纷回头一瞧见这个画面,瞪大了双眼,还没来得及做反应,下一刻那位清俊的郎君回头淡淡一瞥,眼神平淡,但却让她们感到了一丝丝威胁的气息,随后扭头加快了步伐,背影有些仓皇的离去。

  剩下她们面面相觑。

  天呐!方才看见了什么?

  她们不近女色的郎君抱着位女郎回‘寻音’啦!

  陆知行人高腿长,经过刚才她这么一折腾,也懒得顾及她是不是会真的不舒服,直接将她当作一件货物一般,走的极快。

  一到‘寻音’,他两手一撒,直接将凝荷扔在了榻上。凝荷揉着臀部,没好气的抬起头看他,陆知行垂下睫,冷冷道:“你让我放开的。”

  凝荷自觉理亏,眸子闪了闪干笑着:“开个玩笑嘛。”

  他突然俯下身子,凝荷觉得一阵压迫感袭来,随后抬起睫瞧见郎君清贵的脸放大十倍般凑在她面前,眼神幽幽的用手指轻触她的脸颊,如蜻蜓点水般,冰冰凉凉的,她愣住,僵僵的任他抚摸,竟忘了做反应。

  只听见陆知行声音凉凉,话音又带着点婉转:“我是流氓?”

  凝荷立马改口:“我年纪小,陆郎你大人大量,全当我口无遮拦就罢。”

  陆知行眼神暗了暗,在凝荷以为他要做出下一步的时候,他已经站直起来。

  日光透过半开着的纱窗,错落有致的散落在地上。

  郎君背对着光,日色打在他身上,面容玉白,恢复往日的清绝,乌黑的几缕发丝透着点暖色,多了几分柔和感。

  凝荷看直了眼。

  他端起神情,轻咳一声淡淡道:“你且在这等着。”

  随后拂袖而去,凝荷望着他的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这人平时冷漠疏离,喜欢高傲损人,可这一路上抱着自己也不嫌累,自己造作他虽然从来不吃,可也没主动戳穿过她,那不就是区别对待吗。

  她实在有点摸不清陆知行的想法。

  刚才凑那么近,不就是要勾她来着。

  凝荷定了定神,一阵清香扑鼻,垂眼一瞧。案上摆放着一盘精致的糕点,勾的她思绪全无,可杏仁酥的教训让她心有余悸,她伏在桌旁,认真审视着这一盘点心。

  陆知行从帘后出来,见她眼巴巴的盯着那份荷花酥,半天却没动作,语气淡淡道:“你想吃便吃。”

  凝荷回头看他,吞了吞口水:“你没下药吧?”

  陆知行险些被她呛到,他皱起眉:“你值得我下药?”

  凝荷应和的点了点头:“也是。”自己确实没啥值得他下药的地方。

  她一把抓起那精美的荷花酥,一口咬下,清淡的荷香漫溢在她的口腔中,她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好香啊!就连莲蓉也带着清香!上次怎么没在这见有放点心呀。”

  陆知行低头看了她一眼,面色如常:”膳房的厨子新研究的吃食,便送来让我尝尝鲜。“

  凝荷羡慕道:“每天都能享乐,无忧无虑的又不用担心以后。你们这日子过的真好!”

  她认真羡慕的语气,活脱脱像自己身处泥潭之中似的,陆知行皱眉:“摄政王深得皇上喜爱,你贵为郡主,何忧之有?”

  明明自己就是一副玩乐模样,却说羡慕别人自在。

  凝荷叹了口气:“你这样的世家公子,是不会懂的。”

  陆知行觉得有些好笑,这语气活脱脱的自己历经千帆磨难一般,脸却无暇的天真。她放下荷花酥,吃饱了打了个嗝,反应过来忙捂住嘴。

  眼神对视了好一秒,她有些尴尬,陆知行伸手。

  一块嫩黄色的帕子整齐的摆放在他手上。

  “你的帕子,我已经洗净了。”

  

好想吃饭团

大家喜欢就给我投投票,欢迎给我留言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