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我觉得陆知行有点喜欢我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50 2020-09-05 00:02:23

  齐王咧起嘴一笑,露出一排白齐齐牙齿:“我还担心我认错人了呢。”他大老远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曼妙身影扒着门框往外望,正带着疑惑走过去,结果那人瞧的一个认真,就连自己走近了都没发觉。

  悄悄打量了她近了半晌,女郎美目含雾,一点樱唇在白皙的面上更加娇嫩。尽管那晚在陆府仅是远远瞄了她一眼,但清绝脱艳的气息一下让他在心中默默认定,这人定是——表弟的通房小妾。

  自己在边境驻军些年,远离京内讲究,他在心里顾忌万分,倘若是认错了,那对她是极大的冒犯,正还没确定的问她是不是,她却反手将他捂住往酒坊里推,直接大方承认身份,他这才将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

  难怪那晚子诏拦着不让他打招呼,此等容貌,果然值得藏娇。

  凝荷抬头一看笑的一脸灿烂的郎君,有些愕然。这个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总觉得被他误会什么一般,正打算开口问他是哪家的郎君,她实在没有印象,还未开口,他侧头一歪看向她方才所看处,问:“你方才在看什么呢,看的那么认真。”

  凝荷心一紧,生怕被别人发现看的是傅二郎,目光顺着他看过去,见傅二郎同俞柔已经不在此处,悬着的心一松,朝那处指了指敷衍道:“瞧那小摊摆卖的簪子挺好看的,就多看了几眼。”

  齐王愣了愣,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凝荷觉得自己的说辞不够饱满,她缕了缕鬓发补充道:“还...看见有一对挺养眼的璧人在挑选簪子,我一不留神就看走神入迷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你喜欢吗?”

  凝荷懵住,没懂他在说什么,齐王看着她的眼睛又道:“你喜欢那些簪子吗?”

  凝荷微愣,点了点头,随后又赶紧摇了摇头头:“我就看看,没打算买。”

  他看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怜悯,心想着要回去教训一下子诏,好歹也是伺候他的姑娘家,怎会没给银子,连个簪子都不舍的买。

  凝荷不懂他奇怪转变的眼神,也实在不想和他多作纠缠,看天色渐晚,随意谎称了个借口,还没等齐王反应她便转身离开这个酒坊,有些落荒而逃。

  回了府才她拍拍胸膛缓了下来,在心中默默感慨世界的小,逛个街也能遇上最不想遇见的人和奇葩的陌生搭讪者。

  她也不禁疑惑今天见到的这位热情的郎君到底所谓何人,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渐入梦乡。

  隔天醒来时,她收到了陆知行遣人送来的荷花酥。

  她挑了挑眉,那盘诱人的糕点看的她口水直流。

  初桃见她甚是喜欢便拿了一块出来下送去给后膳房的人研究,回来时见她看着那盘酥是满脸的愉悦,不解的问这糕点有什么魔力,竟让她这么欢喜。凝荷撅起小嘴嘟囔了句:你懂什么。说罢便接着如同痴汉般笑的嘻嘻乐。

  本以为陆知行只是说了一句客套话要送来府上给她尝,却没想到他是真的记住了。

  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男人将你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并且将自己对你的每一句话都履行出来了,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也喜欢你!

  想到这,凝荷不禁乐了起来。自己的努力总算看到了点成效。她眼睛亮亮的,转过头同初桃笑眯眯寻求认同道:“我觉得,陆知行也有点喜欢我,对吧?”

  初桃一噎,这陆郎才送了一份酥点,便让她浮想联翩这么多了,看来之前真的被傅二郎所伤甚深。她嘴角微抽搐,没好意思扫了她的兴,只是附和的同她道:“郡主何等人也,哪怕是陆郎这等也难抵您的风姿。”

  她这么一说,让凝荷心里更加喜滋滋,拿起一块酥尝了一口,起身就要出门去,初桃正打算往外追,她又停住,突然折回了闺房。

  半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郎满意的踏出郡主府的大门,就上轿撵便要往陆府奔。

  不碰巧,她人一到陆府门前,通报的小厮赶紧屈膝行礼,语气致歉的说明他家郎君不在府上,表小姐也刚好出了门去了。

  凝荷微微皱了个眉,来的不是时候,但奈何她心情好,畅快的同那人道记得禀报她来过的消息便转身回了府。

  隔天她又去了陆府,陆知行依然不在,连着陆妤柔这几天也见不着人,她摸了摸鼻子,回头疑惑道:“这陆府最近是有什么大事吗?”

  初桃摇了摇头,也是一头雾水。

  一连几天,凝荷像打了鸡血般,天天往陆府奔,也依旧天天见不着陆知行的人影,好在见到了陆妤柔,她一脸的讶异的看着凝荷,佩服她的死缠烂打。凝荷瞪了她一眼,道:这叫郎有情,妾有意,你个小孩懂什么。

  陆妤柔鄙夷的看了眼她,反驳了句你和我差不多一般大,凝荷一听哼了一鼻子,让她赶紧回归正题。

  她累的活动了下筋骨,喝了口茶,说她这几天进宫陪皇后娘娘散心去了。

  凝荷意不在她,赶紧问:“那陆知行呢?”

  陆妤柔看了她一眼,抓起案上的葡萄接着道:“表哥最近都在齐王府,忙着皇后娘娘祝贺的事。”

  凝荷听的有些怔愣,疑惑的问:“皇后娘娘最近是有什么喜事要庆贺吗?”

  陆妤柔拨葡萄的手微微顿,双眸睁大,疑惑的反问道:“再过一周便是皇后娘娘的生辰,你不知道吗?”

  凝荷愕然,眼睛一转有些心虚的道了句她忙忘了,一时没想起来。说罢起身准备回府,出去的时候顺口提了句,你们府上的荷花酥蛮好吃的,今天怎么没见着时,陆妤柔觉得奇怪的回了句没吃过。

  惹得凝荷更加疑惑了。她下了个决心等见到陆知行了,她定要问个清楚。

  前脚刚回到府,后脚皇后的请帖就送到了郡主府。

  身为皇帝宠臣之女,天子的盛宴,必定不可之缺。摄政王还传来信,让她当天要多多留意来宾贵家郎君,她扯了扯嘴,将那封书信扔一边去。

  心里喜道,再过一周就能见到忙的见不着影的陆知行啦。

  

好想吃饭团

大家都习惯在几点看书呀,我总是0点发是不是容易错过呀,那我要不要再提前点儿...大家晚安哦。有票投票,没票常来和我互动也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