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画贺礼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48 2020-09-13 00:07:31

  那封情书从陆府传回郡主府的时候,凝荷正以一个非常妖娆的姿势,半躺在榻上边吃着绿豆糕边皱着眉头看着长凝那本‘护肤秘籍’,听到陆知行那么快就回了信,惊讶得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满怀期待的接过了那封回信。

  她目光殷切的想要打开,看看陆知行会给自己什么回应,却越打开心里的热情越发被浇灭了一半。

  这信上的桃心,不是她画上的那颗吗?

  该死,他居然给她原封不动退回了?

  凝荷心气一郁,险些背过气去,恨恨的想要将信扔一边去,初桃眼一尖瞧见了封口处被人打开的痕迹,连忙拦住了她,凝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确实是被人启过的痕迹。

  初桃猜道:“没准儿陆郎的回信,就在里头呢。您给扔了,万一就错过了怎么办。”

  凝荷眼神闪烁起来,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重新拾起那封信,转身回到坐塌上。

  她启开信封,看见的只她塞的那张薄纸原封不动的躺在里面,面上表情也逐渐微微有些恼起来,随后她将那纸抽出展开,表情由恼转惊讶,随后一羞,整个脸都想埋起来不见人了。

  凝荷心情可谓是过山车般,起起落落。

  自己那三行字被他圈圈点点,挑出错字,还在她落笔处洋洋洒洒的题下两个刚劲有力的字——已阅。

  她咬着牙怒瞪着这两个字,敢情她是请他来他来评书呢。

  初桃见她一副想揪出陆知行暴揍一顿的气势,迟疑的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说些什么。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陆郎回的不是些什么情话,

  她默默的将茶斟好,听着她自言自语。

  凝荷瞧了瞧他圈起来的字,拍了拍脑袋,懊恼着:“一下子忘记切换繁体字了,这下可闹了个大笑话了。”

  “他不会是一边嘲笑我文盲一边圈起来的吧?”

  “这个已阅是几个意思,不会写点别的让人开心的吗。比如我也想你之类的....”

  初桃看她一边咕哝着,心情随意切换了好几次了也不嫌累,不禁叹了口气感慨道,郡主这近半年来的变化可谓是大。

  虽是在抱怨陆知行不懂调情,但她行动上还是很实在,先是差人寻来了书帖临摹,自己窝在书房埋着头苦练簪花小楷,连着两日,快把自己逼成个古人。

  门外传来一声敲响,凝荷耳朵一动,抬起头往门外一望,初桃捧着一幅画卷走了进来。

  凝荷写的手生痛,将笔往笔搁一放,揉着手腕看她。

  初桃将门窗仔细关好,鬼鬼祟祟的走到她面前,将画献到她面前道:“郡主,这是王爷方才差人送到府上的。”

  她歪着头,有些狐疑的望过去。初桃低头又道:“皇后娘娘的生辰贺礼,郡主到时献上此画即可。”

  凝荷恍然大悟,哦,她的王爷爹早就替她想好送什么礼物了,那正好还省了自己多费一番心思去猜皇后的喜好,她笑了笑有些欣慰。

  等等,摄政王给她准备的贺礼。。?

  她伸出去接画的手一僵,触了电般收了回来。初桃抬起头,观察她僵硬的脸色,语气带着安抚,“王爷已经打点好了,这画是出自京外的画师之手,郡主放心即可。”

  就是出自别人之手才麻烦。

  凝荷皱了皱眉头,将画接过来转身放到了桌旁,随后在初桃的注视下从旁边的书架上拿下了一卷新的画卷,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提起笔就往画上勾画着什么。

  “您这是在?”初桃好奇的看过去,两只像鸟一样的雏形显在纸上。

  凝荷瞄了她一眼:“就是你看见的,画画。”她指了指砚台示意着,初桃应着过去帮她磨墨,她满意的蘸了墨水接着往雏形上细化。

  初桃看着她眼神不解:“王爷不是已经替您准备好了画作了吗,您为何还要...”

  “那可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宴,皇上必定也会亲临。”她眨了眨眼,“倘若被人揭穿,丢脸的可不止是我一人,那可是关乎着爹爹的颜面。”

  初桃低头认真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又反应道:“可王爷会不会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特地去京外找的画师。”

  凝荷摇了摇头,轻笑:“难道别人就想不到这一出吗?”

  “里面无非就是画着凤鸟祥瑞,要么是国色牡丹。”她笔尖顿了顿,随后指了那幅画:“不信你打开看看。”

  初桃半信半疑的将画展开,随后惊的瞪大了双眼,“...怎么会。”她瞧着画上的凤鸟图,不可置信的看向凝荷,“您还没看过,怎么会知道里面画的是什么!”

  凝荷挑了挑眉,心想书写你们这个故事的人可是我,但又不能体现出来惹,只能装作惊讶道:“我随便猜的,还真是呀?”

  初桃觉得她可真厉害,忍不住的夸赞:“不愧是我们家郡主,随便一猜就猜中了。”

  凝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打发她道:“行了,去给我斟茶,我都要渴死了。”

  随后凝荷一直埋着头忙到了晚上,才终于将这幅鸳鸯戏水的图画完,她揉着手腕,在初桃和雾月的搀扶下到浴房终于洗了漱,终于躺在床上,不断“哎呀哎呀”的叫唤着腰酸。

  初桃看着她像个孩子似的撒娇,一边给她揉一边无奈着:“您从用过午饭就一直埋着头画着那鸳鸯,都没这么活动过,肯定得疼。”

  凝荷转过头,嘟哝着道:“要是能见到陆知行就好了,那我肯定就不疼了。”想到这,她问道:“好几天没见到陆郎了,你可知他最近都在干什么?”

  初桃有些看不下去,哭笑不得道:“听他府上的奴役说道,陆郎这几日都不在府上,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是在忙着什么。”

  “可以呀你,懂得在陆府安插眼线了。”她翻了个身调侃的笑。

  初桃看她没个正经的模样,摇了摇头无奈的笑,凝荷挑挑眉嘿嘿一笑道:“咱们就先把他们府上的人变成咱们的自己人,等到日后我嫁去了陆府就可以鸠占鹊巢了。”

  初桃被她壮志的目标感动到了。

  

好想吃饭团

大家晚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