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进宫2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00 2020-10-06 03:00:44

  凝荷眸光微动,转过头盯着赵王越来越小的背影思量片刻,眉头也皱的越发紧。

  此人心思深沉,善于在众人面前伪装成一副君子模样,性情阴沉不定,完全就是个虚伪的伪君子。

  为了帝王之位,设计陷害齐王刘岐惹得皇帝大怒,发配边疆驻军,不诏不得入京,皇后陆氏日日以泪洗面,就连自己的同胞弟弟王刘协都不放过,最后只得落得个半痴半魔的下场。

  徐蔓青有些意外她的反应,迟疑的问:“莫非您和赵王殿下相识...”

  “不认识。”她盯着他的背影道。

  徐蔓青一怔,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殿下还未娶妻,若是日后您想同赵王殿下相识,终究是有机会的。”

  “没有。”凝荷见她误会了,连忙解释:“我们真的不认识,我也没有那个意思。”

  赵王刘演得皇帝喜爱,又是未来的天子。对于急抱大腿的人来说,赵王确实是一座强靠山。若能攀上他,那日后别说保命,这辈子的荣华富贵都享不尽了。

  可自古帝王都薄情,他也不例外。

  后宫佳丽三千,夜夜莺歌,她是乐意看别人在女人堆中争夺一个男人的场面,可绝不愿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况且他性格多疑,心思阴鸷难猜,这样的人做枕边人日日接近,怕是还没享到福哪一天就被他悄无声息的弄死在宫里了。

  一想到这,凝荷打了个冷颤。怎么想都是陆知行好搞。

  她叹了口气直言道:“我有心悦之人的。”

  景姝瞪大了双眼,疑惑:“谁啊?陆郎?”

  凝荷皱着眉头用明知故问的眼神撇了她一眼:“还能有谁。”

  徐蔓青一愣,眼神在她身上落了许久,笑道:“是奴婢多嘴了。”

  殿上传来热闹的气氛,她朝徐蔓青弯弯一笑,摆摆手告别,扯了扯景姝一同转身,倩影摇身一前一后跨上台阶。

  景姝在叽叽喳喳的在一旁同她说了许多,看样子做了些功课。

  凝荷转头看向旁边略微兴奋的女郎,眼神晦暗。

  她垂了垂眼,进殿前她还是拉住了景姝。

  “这宫里,招摇的未必能耐,能耐的未必招摇。凡事谨言慎行。”

  景姝呆愣了几秒,顿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踱小碎步跟了上去。

  ···

  她二人到殿时辰刚巧,里面打得火热,多是借此机会结交人脉的官员,顺带意图替自己的女儿寻佳婿。初桃向她作了一揖随后退至门外的侍女旁候着。

  景姝自进殿就一直盯着她凝荷,凝荷眼神疑惑回视,他反而作了一揖朝她轻松笑道:“方才多谢长凝姐姐提醒,姐姐果然聪慧,多谢姐姐为妹妹着想。”

  话毕,还未等凝荷反应。她便扭着腰肢朝那群奢贵的女子处扎去,凝荷轻叹了口气,也没管她听没听进去,反正自己提醒过了。这么一想,轻松了许多。

  她左右审视了一下,随后见瞧见不远处摄政王正作微肃状的饮茶,作为有眼力见儿的人,她马上提着裙角同奔摄政王请了个安。

  她早已了解她的新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了,先是问候了他们近况,又是诉说着自己可想念爹娘,真想日日给爹娘请安,说的她自己都眼泪汪汪。这女儿奴摄政王哪受的了,一扫了一眼她一副孝心的模样心都快化了,看着她稍显素净的打扮,大手一挥说要将最近皇帝赏赐的布料给给她拿去做衣裳。

  目的达到,长凝心满意足回到座位上,正美滋滋的品茶时,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她险些吓得茶快喷出来,她用手帕抿了抿唇,眼都不睁不也知道是来人是傅云起。

  除了他也不会有谁了,男主光环就是如此强。

  她还是忍不住瞟了眼门口处,一身米白长袍的郎君清雅如风,正被一群女子盯着,还保持着一副淡漠的模样。她半眯着眼,朝着那处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男主,凌威不变。换做是陆知行被这群女郎齐刷刷盯着,估计早就黑着脸把人吓跑了。

  傅云起注意到凝荷的目光,眼神扫过去,霎时间四目相对。

  凝荷很快回神,一刻也不想多在他身上停留。

  他蹙了蹙眉,那女郎方才还在盯着自己莫名其妙的点头,正才对上视线就触了电一般收回。

  之前还对自己死缠烂打,现在又远而敬之。就如视他为毒物一般避之不见。

  奇葩!

  他一默,回头往殿外一望。

  俞柔露出半颗脑袋,眼神四处寻找着什么,好不容易对上了视线,如同有心灵感应一般,她朝郎君欣然一笑。

  凝荷在旁看的是一个津津有味,傅云起的目光随着俞柔慢慢收回,很快回过神来,她注意到了他没来得及收回来的愉悦神色。

  很快,他瞥了眼凝荷,沉默不言落座。

  凝荷眯着眼,抓起自己面前的翡翠茶杯一饮而尽。时辰很快逼近,进殿的人也陆续进完,独空几个位置,她左右巡视着陆知行的位置,目光对上一个幽沉的眸子。

  赵王。

  他眼神里带着打量的神色,如同蛇一般盯着人,半晌他嘴唇微勾,朝凝荷颔了颔首,凝荷缩了缩脖子,差点儿被口水咽到。

  熟悉的两道声音在门外响起,凝荷眼一亮,赶忙伸长脖子往那处看去。

  先跨进来的是那日在酒坊见过的男子,他身着一身青色金边的蜀锦长袍,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着,正气十足。

  旁边的清俊神郎的郎君脸上也露出一层薄薄笑意。

  陆知行今天穿的一身黄白色长袍,褪去了疲惫,显得雍华又清贵。

  二人有说有笑的从她身旁擦过,惹得凝荷很是好奇陆知行怎么会和他认识?

  谁知齐王瞧见凝荷也在此,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同她远远一笑,可这陆知行眼神一愣,却平静的扫过她,侧过脸同齐王细语。

  她微微蹙眉,他怎么就养不熟呢。

  随后殿外小跑跟进来了为少年郎君,气喘吁吁的唤着:“兄长,子诏兄,你们等等我。”

好想吃饭团

最近...有点怀疑人生,经常在想,我写的东西真的有人会看吗,有人会喜欢吗。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也是有看到几个读者在我没更新的时候给我投票,从心里感激你们。谢谢支持。我再好好克服克服自己的情绪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