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送簪子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97 2020-10-17 03:04:28

  凝荷摸着下巴盯着他们三人的方向,正在心中思考着将那二位对号入座哪个人物时,抬起头便看见陆知行沉着脸正盯着她。

  凝荷吓了一跳。

  陆知行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她竟然没有发现。

  她作出欢喜状,甜甜的喊了声:“几日未见子诏哥哥,凝荷心中甚是挂念。”

  表面功夫做的是一套一套。

  陆知行冷笑了声:“哦?是吗。”

  他可是看见她刚才眼睛都快长在齐王身上了,就连自己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都不知道。

  凝荷笑盈盈道:“对呀,吃都没吃好,都瘦了。”说着她将自己的袖子挽起来,正要露出半截手腕朝陆知行展示。

  陆知行一把拉住袖口,咳了半声:“不成体统。”

  “那你在这么多人面前抓住我一个未出阁女子的手又成什么体统啦?”她饶是有趣的问。

  陆知行反应过来即刻将手松开,皱着眉头看着凝荷。

  她总是巧舌如簧,从来不会让自己处于弱势这方,自己哪里说得过她。

  陆知行的反应惹得凝荷很是满意,她乖乖撤下那只手臂,随后歪着头问:“方才和你一起走进来的是哪家的男郎?怎么没见过。”

  他瞥了眼凝荷:“你很想知道?”

  凝荷扑眨巴眼睛:“和你有关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陆知行:“...”

  她真是逮到机会就开始。

  正准备介绍时,说时迟那时快,他身后就传来齐王的欣喜的声音:“你也来了?”

  凝荷一顿:“你还记得我?”

  陆知行回过头,齐王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侧:“本王当然记得你。”

  他扫了眼陆知行,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笑着。

  王爷?

  她有些疑惑,看向陆知行。

  他抿了抿唇,随后看向凝荷:“这是齐王,你们认识?”

  齐王爽朗一笑:“不谈认识,几面之缘。”

  凝荷美眸微闪,颔首一笑,起身行了个礼:“原来是齐王殿下,凝荷失礼了。”

  刘岐温和一笑:“不用多礼,都是一家。。”话音未落,陆知行绷直了身子,大手一搂刘岐突然道:“殿下,丞相大人对您很是赏誉,这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去打个招呼了。”

  “有这事儿吗?”他疑惑回头,见陆知行紧抿着唇异常坚定,“哦~对,那本王先失陪了。”

  “哎。。”凝荷眯着眼看急于支开齐王去应酬的陆知行,皱着眉头有些不解。

  鬼鬼祟祟,我见不得人吗?

  她坐垫还没来得及坐热,没一会儿陆知行就拿着一个方形雕花盒子走了回来递到她眼前。

  凝荷抬头望了他一眼:“这是什么?”

  “齐王给的。”他看起来似是不悦,又问了一遍:“你们怎么会认识?”

  “前几日在街上遇上了,几面之缘而已。”她风轻云淡的‘几面之缘’更是惹得陆知行脸色微冷,明明和齐王的口述一模一样,却莫名让他更是不悦。

  凝荷接过盒子,他瞧着她将盒子打开。

  里面躺着一只蝴蝶流苏的簪子,颜色绚烂。

  凝荷一惊:“这。。”

  齐王送她簪子?什么意思?

  陆知行眼一深。

  齐王送她簪子?什么意思?

  凝荷正愁着今天过于素雅,他这礼物对她而言送的可真是及时雨。

  她乐呵呵将蝴蝶簪捧在手上,慢慢往头上一戴,似乎是想得到认同的问:“怎么样?”

  陆知行冰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瞧着她美目里带着期待,半晌终于憋出几个字。

  “花里胡哨。”

  凝荷撇了撇嘴,只道他阴阳怪气,没再理他。

  沉默半晌后,陆知行冷笑了声。

  “你们不认识,他怎会送你簪子。”

  凝荷没想到他还在纠结自己同齐王是否相识,有些好笑调侃道:“那没准是陷于我的颜值,就这样情不自禁起来了。”

  陆知行眯起眼睛,静静地看她。

  凝荷抓起面前的玉杯饮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正经起来:“只是偶然间摊子前碰见的,他好像认识我一样非要说我是什么谁。。我一想,估计认出我郡主的身份,但又不想大街上招摇,就承认跑掉了。”

  陆知行面色一缓,抿了抿唇:“我就随便问问。”

  凝荷眉一挑:“你倒是好兴致,不去引见丞相了这么倒是来着朝我刨根问底?”

  陆知行淡淡道:“陆家从商,向来不与朝内官员走近。”

  “哦?”

  “至少表面上不会。”他声音一低,瞥了眼瞪大了眼睛的凝荷,移开眼神转身回至坐榻上。

  凝荷一惊,仿佛自己知道了个秘密一般。

  嗬,他私下还有人呢。

  这下她心有一定,这靠山她靠定了。

  她用手覆上头上的蝴蝶流苏,轻轻拨弄着,心里盘算着下策。

  实在不行,还有齐王这座大树。

  只不过今天看陆知行的脸色,她和齐王稍微有个接近都摆着个脸,正想着,旁边景姝绕了一圈终于回来,她稍尖的声音一下打破她的思考。

  “这流苏可真漂亮!”

  “姐姐,方才在宫门口怎么不见你佩戴呢。”她欣赏的眼神看向凝荷。

  凝荷抚了抚那紫色的蝶儿,见状笑了声:“妹妹多誉了。”

  景姝凑近来小声道:“方才我可是看见了,刘王和陆郎都朝姐姐这走来了。”

  朝凝荷使了使眼色:“我可听说齐王殿下刚回朝没几日,朝中很是注重他的这次现面。姐姐挑人眼光不错。”

  “...”凝荷无语,她像是见一个泡一个的人嘛?

  她打着哈哈过去,说着自己对齐王没别的心思,就是偶然遇见打了个招呼。

  景姝立即双眼冒光的射向她,可怜兮兮的歪着头:“既然姐姐没意思,能否为妹妹引荐一般。”

  说着献舞的歌舞伎随着人流涌了进来,锣鼓喧天的开始预热表演。

  凝荷胡乱的点了点头,随后将她按回座位上。

  这宴会的主人翁这才迟迟现身。

  皇后陆氏一袭金丝凤纹袍裙在绍绪帝的搀扶下缓缓入座,众人起身共向二者行行礼。

  凝荷起身行礼间隙,偷偷抬起头瞄了一眼皇后。

  瞬间呼吸一顿,美人如斯,惊艳夺目的眉眼婉转动人,保养的也十分得当。确是同陆知行有几分相似,她总算知道齐王殿下身上的贵气源自哪里了,不只是家境影响,更多的是源自于陆氏的遗传。

  确实惊为天人。

好想吃饭团

这几日有点忙,找感觉好难,作业太多了。加油呀大家,祝大家天天开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