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羞涩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07 2020-10-24 02:02:01

  她隐约能在她身上看见一丝关于陆知行的痕迹。

  初桃讲的那些关于皇后的兄长的八卦又重现在她面前,一时之间凝荷陷入了沉思。

  回过神来,她发现那双和陆知行及其相似的凤目不知何时开始正笑眼吟吟的盯着自己。

  凝荷心下一跳。

  很快她低下眸子避开,大礼毕,皇后陆清沅笑着道了句宴请四方,会客随意。

  底下人赞叹不已,有人赶着做第一个出头献礼的人,还没将礼拿出来,绍绪帝眉头一皱,微微不悦的看向准备起身的那位官员,那位官员像吃了瘪一般,立即退了回去。

  很快奏乐响起,歌舞伎欣然起舞,宴席上人热络不绝,凝荷只是拄着手百无聊赖的欣赏歌舞节目,在心里默默喊了喊那罢工了许久的系统,半晌还是没反应。

  她瞄向对面陆知行空落落位置,又眺了眼傅云起方向,见他身旁围着一群女郎,透过间隙瞧见他强忍不悦的眼眸却无法在此地发作情绪的神情,瞬间她噗呲一声,有些幸灾乐祸。

  还没笑多久,她的手腕突然被人一抓,回头看是一脸严肃的陆知行。

  凝荷一惊:“你。。”

  陆知行眼神一暗,低声道:“跟我出去。”

  “不行,这可是皇后的生辰宴。”凝荷大惊,想抽开被抓住的手腕,她认真的道:“我待会儿还有礼物要送,不能走。”

  陆知行眉头一皱:“下次再送。”

  凝荷脱口而出:“你当这是你家亲戚呢,说下次就下次。”话音刚毕,瞬间凝荷突感尴尬,皇后确实是他亲戚,她眨了眨眼:“总之我不能走。”

  “你这么急着喊我出去作甚?”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反问。

  陆知行脸一黑,方才他去殿外取东西时,正巧碰见了正往殿内走来的熟悉面孔。

  他总不能告知她,那夜追着他的‘莽夫’都尉正在前来祝贺的路上,若是撞翻了他,那他随口一编造的‘莽夫’即将被凝荷戳破,再若是在绍绪帝面前,他认出了她,那没准还会扯出自己。

  可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知行咬牙道:“有些话想同你说。”

  凝荷眉一挑,脸刷的一下,一朵可疑的红云爬上了她的脸颊。

  半晌。

  她娇羞的点点头。

  陆知行嘴巴一抽,猜到她心中的小九九,也没时间没顾忌她是不是又误会什么,索性直接拉着她正巧越过热闹的人墙,从侧门逃了出去。

  ···

  陆知行轻车熟路的将她带到一处静谧的花园,这地方虽小却打理得井然有序,种着些粉菊此时正是生长的极好的季节。

  凝荷左右张望,发出惊叹:“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陆知行漫不经心的回:“我幼时住在宫里。”他越过花丛,径直走上台阶,“过来。”

  凝荷一顿,偏过头看他。

  他立于雅亭前的台阶上,身子半侧回来,风轻轻扬起郎君发尾的末梢,玉冠将贵气尽显,光洒在他的黄白长袍上,仿佛给他渡了一层金光。

  霎时间,凝荷突然脑子里突然浮现了那夜在陆府里落水昏迷前最后一个画面。

  她努力想过很多次,都始终想不起来的那个画面。

  此刻,两个画面仿佛重叠一般逐渐清晰。

  不同的是,一个是夜里,郎君眼神清冷带着嘲弄,在讥讽她碰瓷。

  一个是日下,郎君眼眸里是看不清的神色,如月朗清风般温温朝她道:过来。

  凝荷呆在原地半晌,涨红了脸。

  陆知行不知何时已经坐下,他往凝荷那处望去,女郎站在花丛间,小脸红扑扑的,仿佛是被晒红了脸一般,如花儿一般娇艳欲滴。

  陆知行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眉头一拧有些疑惑问道:“凝荷?”

  凝荷的思绪被他这一声凝荷揪回,见俊美的郎君意味不明的看着他,脸上更是红透了。

  “过来。”

  再不过来,他都担心皮娇这肉嫩的女郎被太阳给晒出问题了。

  凝荷眯起眼睛,看向朝自己抛来邀请的男郎,没几下她提起裙角眨眼的功夫,她就落座再陆知行身侧。

  她笑盈盈的道:“你将我叫出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陆知行身体一僵,看着女郎期待的目光却半天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只想着先将女郎从殿内撤走,胡乱扯的一个借口,此时却很难圆过来。

  她歪着头盯着他,蝴蝶流苏随着斜度微微晃动,突然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往凝荷头上覆去。

  郎君丝绸的衣袖轻轻拂过她红粉的面颊。

  凝荷垂下脸略有羞涩,静静地等候着他的下一步。

  半天,他取下女郎发间的蝴蝶簪儿。

  凝荷半懵半醒的抬起头,他凤眼幽深,平静道:“这簪子不合适你。”

  二人面面相觑,各怀心思,

  陆知行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句话来,只觉得这簪子在她头上无比的刺眼,一不留神就上手就跟着心中所想,将簪子取了下来。

  凝荷瞪大了眼睛。

  就没了?

  就没了?

  把她支出来就为了这事儿?

  凝荷气的一哼,夺过簪子站起来,胡乱往头上一插。

  随后她垂下眼,眼神同陆知行微凉的眸子撞了个满怀。

  她道:“合不合适不是陆郎说了算的,戴的人喜欢就好。”

  她一想到今天要刷脸同皇后打好关系,好关乎到未来的小命的大事儿就这么被他无关紧要的小事搅黄了,就没由得来得生气。

  “你喜欢?”陆知行眸子微暗,声音清冽中带着些威胁之意。

  凝荷在心里盘算着时间赶回去应该还来得及,没功夫去想郎君言中威胁之意,她道:“是啊。”

  陆知行沉声道:“为何喜欢。”

  凝荷想回去的心跃跃欲试,陆知行站起身一步步压近,幽黑的眸子盯着她,咬牙道:“嗯?怎么就喜欢了?”

  凝荷突然觉得很难抽出身回去宴席上了,瞬间她想抽自己,什么都张口就答。

  她后悔不已,看陆知行的眼神简直就是要刨根问底要将自己活吞一般。

  他语气平缓,但缓中透着胁意。

  

好想吃饭团

来了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