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小粉花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43 2020-11-03 23:23:47

  霎时间,空气一下安静了几秒,耳朵只剩下雨下的稀里哗啦的声音。

  雅亭内二人四目相对,凝荷瞥到了他一闪而过的一愕神色,心里一虚。

  郎君脸板起来,冷勾起唇没有作声。

  凝荷努努嘴解释:“取下来就没有别人好看了。”

  她在心中暗暗戳陆知行的小人,难以抉择时余光中正好窥探到清美的郎君正坐立端直,面上固执的不肯罢休。

  “无妨,这里并无他人,只有你。”他直勾勾盯着她,哄着割舍不下美丽的女郎,话里又似乎带着隐晦。凝荷透过他黝黑的瞳孔能看见他眼里自己。好像不只是表面意思。

  他仿佛再说,没关系,这里只有你。

  凝荷正纠结着,下着的雨突然戛然而止。

  天气的突变打断了思绪,凝荷转过头去探了探,暗自鄙夷了一下系统的能力,很快陆知行在她没回过神来时,长手一挥,袖子轻轻扬过她额角。

  不一会儿,郎君白皙修长的指间握着她发簪上的蝴蝶簪轻轻她眼前扫过,凝荷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就这样轻易的将那簪取下,流苏在他手间摇晃发出悦耳的声音。

  “我还没下决定呢,你还给我。”凝荷一把想要抢过,陆知行笃然站起身来,险些扑了空,她一把拽住郎君的腰间玉带,顺带将其一拉,方才工整严洁的腰间瞬间一改松松垮垮。

  凝荷愕然,水眸微闪,手中还拽着玉带,抬起眸眨眼急忙甩锅:“你先动手的。”

  陆知行居临高下的看着皱着脸的女郎,眉一挑,对上她发亮的眸子似笑非笑道:“你未免也太急了。”

  凝荷嘴一抽,算是在他心里落实了个色胚子的罪行了。

  “你要嫌急,那要我帮你穿上?”她拧着眉纠结着问。

  陆知行嘴角微微一扬,他身子一蹲下与女郎对上惊慌未定的眼神,“不嫌。”他低眉轻轻抽过玉带,语气带着些许的暧昧扫过她:“不过这是宫里,不是陆府。妹妹实在等不及了,也得出了宫再细细一探。”

  凝荷瞳孔一震,他。。他。他。。

  这是公然开车了?

  怎么就开窍了?

  陆知行欣然起身,很快重新系上腰带,他勾了勾唇,眼神恢复往日的清悠,垂下眼看去还在原地处于震惊的凝荷,

  凝荷还停在原地脸红的滴血。

  她就是个纸老虎,只会虚张声势。若有人真将火在她面前点燃,还不是原形毕露。

  凝荷在心里默念,镇定镇定。

  随后抬起头来,见郎君哪还有刚才的轻佻模样,她眯了眯眼淬了句闷骚,随后闭着眼睛将已经半冷的茶一饮而尽。

  “雨停了,我该回去了。”她从座位起身,在心里盘算着现在回去还能赶个尾端。

  陆知行扭过脸,看着女郎面若桃色,与他齐肩眺望着天边,阳光下她微红的脸像一颗水蜜桃一般,看着让人。。想咬。

  他若无其事转过头,微咽了一口口水:“嗯。”

  “那还得劳烦你。。带个路。”凝荷舔了舔唇,“你说的,这里是宫里不是陆府。我可是人生地不熟。”

  万一误闯什么禁地,还没等到几年后就先惹得大麻烦就得不偿失了。

  陆知行挑了挑眉,转过身去,径直下了台阶。

  凝荷跟着他擦过花丛,忽然他脚步一停,回过头来。

  盯着她头上半天,突然将手抬起来,干净葱白的指尖不知何时多了朵娇嫩的花,他袖子一滑,露出干净有力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往她乌黑亮丽的发间的一插。

  动作一气呵成,他稍显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满意自己的杰作:“不错。”

  凝荷呆愣在原地,瞧着他清贵的面容嘴角微微一扯,“什么呀?”

  喂,别我说是你送的才有意义你就信了就真随便摘了一朵野花就往我头上戴呀!

  她用手去拨弄,陆知行一把按住她骚动的手:“别动,好看。”

  她往他他幽深的眸子探去晃了晃神。

  恍然间,她觉得这一举动好似情人之间男方才会有的给妻子戴花的举动。

  正皱着眉头时,郎君早已提起步伐往前踏去,仅留了一个背影在她前处晃了晃。

  没来得及管戴的何物好看与否,凝荷马上加快脚步跟上陆知行,随着他在花丛中晃了一会儿,仿佛越走越深,最后她实在是有些吃力,没忍住喊停,陆知行回过头一望。

  她面色潮红有些乏累的问:“你这带的路怎么和来时的路不一样呀。”

  陆知行回过头看着她一脸讶异,“这么快就累了?”他一脸正经的回:“后宫之大,初来者本就容易将路混淆,不信你再看看?”

  他这么笃定的回答让凝荷不自然生疑,有点相信他所言。

  正狐疑的问:“真的?”路的尽头传来熟悉男子的惊呼,“子诏。”

  凝荷悄悄地往前方张望,来人是刘王。

  刘岐一眼就望到了他身后的女郎,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扫了眼陆知行,随后朝她和煦一笑:“方才在殿上才见你没来得及好好打招呼,一转眼你就同子诏消失的没影了。”

  凝荷娇嗔的扫了眼陆知行,带埋怨的眼神乖巧的低下头。

  刘岐见她头上俨然换了朵粉色花儿,没再佩戴自己送的簪子,他了然于心笑道:“原是在这幽会。”他又看向陆知行,“为兄可有扰到你们了?”

  凝荷抬起头随后瞥了眼旁边面不改色陆知行,随后温柔细语:“怎么会呢殿下,我与陆郎方才是在此地避雨,这雨刚停,也准备走了。”

  陆知行蹙眉,略微鄙夷她的举动。

  女子四两拨千斤,明着也没否定是在和自己幽会,暗着却撇清了说自己只是在避雨。

  若是他质问起来,她确实也只是说了实话。

  他们确实也是在避雨。

  陆知行侧头,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用一种近乎亲昵的语气道:“是呀,我们准备回去了。”

  凝荷一僵,好呀,你小子明面上断我后路。

  齐王轻笑了声,明白之情了然于心,道:“那便早些携美人回府,本王就不扰你情致了。”他侧过身去,准备离去。

  “殿下留步。”

好想吃饭团

我最近作业好多哦,加油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