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情不自知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50 2020-11-13 21:28:36

  眸光一闪,陆知行侧目。

  凝荷长迈一步唤住刘岐走上前去,抱着一丝期待的询问:“我有一事想向殿下相问。”

  刘岐有一丝诧异,扫了眼陆知行,带着笑意瞧着女郎恳求的眼神道:“你问便是了。”

  凝荷长睫微闪,试探的询问:“大殿的宴会现在..结束了吗?”

  “哦?应该没有。”刘岐发出爽朗笑声。

  凝荷一颗心垂放下来,松了口气,正打算道谢赶过去时,刘王又道:“不过母后现在已经回宫歇息了。”

  凝荷这才放下的心直接碎裂,笑意僵在脸上。

  白来一趟。

  她有些欲哭无泪:“多谢殿下。”

  陆知行瞥了眼凝荷,看着苦着脸的她,轻悠悠道:“别板着一张苦瓜脸,小心脸上长纹。”

  罪魁祸首风轻云淡的在一旁看热闹,凝荷咬着牙送走齐王,没好气的骂:“还不是你!方才在殿上硬是要拖我过来,害得我错过了给皇后娘娘送礼的绝好时机。”

  女郎语气微激,乌发垂耳,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触碰,将凝荷那一缕发丝挽至耳后,若有似无的触碰使得还在恼怒的女郎忽然一愣随后转至羞涩。

  凝荷呆呆地看着他。

  “你就这么想讨好皇后娘娘?”

  他瞳孔幽深,嘴上挂着一丝轻笑。

  似乎是在笑她愚蠢。

  凝荷:“...”这虽然是事实想法,但被搬到明面上来说,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想法没错,不过你方法用错了。”他指尖轻捏着她的耳垂,渐出一丝淡粉红色,“虽然不知你如此想讨好皇后的目的到底为何,但在大殿上随波逐流一同献礼,是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一种方法。”

  凝荷浑身一麻,他轻揉搓着耳垂,给他的话蒙上了一丝暧昧的情愫,她抬起头看他。

  陆知行目光悠悠转回她脸上,他语气缓慢:“讨好皇后最近的一条近道,就在你面前。”

  ...

  凝荷朦朦胧胧回了府,隔天睡醒时,许氏难得在郡主府上用膳,还特地给说了昨日凝荷错过的热闹事,言语之间抵不住对刘王赞赏有加。

  皇帝嫡子刘王边境驻扎有功,特地在皇后生辰前几日班师回朝为母祝贺,一解相思之愁,此子被贬边境,却偏偏年少立功不断,和众将士打得火热,回朝后将军大臣纷纷赞赏有加,一下在踊跃成为三个皇子内成为最得圣心那一位,惹绍绪帝龙颜大悦告昭天下,特地派人修赏荒了几年的王府。

  刘王眼下一举越过赵王,成为一匹黑马杀出重围。何况他乃皇后所出,太子一直未立,赵王一直受宠又如何。

  凝荷听的一晃一晃,顶着下巴看许氏滔滔不绝。

  这些她早知道了。

  只是从许氏口中亲身听一遍,还是有些感慨。

  许氏长篇大论的说了一堆,一看女儿正顶着脑袋发呆,一时间好笑又可气敲了敲她的脑袋,道:“别总这么不着调。”

  “娘亲。。痛!”凝荷揉揉脑袋:“我都听了,就是刘王重获圣心嘛。”

  许氏微微皱眉:“你听你昨日还跑了宴会,那可是结交适龄权贵最好的机会,你可到好,人都不知道跑哪儿了。”

  凝荷一下记忆就瞬回昨日,她小声嘟囔:“也不是我想跑的。”

  陆知行那句:讨好皇后最近的那条道就在她面前至今还浮现在她眼前,他嘴角微微一勾,带着些恶趣的笑。

  险些将她迷了眼,最后落荒而逃。

  郎君是她要追的,可郎君耍流氓,也是她逃的。

  “你爹爹倒是对刘王颇为欣赏,为人处事也恰到好处,想必定是一个负责可靠的男子。”许氏盛了碗汤往凝荷面前一放,“你觉得呢?”

  凝荷随意“嗯”了声,对上许氏隐晦的眸子,张忙的低头埋进汤里。

  攻略对象是可以换,刘王也未必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脑中不断逐渐浮现那双半佻的凤眼,似笑非笑的勾人心魄,让人一颤。

  这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变。

  许氏一瞥她逃避的神情,倒也不强求,她道:“娘亲不过说说,你这终身大事,还是得让你来好好筛选,一定要找一个最喜欢的人来相伴终生,余生才能相看两不厌。”

  凝荷抬起头来,眸光微微。

  她撇撇嘴道:“哪有人能做到和另一个人一辈子相看两不厌的。”

  许氏拂了拂鬓边的一缕发丝,轻笑:“凝儿,你会遇到这个人的。”

  凝荷顿了顿,她愣了看许氏温柔的笑,眼里带着那丝深不见底的温柔。

  “娘亲认为呢?”她鬼使神差开口,突然一问:“那么娘亲觉得,谁会是那个人。”

  她用询问的方式开口,又好像是在问自己,可脑里又仿佛有了答案一般,画面一帧一帧跃过。

  “娘亲不知。”她盯着凝荷半晌,“想必凝儿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

  许氏用帕子抿了抿嘴,起身准备往外踏去,凝荷起身想跟上送她出府,许氏回头婉拒,让她多作歇息,道她身体好转也不用奔波劳累,话音一落,尊贵的妇人扬长而出。

  ...

  陆知回府后,始终觉得这般瞒着刘王属实有些不厚道,何况凝荷的身份迟早会败露,他在心里不断思量,那夜就当他被鬼迷往心脱口而出“通房小妾”这种胡话,心下一定,脑里还是挥之不去的是她眸里带水的眼神,临近太阳下山,他终于按耐不住,披了件银白长袍就往刘王府赶去。

  刘王倒是意外见到他,他赶来的紧急,玉面发白,额角处渐出两滴薄汗。

  刘岐赶紧将他迎了进来,遣上茶水,他尽数一饮而尽。

  刘岐道:“你此番着急前来,所谓何事?”

  他支支吾吾,皱着眉好似百般为难的将那些全数供出,刘岐开始一愣,后来是逐渐拍着他的肩膀大笑,陆知行皱着眉有些不解:“你笑什么?”

  “我笑子诏你情不自知。”刘王道。

  “我。。?情不自知?”陆知行顿了顿,怀疑道:“何来的情?”

  刘岐看他浑然一副不知,俊脸纠结的表情,他挑了挑眉,轻笑:“我还以为什么都难不倒你,看来还是还是有的。”

  

好想吃饭团

最近拍摄作业很忙,也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导致一直都没法好好写。对不起呀大家。祝大家天天开心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